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827HITS點文 綁架?!(雲骸綱) 2 大慎入!!!

從這邊開始.....
真的要完全慎入了!!!!!!
我說真的....
這裡...18很糟....69很糟....27...........哇阿!!!
其實...
會寫出這種東西的我....才是最糟糕的!!!!嗚!!!175.gif

阿綱覺得他大概快要死了!而且還是因為接吻給悶死的,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死法,雲雀這一吻居然好像幾個世紀那麼長久,先只是親柔地囓咬著阿綱薄薄小小的唇,接著趁著阿綱張口稍微呻吟的時候,舌頭就迅速地竄了進去,像條小蛇在對方的口腔裡滑動,先是舔拭著牙齒,而後是整個內璧,接著才捲起阿綱的丁香,與之翻攪、交纏…吞嚥不下去的唾液,也自始終無法閉合的嘴中,與對方之間牽起了些許的帶有光亮的銀絲.

「嗯~~嗚~~恭….恭…………..嗯~~」

雲雀耳邊聽著細碎、耳的呻吟,心情大好,而且貪婪地想要聽到更多,他伸手往阿綱胸前的敏感點摸去,一會兒輕輕地揉捏,一會兒又重重的拉扯,直到手中兩點逐漸變得堅挺,周圍的乳暈也變得深紅,又再次聽到…那如同催情般的……

「嗯~~~~恭~~恭彌~~啊~~~」

「嗯~綱吉君,你好偏心喔~居然這麼煽情地喊著那小麻雀的名字!」骸將頭扺在阿綱的肩膀,輕咬著阿綱小巧的耳垂,舌頭鑽近耳朵裡舔著,些微的酥癢感,讓阿綱輕顫著.「來!也呼喊我的名字吧!呵~」

骸說著邊伸手摸向阿綱的前身,先是按摩對方纖瘦的腰身,平日雖沒有刻意保養,卻是意外地柔軟滑嫩,非常好摸,手貪婪地按壓,享受著極致的觸感,接著才順著肌肉滑向大腿根部,探尋著,手指輕踏歩般地前進,摸向對方的敏感處,輕輕地抓握著,然後是慢慢地搓揉撫摸,手指在前端摳弄,接著又把玩著末端的小球,不一會兒,小巧逐漸地挺立、漲大,點點乳白色的體液,也開始自前端滲出.

「嗯~~嗯~~骸~~啊~~」自己身為男性最敏感的地方現正被人這樣觸摸著,快感油然而生,好不容易雲雀才放過他的脣,阿綱藉機大口喘氣,隨即又被這種方式刺激著,他將頭往後仰,靠在骸的身上大聲呻吟,胸膛大幅度地挺起,沒想到卻正好把自己的胸前的小點送入雲雀的口中.

「真是主動啊!」雲雀毫不客氣地直接享用自己送上門的美食.

「阿~~嗚~~不….不….是….呀~~~」阿綱晃著頭,想似要辯解卻又像在享受,全身肌膚不僅發著薄汗,也泛出一層薄紅,好不綺麗.他很想要他們停下來,可是越來越強烈的快感讓他又很想趕快解放,他伸出一手環繞著雲雀的頸部,另一手向後抓緊骸,發出了無聲的訊息…

拜跟阿綱有過無數次經驗之賜,兩人都清楚這是對方快要達到臨界點的時候,於是,加快了撫弄的速度,阿綱也越叫越大聲…他緊皺著眉頭,下意識地將兩人抓的更緊…………………………直到……

「啊~~~~~~~~~~~」隨著尖叫,一道白濁的液體直接自阿綱下身射出,在空中呈現一道圓弧的曲線,最後濺溢在三人之間.

「喔~好多!綱吉君真是健康寳寳呢!好漂亮的乳白色啊!」骸抬起自己沾滿了白濁的手,像欣賞著一件藝術品一樣的端詳著,接著口中伸進一隻手指吸吮著,「真甜!綱吉君也來嚐嚐自己的味道喔!」

阿綱癱軟在骸的懷裡,張著口微微喘氣,身後人將手指伸進阿綱的口裡攪弄,腥羶的味道刺激著口與鼻,讓阿綱忍不住地咳嗽起來,白濁伴隨著吞嚥不進的唾液自嘴角流出…
 
「咳咳!!!」眼角倂出豆大的淚珠。

「你!」雲雀瞪了骸一眼,伸舌舔去淚珠。

「クフフ~~」骸倒是一點都不在意,他將阿綱抱在懷裡,親密地摩蹭著對方,「綱吉君剛剛舒服過了,接下來就要換我囉,」說著手滑向阿綱身後,摸向嫩白雙丘之中的凹處,輕輕地在周圍按壓著.

「嗯~骸~別….這樣…..」阿綱敏感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不行,明….天…還要工作,里…..包恩他……..嗯~~~」

如果現在有力氣的話,阿綱絕對會爆打身後人一頓,這次骸的什麼鬼遊戲真的是害慘他了,回去之後絕對會被里包恩視為翹班然後好好恐怖修練一番,如果真的還在這裡讓骸繼續做下去的話,肯定接下來幾天都行動不能了,工作就會一直延誤下去….那………後果……哇阿阿!!!絕對是不堪設想啊!!想到這裡,阿綱根本不敢在想下去.

「恭彌~~~~~」阿綱轉而想向雲雀求救.睜著褐色水亮大眼看著對方,希望雲雀可以制止骸,但是阿綱卻忘記一點,在某些事情上,其實雲雀跟骸是同一個樣,甚至是有過之無不及的程度,雲雀看著眼前的阿綱,當下直接忽視對方眼中的求救訊號,要怪也只能怪小兔子太誘人了,現在的他,可是一點都不想跟自己的慾望過不去.

「綱吉!」他舔了舔自己的唇,順手扯掉自己的領帶,拉開領口,另一手摸上阿綱已然癱軟的小巧,傾身靠近阿綱耳邊,「最多我之後幫你處理公文.」說完,拉開雙腿,直接俯身含住吸吮.

「啊~~~別~~~嗯~~~」突然其來的刺激,讓阿綱再度本能地尖叫,雙手同時抓住了雲雀的肩頭.

骸在身後也沒停下動作,他繼續按壓著,慢慢地往目的地前進,來到那通往極致歡愉的穴口,受到先前的愛撫,已有些透明、黏稠的體液滲出,骸利用白濁當作潤滑劑,手指試圖擠進才稍微張開的穴口,周圍的嫩肉雖自動地包覆著這個不速之客,但整個甬道卻仍顯乾澀,當手指想要再企圖深入時,卻遲遲無法得逞。

「嗯~看來這個地方的滋潤還不夠啊!」骸自頸部開始,舔咬著阿綱的背部,留下一道水痕,順勢褪下對方身上的浴袍,讓阿綱整個身軀,完全赤裸裸地展現在兩人之間。

身子突然感到一陣寒冷,瞬間,全身的毛細孔都收縮起來,讓阿綱打了一個寒顫,卻也讓自己更加敏感,意識到自己已全然裸身,自然地想要擺脫其他兩人,尋求遮掩,無奈,骸把他抱得更緊,更加拉近兩人的距離,雙腿也被雲雀拉的更開,完全動彈不得,只能被動地接受一切.

「啊~~~~嗚!痛!」阿綱緊皺著眉,承受著前後方截然不同的歡愉跟痛苦,雲雀利用牙齒跟舌頭,靈活地舔弄阿綱的小巧,先是含著前端,又舔又咬,很快地,小巧顫抖、挺立,些許白濁也開始滲出,接著就像舔食冰棒一樣,將其納入口中,大力吸吮,發出煽情的聲響,自己的敏感被溫熱包圍住,感受到一絲一絲的快感,出於本能,阿綱小小地擺動腰身,開始在雲雀的口中進出,同時身後的祕穴也被異物侵入,突如其來的疼痛感,讓阿綱忍不住張口呻吟,手不自覺地加大力道,在雲雀身上留下深紅的指痕。

此時,骸依舊繼續對後穴進攻著,他低下頭,掰開臀瓣,看著穴口不斷地張合,吸吮著自己的手指,淡淡的粉色,讓人覺得相當可愛,伸出舌頭,舔弄一下,果不其然,穴口馬上跟著抖動著,而且似乎更有向外張大的趨勢,粉嫩的肉色也已若隱若現,煞是好看。

「喔~綱吉君好像很喜歡呢!呵呵~」

「嗚~~~才…沒…有….哈~~啊~~~」

「可是這邊的小口不是這樣說的喔~不然,我來問問看好了~」說畢,骸利用手指擴大穴口,將自己的舌頭也送了進去,直接舔弄著柔軟的內壁,內壁則開始激烈蠕動著,分泌出大量的體液,整個空間變的異常濕潤、滑膩,骸順勢撤出舌頭,同時加了進入的手指數量,修長的手指現在已如入無人之地,順利進入甬道的深處,然後曲起摳弄,一會上一會下,一會左一會右,周圍的嫩肉也跟著吸附著手指,緊緊抓著不放。

「真緊!」如此溫熱的包覆感,刺激著骸開始慢慢地進出手指,抽出、插入、抽出、插入,持續不斷…一次比一次還要深入,直到,手指觸碰到了體內的某一處……

「啊!!!!!!!」阿綱整個激烈的彈跳起來,頓時,莫大的快感向阿綱席捲而來,不自覺加快了在雲雀口中抽插的速度,他只感覺好熱!好熱!自己的下身好像變的更硬、更挺,他好想……趕快釋放……..

「這裡,是嗎?」骸確定目標以後,開始不斷地戳弄,體液也比之前分泌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多,噗嗤~噗嗤~的水聲,變得越來越清晰,隨著手指的擺動,有的甚至自穴口流出,形成涓涓細流,沾濕整個下身。

「哈~~啊~~哈~~啊~~嗯~~~快….快……..」阿綱又是即將到達解放的時刻,就在那一瞬間….

雲雀突然鬆口撤出了阿綱的小巧,拿起了剛剛扯下的領帶,硬是將其纏繞起來,還將前端綁住,阻止了他的解放,難受痛苦的感覺讓阿綱急著向雲雀求饒,「恭彌!別….這樣…..讓……我射啊……..嗚………」眼淚已經不聽使喚地掉落,雲雀吻了阿綱臉上的淚滴,一滴一滴地吻著,「乖!忍耐點,我們一起。」用著鮮少會出現的溫柔語調。

「你的口氣跟你做的事可一點都不搭啊!小麻雀!」

「哼!總比你那變態的語氣好多了!」雲雀解開褲頭,露出了自己早已按耐不住的慾望,他壓下阿綱的頭,順勢讓阿綱整個跪趴在兩人之間,「綱吉,你知道怎麼做的。」

阿綱看著眼前已蓄勢待發的欲望,還在想怎麼塞得下口,東西就已經塞進來,直抵喉嚨,阿綱的嘴整個被撐開到極限,一度讓他覺得嘴巴會裂開,很快地,嘴裡的欲望開始動作,迅速地抽插。

「嗚~~嗚~~」阿綱現在只能扭動身體讓自己好過一點,白玉般臀部在自己眼前不斷擺動,讓骸也忍受不住,他抽出手指,固定住阿綱的腰部,將自己也送了進去。

「嗯~~~~~~~~」兩個男人同時發出了歡愉的嘆息,好緊!!好熱!!雲雀跟骸一個在前,一個在後,不斷地在阿綱的上下兩個口裡動作著,阿綱整個口腔被塞得滿滿的,將雲雀的慾望整個包裹住,在擺動之間,小舌不斷地舔弄著雲雀的欲望,彷彿得到鼓舞般,慾望迅速漲大,前端也開始分泌,混雜著阿綱的唾液,讓進出更加順利,更加快速,身後的骸彷彿也進入到了至高的樂園,感受著極致的快感,慾望只要一深入,周圍的嫩肉就會立刻緊緊地將其包住,緩緩地蠕動像在按摩一樣,比起剛剛用手指,慾望跟內壁的纏繞,更讓骸興奮不已,大幅度地擺動腰身,插入、抽出、插入、抽出……

「綱吉君….真….不愧是….大空…….這…….嗯….麼溫…..柔包覆著我呢!嗯…..」骸已經連一句話也沒法流暢地說著。但他還想要身下人能給予更多激烈的回應,他的慾望開始插得更深,猛烈撞擊著剛剛找到的那一點。

「嗚~~啊~~嗚~~啊~~」身體內部最敏感的地方正被人猛烈地蹂躪著,下身也被綁縛住無法解脫,而嘴巴則被頂著又麻又疼,阿綱現在應該是相當痛苦,可是,異樣的快感卻又開始刺激著阿綱的意識,身體發燙得害,全身變得紅通通的,汗流浹背,他開始前後擺動,像是要擺脫對方,卻又讓對方更深入,更加輕而易舉地搗弄自己的身體。

阿綱的腦袋整個停止運轉了,無法思考…….

單音節的呻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

噗哧不斷的水聲,則是房里僅有的伴奏…….

「綱…..綱…..你好棒….嗯…..嗯…………」骸仰頭享受,大聲地呼喚著戀人的名。

「嗯………嗯…………..綱…….吉………」雲雀發出喘息,低沉的語調中,隱藏著莫大的興奮。

「嗚~~嗚~~~~~阿~~~~嗚~~~~阿~~~」

情慾,主宰著三人的情動………

持續的刺激,再度讓阿綱的小巧興奮地抖動、漲大,因為被綁著無法自由挺立,所以整根呈現出紅紫色,前端分泌更多白濁,將領帶給整個浸濕,阿綱撐起身體,伸手想要解開束縛,一隻大手制止了他,抓著他的手開始上下搓弄著,隨著前後兩人的大幅擺動,搓弄速度也越來越快,三人發出的呻吟聲跟喘息聲,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倏地,大手解開了小巧的束縛………..

「嗚!!!!!!!!!!」

「嗯!!!!!!!!!!」

「啊!!!!!!!!!!」

三人同時解放,雲雀跟骸直接就著體勢,慾望瞬間爆發,噴射出高速的液體,直搗黃龍,打在阿綱的咽喉與密穴深處,兩人的量之多,很快地溢滿了整個空間,自他上下兩個口中,流了出來,阿綱的小巧經過長時間的壓抑,也在解放的同時,迅速噴發,沾滿了身下的床單…….

「呼….呼…..呼……..」待餘韻過後,兩人慢慢地撤出自身的欲望,突然失去支撐的阿綱,也整個癱軟在床上,三個人僅能喘著氣,無法言語。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這種時候還打啊...
哪也太蠢了.......(喂)
這種時候最需要合作精神的啦....
不然阿綱應該趁機溜走吧...哈哈....
你居然這樣也能比阿阿阿阿....
害我突然很想改一下...
肯定很有趣...噗

我以為那兩隻傢伙會為了誰先進去而大打出手說,不過如果嘴巴是第一次的話...那18老弟倒是先奪得先機了哩~~~XDDD(←這傢伙可以拖出去種了!!!)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