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827HITS點文 綁架?!(雲骸綱) 1

畢生的第一篇3p文...完成了!!!
是風波不斷的一篇.....
我以後打文一定要確實保管存檔...那種寫的很辛苦卻要重打的經驗不想再有第二次!
還有阿...絕對不要使用那種輕巧到幾乎會讓你忘記它的存在的隨身碟.......真是...=口=

這次最後還是以甜文風格完成啦!!!
糖灑的多不多?!就要看大家自己評斷啦!!!雖然我覺得有甜啦....但是阿...18跟69都有點粗魯就是了...到後面才有體貼對方....
不過阿綱也有主動回應對方囉.....有甜吧?!有甜吧?!

不過這文太長了...是真的是當初始料未及的啦...
可能是因為一次寫三個...我又太過於描寫細部....所以,,,,,就shock_20071210135751.jpg

所以確定分三段來PO喔!!!!!.
順便加文章篇數啦...這個月太少更新了!!!Orz
綁架?! (雲骸綱)

澤田綱吉睜開眼,眼前淨是一片漆,待漸漸適應後,看到的景象越來越清晰,這才轉動頭部,觀察四周,想要明白自己目前位在什麼樣的地方.

進入眼簾的是一間房間,屋內並非完全的漆,幾盞小燈散發出昏暗的光芒,雖然不夠明亮,但是也夠讓阿綱可以稍微辨識出屋內大概的情況,天花板上垂吊著古典式樣的弔燈,四周牆壁的角落也裝飾著巴洛克風格的璧飾,房間裡陳列著幾件家具,從外觀上也能判斷出應該都是些價值不斐的東西,身下柔軟的觸感讓阿綱知道自己應該是在一張床上.

只是他還是搞不清楚為何自己現在會在這種地方啊?他不是本來正在回彭哥列總部的途中嗎?為了和同盟家族密談生意上的事情,他才有機會可以脫離那多到快把自己弄到神經錯亂的公文堆,出門好好地喘口氣,而這次隨行的守護者,只有一人…

霧之守護者~六道骸!!

骸!對了!骸呢?阿綱正想到自己下落不明的守護者,急忙想要起身…

喀!一聲細微的聲響自身旁傳出.

阿綱順著聲音看去,隱約看出似乎有個人影正坐在一張椅子上.即使房間的昏暗無法讓他當下看清楚對方是誰,但憑著自己的超感直覺,阿綱還是立刻認出對方.

「骸?!是你嗎?是你吧!」

「クフフ~~你可終於醒了啊!綱吉君!」六道骸兩腿交錯地坐在一張古董椅上,右手支撐在把手上,拿著高腳杯,一臉愜意地小酌杯中的紅色液體,他看著阿綱,異色瞳散發著異樣的精光…

「骸!你…沒事吧!」

「クフフ~~,你還真是老樣子呢!總是把別人放在優先順位,卻不多想想自己的處境阿!」骸微笑地說著.「現在的你,應該是自顧不暇了吧!」

「咦?!」阿綱不懂對方的意思,想要起身問清楚,才發現…

不…不能動?!正確說來,應該說是身體好像被鉛塊綁住一樣,無法輕易地移動,阿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勉強用手撐起身體,此外,還察覺到自己原本的衣服沒了,被人換上一件色的浴袍.

「骸?這是???」

「終於察覺到了嗎?」骸放下酒杯,隨即起身,走到床邊坐下.

「你現在可是被我綁架了喔!」

「骸,你在胡說什麼啊?快放開我!別開玩笑了!」阿綱想起身抓著骸,好好質問他,無奈身體怎樣都動不了.

「藥效似乎還沒有退呢!」

「藥?!…….你對我下藥?!」阿綱本來還有些不太相信,不過仔細回想,在這之前,他本來是跟骸正在回去的車上,接過對方遞過來飲料之後,就感覺昏沉沉的,最後自己是不是睡著了也不知道…

「骸!你是開玩笑的吧!」

「你說呢?不過我可是有細心挑選過喔!那個藥絕對不會對阿綱造成什麼傷害的.」骸歪著頭一臉無辜.

「只是想讓你好好睡一下….」瞄向對方雙眼下的陰影低語,眼神有著淡淡的心疼.

「骸?!」

「不過我想總部那邊應該是亂成一團了吧!因為…他們親愛的首領大人下落不明了呢!クフフ~~」口氣變換邊說邊托起阿綱的下巴.

「為什麼?」

「為什麼?我想……..應該要問你自己吧!我可愛的綱吉君啊…」.語畢,送給對方一個大大的微笑,很俏皮….俏皮到很想讓人打下去.

「問我……我….我怎麼會知道啊…」阿綱有些無奈地看著對方,神情倒是一點都沒有被綁架者的驚慌.

面對自己被綁架的事實,如果對方是敵方家族的話,那阿綱還可能會緊張一點,不過現在說綁架自己的是骸的話…………..

「這…不會又是你突然興起想要玩的某個遊戲吧!」

「くフフ~~真不愧是我的綱吉君呢!馬上就想到啦!」骸邊說邊親吻阿綱的頭髮.「這次的遊戲是綁架喔!想要來點不一樣,添一點生活情趣嘛!」

「所以就把我綁起來?!」

「嗯!因為是綁架嘛!」

喔~因為是綁架,所以就把我迷昏,然後再把我帶到這個不知名的房間,又把我綁起來,還順便把總部的其他人搞得雞飛狗跳的,害我之後回去鐵定被里包恩追殺順便追加數百倍的工作量,嗯!這些阿綱都可以理解,只是…只是…

「那……………..幹麻要把我的衣服換成浴袍阿!!!」阿綱忍不住吼起來.

「我不是說了嗎?添情趣嘛!不過綱吉君,你這樣是不行的喔!」邊說還邊伸出一隻手指左右搖一搖.

「啊?!」

「你應該要表現出被綁架者應該有的驚慌啊!」

「最好是我有那個情逸致啦!骸!快放開我!回去了啦!」

「真是不乖呢!綱吉君!不然讓我來教教你吧!」

說完,骸突然用力的吻住阿綱,並順勢將他壓倒,阿綱立即地抗拒著,只可惜徒勞無功,雙手輕易地就被制住,骸一手緊抓對方的雙腕,另一手則探入浴衣撫摸著.

「嗚~嗯~~啊!骸!別這樣….」

骸放開了阿綱的脣,轉往頸部移動,用力地吸吮,所經之處,皆留下暗紅色的印記,探入浴袍的手也沒著,摸到對方的胸前的敏感點,隨即施加壓力,又捏又揉,使其逐漸挺立…

「啊~~~嗯~~~嗚~~~」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阿綱扭動起身體.「骸~~骸~~別….啊~~~」

「反應不錯喔!真是乖孩子啊!」骸相當滿意對方的反應,接著移動手…開始往身下探去…

「啊!不要!!」意識到對方的舉動,阿綱連忙大聲制止,就在此時…

碰!!!!!

倏地,房門被大力地踹開,驚動了床上的兩人,往門口看去,只見…

一道阿綱再熟悉不過的高挑身影,緩緩歨入房間.來人髮瞳,手裡還拿著閃爍銀光的雙拐,看似平靜無波的表情,卻在微瞇的鳳眼中,透露出濃濃的憤怒與殺意.

「恭彌!!」阿綱驚訝地看著來人.

「喔~沒人告訴過你,破壞人家好事是最差勁的嗎?雲雀恭彌!」

「你給我放開!不然就咬殺!」

雲雀現在很不爽!非常不爽!不爽到了極點!一聽到阿綱失去行蹤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跟六道骸一定有關係,隨即利用自己早先就安置好的情報網去打探,一知道阿綱的下落,就連忙趕過來,雖然大概知道可能又是六道骸突如其來的某個變態遊戲,但是當看到床上的景象時,他當下只有想把那變態鳳梨送去輪迴的想法.

「喔!有本事你就來試試看啊!手…下…敗…將…」骸一邊說著還將阿綱整個抱在懷裡,一付宣示主權的意味.

「哼!」雲雀二話不說就直接用拐子攻擊.

骸倒也不慌不忙地就拿出三叉戢反擊,幾回下來,兩人用著武器對峙,看似激烈,但卻又都很有默契地不傷害到阿綱,倒是阿綱很緊張,他不希望那兩個人打架,更不希望任何一個人為此受傷,趕緊奮力掙開骸的懷抱,起身擋在兩人之中想要阻止,但是他卻忘記一件事,一件讓他自己非常後悔的事…

就是,再怎麼樣,都不應該只穿著一件浴袍在那兩個人面前晃阿晃!更何況,那還是件綁帶沒有繫緊的浴袍,而且,之前骸在幫阿綱換浴袍時,可是直接套上,裡面什麼也沒穿,據骸事後一臉理所當然地解釋:「喔~這樣若隱若現的,不覺別有一番風味嘛!くフフ~~」

隨著阿綱大幅度的動作,綁帶自然而然地鬆開了,浴袍前襟整個大敞開,裸露出那比一般男人都還要纖瘦的身軀,不知是否因為顏色鮮明的對比效果,在色浴袍的襯托之下,阿綱的身軀更顯得白嫩,也更加突顯胸前那小巧可愛的粉色兩點,而先前骸在阿綱身上所添的紅色印記,此時也顯得異常鮮紅,更讓整個軀體散發出相當媚惑還帶有一點點情色的味道…

只不過,阿綱忙著要制止兩人,卻完全沒發現自己已整個春光外洩,他抬著頭睜著既大又明亮,還泛著一點點水氣的雙眼,張著小嘴就這樣對著雲雀跟骸喊著,對這兩隻肉食動物來說,無疑就是一道色香味具全的兔子大餐嘛!

雲雀跟骸相視一眼,便都放下武器,雙手環抱於胸看著眼前誘人的光景,同時心裡有些感嘆為何眼前這隻小兔子,老是在這種事情上很遲鈍,明明是自己引誘他們的,事後還一直冤枉他們不知節制,搞得自己好幾天幾乎下不了床.

「你們兩個真是的,不要每次動不動就打起來,明明是同伴!就應該要好好合作啊!」阿綱看到兩個人聽話的住手,雖然放下心來,但還是忍不住想要唸唸他們,畢竟兩個人都是自己的守護者兼戀人嘛,誰受傷了自己都不好過,但卻渾然不知自己即將大禍臨頭.

「親愛的綱吉君啊,你是希望我跟這隻小麻雀好好合作嗎?」骸瞄向雲雀一眼.

「哼!沒可能!」雲雀回瞪.

「唉!你們……….」

「くフフ~~同感!不過嘛….偶而是特殊情況的話,要合作也是可以的,畢竟我也不想老是被人打斷啊!」骸搖搖頭狀似非常無奈!

「那倒是!」雲雀冷不妨地露出一抹惡質微笑,「特殊情況的話,我也是可以同意合作的,雖然我更想要獨享……」

「咦?!什麼意思!」阿綱歪著頭思索著兩人話中的意思.

「看來可愛的綱吉君還是聽不懂呢!クフフ~~」

看著眼前依舊不甚了解他們意思的阿綱,雲雀跟骸對視一眼,接著爬上了床,一前一後的將阿綱圍住,雲雀坐在阿綱的前面,伸手突然扣住阿綱的下巴,硬是堵住了對方的嘴,骸則在阿綱身後,手拉扯著阿綱身上的浴衣…..

「綱吉君,我們兩個現在就合作給你看喔……..」

「嗚嗚~~~」該死的!我沒說是這種合作啊啊啊啊!!你們兩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這笑話.....真是.....囧!!
27你好可憐喔!!!!!
不對!他可憐是因為我太糟糕了!!!Orz....
我會去反省的....
第2篇po了!!!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個老笑話,榴槤跟鳳梨比起來用哪個打頭會比較痛...
結果最痛的當然是澤田同學你的頭...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