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娃娃系列之一 失眠 (親就) 戰國BASARA同人




春天,應該是一個春暖花開、意盎然、萬物欣欣向榮的季節,在這樣的季節裡,可以感受到溫暖,令人愉的氣息.
只是,這樣的氣息似乎在毛利府邸裡不存在,在這裡,彷彿還在凜冽的寒冬中,人人各自不是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原因無他,這府邸主人的心情正處於莫名的低氣壓中…

毛利元就坐在案牘的前面,左手托著臉頰,眼睛有意無意看著面前的公文,微皺著眉頭,說是要批閱公文,其實一點心情也沒有,連著幾天下來莫名的失眠,正讓他感到困擾,應該是沒有什麼特別煩心的事阿!最近據地的四周非常平和,跟各方的聯繫也很順利,老實說,現在這正是一個再悠不過的時刻了,為何他卻煩躁起來,幾天下來真正入眠的時刻,大概五根手指就可以算出來了,每每閉上眼睛,腦海裡總是浮現一些令人不太快樂的畫面,彷彿所有讓他不愉快的記憶現下都要一一回憶…

可惡!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阿!再這樣下去,都快要受不了了!連著幾天下來,自己已經無故遷怒許多人,想必家臣對他的恐懼應該更甚以往了吧~

不過,唯獨只有一個畫面出現的時候,他才稍微有點安心感,一個銀髮男人出現的時候,一個銀髮的男人,總是帶著一把巨大的碇槍,伴隨著爽朗的笑聲…想到這,元就的嘴角出現了一抹莫名的弧度…

咦~不!不對!我怎麼可能會想到他~

意識到自己出現不應該出現的表情,元就二話不說突然地用力的拍向桌面,倏地站起,彷彿要把自己惱人的思緒拋開,衝到了門邊,拉開了往庭院的門,望向早已綻放許有的櫻花,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此時,一陣喧嘩自走廊響起…

「阿哈哈哈~大家好阿!元就在嗎?」
「阿~長我部大人,請您稍等一下阿~容我通報…」
「喔~那元就是在囉!」
「阿~長我部大人~請稍等~阿~」
一陣大剌剌的腳步聲正往毛利元就的寢室邁進…..

是他?!他怎麼會來?

望向即將被打開的拉門,沒有察覺自己內心深處的一絲欣喜,元就恢復自己冷靜毫無表情的撲克臉,迎接來人.

「你還真是悠阿~長我部.」
「阿哈哈哈哈~元就~好久不見了~有沒有想我阿~」
帶著一臉笑容,神清氣爽地走進元就的寢室,元親毫不掩飾地向元就打招呼,順便說些會惱人的情話,果然…
「長我部,我看你是很想死吧!」元就說著犀利的眼神瞄向還站在門口的下人,下人們一接受主上這樣訊息,趕緊退了下去,留下兩人.
「唉唷~元就~別這樣嘛~我可是特地要帶東西給你的喔!」
「喔~~~」挑挑眉!
元就似乎不感興趣地轉身繼續望向庭院中的櫻花,元親像是一點都不意外地走向元就.

「快看!我帶什麼來了!」

嘴巴還未吐出任何冷嘲熱諷的字句,倏地,眼前就出現了一樣東西,一個人偶,說是人偶其實沒什麼稀奇,只是仔細一看,那個人偶的樣子,人偶的頭髮,人偶的衣服,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元就這是一個怎樣的人偶,對!這個人偶非常像某個傢伙...

「怎麼樣?!這個人偶是不是很像我啊?哈哈…」把人偶塞在元就的手中,元親自己一個人滔滔不絕地開始說了起來.

「這是我前陣子在路上遇到的一個南蠻人偶師做的,是個非常害的傢伙阿!可以把人的樣子唯妙唯肖地表現在人偶上,我很欣賞他,所以二話不說就請他幫我做幾個人偶,其實我很想要做元就的樣子,可是總覺得不管我怎麼形容,都不能把元就的美麗說清楚,可以的話,真想現在帶你給他看看,後來我就想讓他做出我的人偶,我把這個帶給你,這樣你要是想起我,就可以看看這個人偶阿…怎麼樣?是不是做的很好看阿…」元親說著自己還靦腆地笑了一下.

一邊聽著來人的描述,一邊抓緊手中的人偶,元就的嘴角不禁抽畜了一下,如果現在有枚鏡子的話,大概可以映照出某人滿是青筋的臉,這傢伙…

「你來就是要告訴我你有多自戀嗎?長我部!!!(怒)」元就轉身就對元親大罵,可惡!這個人來這裡就是要跟我說這些嗎?最近已經夠煩的,這人還…把我當三歲小孩嗎?我要人偶幹麻?!可惡!其實元就最氣的是自己,為何老是在這個人面前就是無法冷靜呢?!

雖然對著元親發著脾氣,可是元就的手始終抓著元親人偶不放…

元親看著眼前的元就,微微一笑,二話不說地就把元就整個人圈在自己懷中,感受到懷中人兒的掙扎,輕輕施加力氣,不讓對方掙脫,把臉靠近懷中人的頸窩,嘴巴靠近懷中人的耳朵,輕輕地舔咬著…

「元就,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嗎?每天,都很想看著你呢,可是你有你的責任,我有我的義務,我們無法天天都在一起,所以我才想讓這個人偶陪著你阿,老實說,我還挺忌妒這個人偶呢!呵呵~」

男人沉穩的聲音在元就耳邊一句一句的響起,慢慢地,元就的情緒穩定下來,頭輕輕靠在男人的肩上,眼睛閉了起來,享受這得來不易的平靜,可以的話,他也希望時空可以在這一刻停止吧~

突然,身體被拉開,元就不解地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雖然很不情願,元就,我得走了!我是偷偷溜出來的啊!現在不回去不行了,我那幫兄弟還等著我呢!」

元親說著,還不忘在元就的嘴上偷香一下!

「元就,一定要想我喔!」說著人就往門口走去…

「長我部!!」突然被偷襲到的元就,很不滿的就把手中的人偶給丟了出去,可惜居然沒打到那可惡的傢伙!整個人激動起來的元就,不停著喘著氣,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害羞的潮紅~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晚,一如往常到了元就入寢的時間.

換上就寢用的浴衣,毛利元就看著床褥,思索今晚又要如何度過時,眼神突然瞄向那還在躺在門邊的元親人偶,走了過去,拾起.

這傢伙,想到白日的事情,元就忍不住就往人偶臉上捏去,彷彿要把對方捏得哇哇叫似的,用力捏著,捏著,捏著…
漸漸地,本來還捏著的手勢慢慢變成了輕輕地觸摸,像要探索什麼似的,摸著人偶的頭髮,人偶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當手觸摸到人偶的左胸時,那是人類心臟的所在位置,手就再也沒有移動,只是輕輕地撫摸著,元就把自己的耳朵貼在這個部位,彷彿可以傾聽到一陣一陣沉穩的心跳聲,就像那個人一樣的心跳聲…

慢慢地,元就失去意識,意識失去的同時,嘴巴不經意地說出…

「元…元親~」



隔天早上,下人拿著早膳,輕輕地在元就寢室門外喚著.
「毛利大人,請起來用早膳.」
………………………………………………………(毫無動靜)
「毛利大人?」
「毛利大人?」
仍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的下人,戰戰兢兢地拉開門,只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說,毛利元就在那天睡的非常安穩!

據說,毛利元就在那天以後,失眠的毛病莫名其妙的治好了!

據說,那天以後,毛利府邸的春天真正的來臨了!

據說,那一年,毛利庭院中的櫻花是歷年開的最美麗的一次!

20070406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