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子は僕のもの! 家教同人(雲綱)下


「啊!」一路被雲雀扛到接應室(當然途中嚇壞沿路的所有師生!^^|||||),一進去,阿綱就被丟到沙發上,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阿綱就整個人沒入雲雀的懷中.雲雀緊緊地抱著,眼角瞄到已經腫起來的嘴角,想也沒想的,就舔了上去,像似要療傷似的,仔細地舔著傷口.

「雲..雲雀學長!」面對雲雀突如起來的行為,阿綱只能感覺臉頰好熱…好熱!

雲雀輕輕地用舌頭舔著阿綱的嘴角,有意無意地,接觸到阿綱的嘴唇,柔柔軟軟地,讓他想起了那天在接應室發生的事情,稍稍拉開兩個人的距離,看著整個臉就像紅蘋果的阿綱,頭低了下去,就像那次一樣,輕輕地舔咬阿綱的嘴唇.

「嗯~」阿綱下意識地發出一點點的聲音,身體有點不自覺地發抖,可是卻也不自覺地閉上了眼,感受雲雀所給予的觸碰.雲雀觀察著阿綱的反應,接著舌尖觸碰阿綱閉合的嘴唇,慢慢地撬開,舌頭便鑽了進去,像似要試探,又像似要找尋什麼,舌頭輕舔著牙齦、牙齒與內璧,然後慢慢地接近主要目標,倏地,就像平日發動攻擊般的迅速與準確,挑起對方的舌,強烈地與之纏繞、翻轉.

「嗚~嗯~」面對突然其來的轉變,阿綱只能被動地接受,隨著對方的動作起舞.

到底….要吻多久阿….嗚!氧氣….氧氣….好像要被抽乾了….學…學長~ 阿綱兩手抓緊了雲雀的制服.直到阿綱覺得大概過有一世紀這麼久吧!雲雀才停止這一切,離開了阿綱的唇,再度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

「哈~哈~」阿綱喘氣著,覺得自己的力量似乎都被抽乾了,只能藉由雲雀的雙臂支撐著自己,微微抬頭,迷濛著雙眼,看向雲雀,「學…長…」.

雲雀看著眼前的光景,不得不承認,雖然平常瑟縮的小兔子很有趣,但是現下的小兔子更讓他感覺可口,藉由剛剛的吻,他其實想要確定一件事,他對這隻叫做澤田綱吉的小兔子,似乎已經不是只有捉弄的心情了.

除了之前那些觸碰與擁抱,雲雀想從小兔子身上得到更多,而且,不只有剛剛的吻而已,雲雀他要的…除了更多,而且還更深入,他想要獨占小兔子所有的一切,並且…

他要小兔子心甘情願地接受.

雲雀趁著阿綱還有些恍神的時候,輕咬著他的耳朵,發出足以誘魅他人的聲音.
「上次為什麼推開我?」

比起剛剛強烈的刺激,這種曖昧不明的話語跟觸感,更讓阿綱不知該如何回應,他覺得不只是臉,好像耳朵也快燒起來了.

「討厭嗎?嗯~」

「不…不…不是…」阿綱搖搖頭.就像他之前煩惱的一樣,他對於跟雲雀學長發生這種事,並沒有討厭的感覺,甚至還有點高興,自己對雲雀學長的感覺,到底是什麼?他承認學長的確是很可怕,但在跟學長相處以來,他也看到學長意外可愛、認真的一面,老實說,不管是哪個樣子的學長,其實都很吸引他,所以即使現在被學長做了這樣的事,阿綱還是覺得沒有厭惡的感覺.

那……….這樣就表示我喜歡學長了嗎?

「那…就是喜歡囉!」雲雀一臉壞笑,邊說邊把舌頭探入阿綱的耳內,舔吻著耳內輪廓,比起親吻,這種酥麻的感覺,更讓阿綱無法招架.

「嗯~嗯~」阿綱覺得自己好像快溶化了一樣,一切思考不能,只能單方面的接受雲雀所要他聽的,要他承受的.

雲雀非常滿意現下小兔子的反應,他雲雀恭彌要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可能,他感覺的出來,他沒有一相情願,只是…他要聽到小兔子親口說,親口承認!他拉起小兔子的手,讓他環繞著自己的脖子,讓彼此的距離更加的接近!

「喜歡的話,要說出來喔~」雲雀輕聲地在阿綱的耳邊說道,那舉動就像情人親密地在訴說情話似的.

「ツ……ナ……ヨ……...シ……」 (綱吉的日文拼音)

沒想到這簡單的四個音節,讓雲雀刻意地放慢念出來,讓阿綱一整個有種會甜到溺死的感覺,除了仍舊感受到雙頰的熱氣有持續升高的趨勢,微微地顫抖,喘著氣,嘴巴…..彷彿是自己有意識般地….

「喜…..喜….喜….歡~」

「誰呢?」

「學…學長~」

雲雀讓兩個人面對面,非常接近,嘴幾乎是要貼上對方的那樣的接近.

「叫著我的名字,綱吉.」

「嗯~名字………..恭…恭….彌~」阿綱看向眼前人.

所有的一切都很順利,現在雲雀要對方說出他最想要的答案….

「綱吉,說吧~說…..你是誰的?嗯~」嘴巴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對方的嘴…

「我…….我…..是….恭…..恭彌……..的~」

意識到自己說出了有多麼令人害羞的話語,阿綱趕忙把自己的頭埋近雲雀的頸窩.

好…好丟人阿,我居然說出這種話…嗚~可是…終於說出來了.阿綱不能否認自己的確有種很欣喜的感覺!

「真是乖孩子呢!」雲雀撫摸著阿綱的頭,一副非常滿意的口吻.

「既然是乖孩子,當然要好好給個獎賞啊!」心情非常愉的語調.

雲雀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對準阿綱的唇,發動了比之前更加猛烈的襲擊.

「嗚~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黃昏,已經是放學時間,雲雀抱著阿綱坐在接應室的沙發上,看著在自己懷中的小兔子,微笑著,眼神散發著任何人都沒有看過的溫柔氣息.

這小兔子真的是很沒經驗呢,居然就這樣被吻到暈了過去,看來,日後要好好訓練他才行,輕戳小兔子的臉,雲雀其實有點挫敗的感覺,想不到一向只考慮自己的他,居然會被小兔子搞得有點心神不寧,花了一番力氣才讓小兔子真正的歸屬自己,其實只要他一句話,小兔子怎麼可能抗拒的了,只是,他心裡很清楚,他一定要小兔子也是心甘情願才行,因為…

我已經決定要把你困在我身邊,很久….很久….很久…….君は僕のものだ!

「嗯~嗯~~~」阿綱眨了眨眼,慢慢地意識恢復,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場很不可思議的夢,他夢到自己跟雲雀學長….,而且,自己還對學長說了….哇阿!想起來就覺得很害羞,睜開眼,看到雲雀正對著他瞧.

「阿~雲…雲雀學長!!!」一時間阿綱無法思考.

雲雀學長怎麼會在這?咦?我….我怎麼在雲雀學長的懷裡?咦咦咦!!

阿綱想從雲雀學長的懷中起來,卻發現自己完全掙脫不開,卻發現雲雀一臉得意的笑意,雖然是讓人著迷不已的一張臉,但阿綱怎麼看都覺得雲雀的頭上出現一對惡魔的角,而且背後彷彿也有一對惡魔翅膀阿.

「這可不行!你已經承認你是我的東西了喔!」

「咦!咦咦咦!!!」那…那些都不是夢喔!突然阿綱的腦袋裡出現好多好多的畫面,想起自己剛剛跟學長發生的事,再度,感受到自己的雙頰的灼熱.

「綱吉…………..」雲雀抱緊懷中瘦小的身軀.

「學長…………..」阿綱真的就像小兔子一樣,溫馴地窩在雲雀的懷中.

夕陽緩緩地照進屋內,讓原本凜冽的空間溫和起來…..


















「阿~~~~~學長!!!!你!你!你!你在摸哪裡啊?!」

「你已經是我的東西了,當然是隨我處置!」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手也沒停下來….

「啊?!」

「還有…..剛剛名稱使用錯誤,要處罰!」

「咦?!嗚~~~~~~~~」

恭彌!!!阿綱只能在心裡吶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