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この子は僕のもの! 家教同人(雲綱)上


最近,並盛中學裡,呈現一種人人自危的狀態,每一個人都戒慎恐懼,就怕一不小心,遇到了最不該遇到的人.

你說是遇到誰?有必要這麼害怕嗎?

當然要!!!
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在並中,號稱最強的風紀委員長的雲雀恭彌.平常的他,光是站著,就足以讓所有人都畏懼三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是最近,這位風紀委員長,似乎心情非常不好,不!!!應該說…

差!非常的差!!!差到極點啊!!!

從每天把人送到保健室的數量,以倍數在成長就可以知道,他的心情真是差到無法形容的境界了!

「嗚!」

又把一群群聚的傢伙解決掉,雲雀恭彌收起他的拐子,看都不看一眼,就起步離開,不知怎麼了,雖然本來就不喜歡看到人群群聚,但是最近似乎特別地反感,尤其是當看到一群人中,只要有出現一頭褐髮的時候,他就會忍不住上前,把所有人通通教訓一頓,但總是最後才留下褐髮的那個,看著對方,發現不是自己以為的那個人的時,再把對方咬殺.

自己想到的是哪個人呢?呵呵~最近讓自己特別會注意到的,大概只有那個人了,讓自己玩心大起的那個…

一隻老是見到他就嚇得瑟縮在一旁,連動都不敢動的小兔子~澤田綱吉.

------------------------------------------------------------------------------------------------

「澤田綱吉,立刻到接應室報到!」

關掉廣播,雲雀回到接應室,坐在沙發上等待,沒過多久,哒哒哒…在走廊上奔跑的腳步聲,越來越大聲,正朝著接應室過來.

「雲…雲雀學長」熟悉的聲音自門外傳來.

「進來!」

「是!」

雲雀坐在沙發上,一手撐在扶手上,托著臉,另一手隨意擺放,看向來人.只見澤田綱吉戰戰兢兢地站著,看著自己.

感覺對方毫無動靜,雲雀不禁有點惱怒.「過來」

「啊!呃……是!」阿綱趕緊的走向雲雀學長,坐進了雲雀的懷中,你說怎麼會這樣,其實也沒什麼,這只是雲雀本人的某種惡趣味而已.

由於體格的差異,所以當阿綱整個人在雲雀的懷中時,大小剛好,不會有任何突兀的感覺,雲雀非常自然地就用兩隻手抱住阿綱的腰,頭往阿綱頸窩靠近,閉上眼.

是說,也不知為何?只要像這樣抱著小兔子,剛剛那種煩躁的情緒就會消失,甚至有一點欣喜的感覺,雲雀對於這個現象,不禁有點納悶,為何會這樣?其實他是不喜歡跟任何人有所接觸的,甚至是像這樣身體上的觸碰,是絕對不可能的,有的話絕對是咬殺對方!!雖說一開始也的確是他自己造成這種狀況,不過嘛!能夠欣賞到一隻兔子緊張瑟縮的模樣的確是很有趣,雲雀不得不承認,他很喜歡這種感覺,只是這樣就會讓他不自覺地去注意到這隻小兔子?!甚至到影響自己心情的地步,這的確是件怪事~

我…到底是怎麼了?

阿綱乖乖的讓雲雀抱著,現在這種狀況,他已經見怪不怪啦!自從某次學長要自己坐到他的大腿上以後,學長似乎很喜歡這樣的模式,有時抱著他什麼也沒說,只是這樣閉眼休息,不然就是抱著他在桌子前面辦公,偶而居然還會聽到學長哼歌喔!!雖然很小聲,可是還是聽的出來,而且重點是,還是校歌勒!

學長真的很愛這間學校呢!呵呵!

想到這,阿綱忍不住小聲地笑了起來!

「喔~有什麼這麼好笑阿~」聽似慵懶的聲音,非常接近地在阿綱的耳邊響起.

「啊?!」忘記自己還正在學長的懷中,阿綱不禁在心裡罵自己還真蠢!

慘了!吵醒雲雀學長了!!!小兔子不禁想起之前的慘痛的回憶啊!

阿綱緊張地抬起頭,望向雲雀,正想要解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臉跟學長好接近…好接近…兩個人眼對著眼,口對著口,鼻尖都幾乎要碰在一起了,阿綱直直地望進雲雀的眼裡,望向那總是睥睨一切的眼睛裡,一時間整個思考停頓,什麼也說不出來.

「學…..學長.」

突然放大在眼前的臉,也讓雲雀嚇了一跳(不過看不出來!因為他是雲雀恭彌啊!),看著眼前的小兔子,睜著大大的眼,一臉錯愕,小小的嘴,微微張著,像似被什麼吸引著,雲雀不自覺地湊上去,將自己的嘴覆在小兔子的嘴上,輕咬著,舌頭也輕輕地舔著對方的唇,彷彿是中了魔法般,雲雀突然有種感覺…

好甜~好舒服~好想….再更深入點~

????

阿綱睜著眼,腦中一片空白,直到似乎有什麼要鑽進嘴巴時,才突然哇的一聲,從雲雀的身上跳下來,並倒退幾步,看著雲雀,然後就往門口衝,等到快衝到門口,又像突然想起什麼,轉了身對著雲雀說聲有事,要先走了,就像逃命似的衝了出去.

整個過程因為實在發生的太快了,雲雀就也只是愣在原地,看著懷中的小兔子消失,撫上自己的唇,雲雀閉上了眼.

「哈…哈….哈……..」不知跑了多久,阿綱才停了下來,喘氣著,看了四周,似乎是跑到了校舍後面的地方,由於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幾乎沒有半個人影,手撫上額頭本來是要擦汗,卻無意間碰觸到自己的嘴唇,想起剛剛雲雀對自己所做的事,兩頰的熱度突然升高,似乎快要燒了起來,阿綱蹲下來,雙手摀住了臉!

「那是…………..我的初吻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幾天,雲雀都沒有再用廣播傳喚阿綱到接應室去,這倒是讓阿綱鬆了口氣,老實說,那天的狀況,他還是很介意,畢竟是自己的初吻啊!居然是被一個男人給奪去了,而且居然還是…雲雀學長,,一想到這,整個臉又紅起來了!

「十代首領,你怎麼了嗎?」

「是啊!阿綱,你怎麼了?臉好紅呢!」

「阿!獄寺君,山本!我…我沒事啦!」阿綱抓抓頭,趕緊否認!

「真的嗎?阿綱,是不是不舒服?我帶你去保健室好了!」

「要去也是我帶十代首領去啦!你這個棒球笨蛋!!」獄寺忍不住又對山本吼道.

「阿!沒關係啦!真的!我沒事!」阿綱苦笑著趕緊安撫獄寺,不然等等搞不好獄寺又要拿出炸彈來了.

「真是夠吵的呢,哼!」

「雲雀!」意識到出現了其他的人,所有人都往發聲者看去.

哇~是雲雀學長,阿~~~怎麼辦!我還是不太敢面對他啊!

阿綱下意識地低下頭,盡量避免跟雲雀對上眼,這幾天其實也是盡量避免在校園內遇到雲雀,阿綱不知道雲雀是怎麼想的,也許一切只是學長一時興起,根本沒什麼,可是,對自己來說,初吻是很重要的!就算是蠢阿綱,也偷偷幻想過自己的初吻會是怎麼樣的…

在黃昏的公園裡,情投意合的兩人,面對面,害羞地把臉靠近…然後….

結果…結果…居然是在那種地方,那種狀態之下,阿阿阿~~~本來還希望是個很浪漫的情境啊!不過阿綱心裡很清楚一件事,真正讓他感到煩惱的,不是跟雲雀接吻的這件事,而是明知道對象是雲雀,心裡反而有一點點高興的這個事實.

這…這真是太奇怪了!我…我到底怎麼了啦!

阿綱一想到這,心裡忍不住哀嚎起來,他覺得如果不先搞清楚怎麼回事,他實在無法去面對雲雀學長啊,一想到這,阿綱的頭變得更低了.

小兔子…居然故意避開我!

雲雀一來就注意到阿綱的反應,很明顯,阿綱是在躲避自己沒錯!意識到這樣的情況,雲雀心中不滿的情緒變很大,這幾天他沒有再叫阿綱到接應室,也是因為自己在思考一些事情,而現在,他必須要確認一件事!只是,看到阿綱跟那些傢伙有說有笑(阿綱:我…我…我才沒有啊!毆),而且還漠視自己(阿綱:我…我才不敢!嗚~),頓時心情就非常不!

「哼!群聚的傢伙就該咬殺!」邊說邊亮出拐子!

「喔~要動手嗎?」獄寺亮出了炸藥!

「嗯~」山本斂了臉色.

咦~怎麼突然就要動手了~阿~不行~要阻止他們~

倏地,雲雀跑向獄寺,獄寺連忙丟出炸藥,轟的一聲!以為已經正中目標的時候,煙霧中,一道身影迅速地穿出.

「呃!」獄寺還沒看清來者,雲雀的臉已經近在眼前,反手,眼見拐子就要打上…

「阿!獄寺君!!」阿綱跑向前…

「嗚!」

只見阿綱摀著嘴角,倒在地上!

「十代首領!!」

「阿綱!!」

沒想到阿綱突然跑出來,硬生生地被拐子打倒在地,雲雀錯愕看著倒在地上的阿綱.

「十代首領!我馬上帶你去保健室!」

「阿~我沒事~不要緊的,獄寺君!」阿綱苦笑地安慰獄寺.

「啊!」只見雲雀突然走近,把阿綱扛在肩上,二話不說地馬上離開.

「你要把十代首領帶去哪?!啊!你抓著我幹麻?快放開!!」獄寺生氣地急忙想趕上前去,身後卻被山本拉住!

「先別去,我想雲雀他不會對阿綱怎麼樣的!他們倆之間好像有什麼….」山本若有所思地說著.

「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