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拆禮物?! 27突發生日文 (大小18x小27)

阿阿....真的是突發文阿!!!
沒想到會寫出這種東西阿....哈哈哈....
原因都是因為這張圖啦!!!

20071014-01_001-1.jpg

米拉太太幫我畫的27生日賀圖!!!
剛好選擇是大小雲雀對小阿綱!!!這真是讓我萌死的配對阿!!!!
而且兩個人還剛好都有提到要綁緞帶...哈哈哈
所以臨時起意要寫這樣的一篇短文喔!!!(結果被說一點都不短...汗)
重點是想寫大小雲雀遇到時的狀況....
抱持這樣的想法寫下去了......
寫起來很有趣...只是最後吃苦的還是小阿綱了...
應該說是...甜蜜的苦頭(?)哈哈....
我果然好愛這一對喔!!!!!

雲綱超讚!!!!

以下正文...


拆禮物?!    雲綱 (家庭教師同人)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話,澤田綱吉會立刻祈求神明顯靈,帶他脫離苦難,帶他脫離現下這種詭異到不行的狀態阿….

媽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阿剛在內心不断地哀嚎著…

只見沙發上,阿綱正襟危坐,緊繃著臉,眼神直盯著前方,絲毫不敢四處亂瞄,臉上不斷地冒出冷汗,手也緊抓著褲子,一股殺氣自他的右側散發出來,雲雀恭彌正瞇著他那漂亮的鳳眼,抿著嘴,手裡還把玩著一向不離身的雙拐,而同時,阿綱的左側卻也坐著一名男子,身著西裝,交叉著腿,一派氣定神,身段優雅地品嘗著紅茶.

仔細一看,可以發現,這名男子居然長得跟雲雀恭彌一模一樣,一樣是漂亮的丹鳳眼,髮瞳,唯一的差別只在於男子顯然年長許多,眉間也多了些許沉穩的氣息,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從十年後來到現在的雲雀恭彌.

現下,會是這種狀況的原因,那還得真從半個小時前說起,原本是一群人熱鬧地跑去阿綱家開生日會,慶祝阿綱跟里包恩的生日,結果藍波又開始玩起要暗殺里包恩的遊戲,當然按照慣例,藍波又是被狠狠地修理一頓,整個被打飛到牆上,只見藍波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哭著又把那十年火箭砲拿出來.

正當藍波正要按下發射鍵的時候,只見里包恩非常不客氣又再補踢藍波一腳,這一踢,其力道之狠,從藍波飛離的遠距就可以知道,而手上的火箭砲也就這麼跟著狠狠撞到牆上,結果沒想到卻剛剛好牽引到發射鍵,於是火箭砲就這麼直直地朝著落地窗發射出去….

碰!!!!!響亮的一聲!!!

一陣超大還帶著奇特顏色的煙霧就這麼突現,隨即又漸漸消逝,待整個煙霧都消退之後,所有人才發現,隱約有兩個身影出現在煙霧消去的地方….

「恭彌!!!」阿綱大喊,一整個非常震驚,是的,沒錯!其中一個正是並中的地下帝王兼風紀委員長,同時又是阿綱戀人的雲雀恭彌,本身非常厭惡群聚的他,本來是不會出現在今天的生日會上,但又不爽自家戀人老是跟那群人混在一起,因此特地跑來準備來把人打包帶走,結果就這麼正好出現在阿綱家的落地窗外,被十年火箭炮打中……

「恭彌,你怎麼來了?你沒事吧?!」正當阿綱還在一整個疑惑的時候,此時…

「喲喔!這不是令人懷念的年輕綱吉嗎?」一股就連雲雀本人都感到吃驚的熟悉聲音響起…只見還有一名男子拉起阿綱的手,禮貌性地在手背上親吻.

「咦咦咦!!!!」阿綱看向來人,睜大雙眼「恭…….恭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分鐘過去了,十年後的雲雀依舊沒有消失…

「大概又是火箭砲故障了吧!」穿著西裝的小嬰兒,輕描淡寫地解釋原因.

還不都是你的錯!你給我負責啦!阿綱忍不住……..在心裡偷偷罵!(汗)

然後,里包恩就很講〝義氣〞地說要吃山本爸爸的壽司,把大家都給帶走了,離開的時候,還能聽到獄寺喊著不能把十代目丟給這兩隻禽獸的吼叫聲,原本喧鬧翻天的客廳,頓時異常寂靜,三個人就這樣一直坐在沙發上,阿綱處在這種微妙的壓力之下,他覺得有種快被逼瘋的感覺.

「呃……恭…..恭彌?!」

「嗯?」同時「嗯?」

哇阿阿阿阿阿~~~~阿綱皺起臉,天啊!我到底該怎麼辦阿?

突然,一隻手撫摸著阿綱的頭髮,輕輕地擺弄著.

「十年前的綱吉真是瘦小,不過頭髮從以前就是這麼好摸呢.」懷念地口氣.

「再碰他,咬殺!」接著阿綱就整個被拉進雲雀的懷裡,雲雀非常不爽眼前人對著自己的綱吉動手動腳的,接著就拿起拐子警戒.

即使,眼前的這個人,是十年後的自己.

呃…..我說,恭彌,他是你自己阿,你要怎麼咬殺阿?!你把他殺了,那你的未來呢……阿綱還是忍不住地在心中吐槽.

「以前的我還真是年輕氣盛呢!」十年後的雲雀像似沒有受到對方的殺氣影響,輕鬆地說著,「不過,你覺得,你有可能贏得了我嗎?」邪笑…

「我,可是十年後的你啊!」

呃….總覺得十年後的恭彌變得好多話喔!而且還比較愛笑了呢!不過怎麼總覺得那個笑……….很……恐…….怖……...呢!!

「哼!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阿阿阿阿!!!你們…..你們…..都是自己人!不….不要打啦!」開玩笑,我今晚還要在房間睡覺勒,真打起來,整個房子不就遭殃了嗎?

「我…..我們做些有趣的事吧!阿哈哈………」Orz|||||||| 澤田綱吉,欲哭無淚….

「說的也是!本來,我也是跟綱吉在一起的.」十年後雲雀湊近阿綱,「正是要替你過生日~只有我們兩個人的生日…….」

「咦?!真…..真的嗎?十年後……….的我們……..」阿綱忍不住地臉紅.

「那是一定的,你想,我可能放走你嗎?」雲雀忍不住敲著自家戀人的腦袋,這個小笨蛋.

「是呀!」十年後雲雀依舊是微笑的,但不知怎麼著,阿綱卻發起冷顫…….
.
「我今年還打算給綱吉一份難忘的禮物呢!」說著,十年後雲雀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捆東西.

「咦?這是……………緞帶?!」

出現在阿綱眼前的,是一捆相當鮮豔的紅色緞帶.

「喔~沒想到十年後的我,有這種興趣啊?」雲雀看到緞帶,說出了耐人尋味的一句話.

「彼此彼此,我記得以前的自己也蠻喜歡的嘛!」

「啊?」這兩個人在說什麼阿???

「綱吉,知道緞帶都是拿來做什麼嗎?」十年後雲雀問著阿綱,呵呵,迷惑的小兔子,真是感覺很可口阿…..

「呃……緞帶…..不是都用來包禮物的嗎?」不然能拿來幹麻啊?

雲雀跟十年後的雲雀相視一眼,彷彿在傳遞著什麼訊息,很可惜的是,正在歪頭傷腦筋的阿綱,並沒有看到這一幕,這一瞬間,阿綱的超感直覺,似乎沒有發揮作用……….

「那要不要我們來教你緞帶其他的用法呢?」

雲雀說著,就抓著阿綱的頭朝向自己,對著阿綱的嘴狠狠的吻下去,阿綱還來不及驚呼,十年後的雲雀就湊上舔拭著阿綱的頸側跟鎖骨,兩個人牽制住阿綱的身體,不讓他掙扎.

「阿……………嗚!!!」阿綱怎麼樣也沒想到兩個人會突然前後夾攻,還這麼合作無間,明明….剛剛兩個人還劍拔弩張的阿!

強勢的接吻讓阿綱慢慢失去氣力,這種法式舌吻,明明就跟恭彌有過好幾次的經驗,可是阿綱還是學不會呼吸的方法,所以總是被吻到發昏,任人擺佈,意識游離中,他感覺衣服被掀起,一隻手在自己的身上四處點火,最後跑到自己的胸前,身上那敏感的突起,就這樣被人揉捏,另一邊也沒被倖免,濕潤的觸感接踵而來,彷彿是被人用嘴輕咬著…..

「嗯~~~~~嗯~~~~~啊~~~~」阿綱還是受不住的輕聲呻吟.

接著,他感覺到手被舉起,有東西纏繞於上…..

就在阿綱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的嘴才被釋放,阿綱大口大口地喘氣,意識慢慢恢復,等到一切視線逐漸清醒的時候……

「啊!!!!!」現在……這是什麼情況阿!!!!

只見阿綱上衣早已被脫去,褲頭也被鬆開,整個人背對坐在雲雀的腿上,腰部被雲雀緊箍住,自己的雙手,被緞帶纏繞著,從手部延伸下去,纏繞於頸部後再往下就著胸口的地方交叉,然後繞過腰部,最後在胸前被綁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鮮少曬的蒼白軀體作對比,大紅色的緞帶此時看起來異常地鮮紅,這對兩個始作俑者來說,真的是最美好的視覺享受,體內有股慾念在叫囂,而且比一開始更加強烈,不自覺地繼續在阿綱的身上種下點點的紅色記號…..

「你….你們在做什麼阿?」阿綱大吼,試圖要阻止這兩個人.

「綱吉,喜歡這個禮物嗎?」十年後雲雀抬起阿綱的下顎,舔食著.「小兔子,不管什麼時候都很好食阿….呵呵!!!」

「那還用說!哼!」斜眼瞪著,嘴倒也沒停下.雲雀雖然不是很願意跟別人分享小兔子,不過現下這種狀況,似乎也很不錯,怎麼說呢?感覺起來比以往更加煽情,更令人覺得食指大動…

「難得綱吉生日!當然要來點不同口味嘛!是吧!」還不同口味?!你真把我當食物嗎?

澤田綱吉,在他人生14歲生日的當天,第二度嚐到了欲哭無淚的滋味….

「好了!接下來就是拆禮物的時間了!」

進食時間……..開動!!

阿阿阿阿阿!!!為什麼明明是我生日,我卻是禮物給人拆啊!!!!(阿綱內心O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時…..

十年後的阿綱,正坐在自己首領臥室的沙發上,慢慢品嚐著巴吉爾泡的香純咖啡,味道非常的濃郁,咖啡香也整個四溢在房間中….

「嗯….時間過很久了!恭彌還是沒回來阿…..」阿綱苦笑,「敢情又是十年火箭砲故障了吧!嗯………..」

十年前的自己,你要好好保重喔!!阿綱在心裡默默地祈禱著……

啊!這咖啡真的是好好喝喔!等恭彌回來一定要他好好品嚐一下阿……..

看向窗外,

又是藍天白雲的好天氣呢!!!



番外

在兩人將阿綱帶到浴室處理過後,替他換上新的衣服,就直接把他抱回他的房間,讓他平穩地睡去,雲雀坐在阿綱的床邊,十年後的雲雀則是站在門旁,兩個人一同看著阿綱…

突然,雲雀從自己外套裡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打開後,只見一個樣式簡易的戒指擺放其中,雲雀什麼話也沒說,就拿起戒指,直接套在阿綱左手的無名指上


「喔~是的,那只戒指是在這麼時候送的呢!」十年後雲雀用著相當懷念的眼神看著戒指,「綱吉他………..」

「一直都很重視這枚戒指!」

「………………………….」

「無論何時,都戴著它…」

說著同時,十年後雲雀起歩走向睡著的阿綱,在阿綱的額頭落下一吻,「我一直以為不會有我在乎的人,沒想到………呵」像似說給自己聽的低語….,「生日……..」

突然,一陣煙霧…..

當煙霧再度散去,房裡只剩下雲雀跟熟睡的阿綱而已,「…………………哼……」雲雀起身,手輕輕地撫上阿綱的頭髮,

吻,落下…………

「生日快樂………綱吉……」

20071011完稿
20071014修稿

p.s.不過是說..米拉太太的圖好清純喔... 我寫的文怎麼風格這麼糟糕阿!!!orz||| 我要檢討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