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7生日誕...雲空同在活動企劃文其之一 誕生日 (雲綱)

從今天開始...到月底...
就會一直更新27生日相關賀文....

這個月...就直接叫27誕生企劃月吧!!!哈哈

第一篇是我參加活動的生日賀文...

活動企劃~~雲空同在 (活動主催者的專欄...)

有50題的活動...可以發文也可以發圖...

我剛好選了一個應景的題目...誕生日...這文寫起來還算快...而且有找人一起合作圖喔...到時會一起放上...

以下...正文開始...
「十代首領,生日快樂!這是我特地準備的禮物,請收下!」獄寺君,要我收下可以啦,可是能不能不用下跪呢?(汗)

「阿綱,生日快樂,今天我特地請老爸做很多好吃的壽司喔,多吃點吧!」阿….看起來超好吃的!口水都忍不住滴下來了!謝謝你,山本跟山本爸爸!

「多虧了我藍波大爺,阿綱才有這麼熱鬧的生日宴會啊!阿哈哈哈!嗚~~~~」里包恩,你不要動不動就教訓藍波啦!阿!!!藍波!你不要把鼻涕留在我身上阿!!!

「澤田!祝你極限地生日快樂!來拳擊社吧!」阿!京子的大哥!你怎麼還是不放棄啊!我絕對會拼死地拒絕你的!(汗)

「阿綱!生日快樂!恭喜你又長了一歲了!」阿~~~迪諾先生還是這麼熱情啊!不過!你抱的太緊了吧!快不能呼吸了啦!

「綱吉君,生日快樂!」京子!!還是這麼可愛呢!

「阿綱先生,生日快樂啊!」小春….你哪來的蛋糕cos服阿?!

「(*@&%︿@#$」謝謝你的祝福喔!一平!雖然我聽不懂!

「喔!你生日啊!要吃蛋糕嗎?不過我不是做給你吃的,這可是充滿愛的蛋糕阿!!里包恩~~(心)」媽呀!打死我也不吃你做的蛋糕!碧洋!那的是啥阿?!

「嗚阿!!」阿!!獄寺君!!你不要緊吧!

哇啊!!!!!!!誰踹我啊!

「蠢綱,你別忘了!今天這是幫我慶祝的生日會啊!」里包恩!我知道啦!雖然我們生日只差一天,不過好歹我也是壽星吧!!

10月13日,是的,今天是里包恩的生日,隔一天,10月14日則是阿綱的生日,一如往常,大家還是齊聚在阿綱家,幫里包恩還有阿綱開生日宴會,幾乎認識的朋友都齊聚一堂,好不熱鬧!如果是以前,這種景象應該不太可能在澤田家出現吧!往往都只是奈奈幫阿綱小小的慶祝一下而已,而如今…喧鬧聲取代了原本的冷清.

眼前看著不停打鬧著的眾人,耳邊聽著怎麼都不嫌吵的笑鬧聲,阿綱不禁會心地一笑,不過照理說,現在應該是要好好開心地玩著,只是阿綱怎麼樣都沒辦法忽略自己心中的那一點點的失落感!

是的!失落感!

有一個人,他沒有來!

那一個總是把討厭群聚跟咬殺掛在嘴上的人,沒有來!

雖然知道他願意來的機率很小,可是,難得是自己的生日,卻……….

阿綱微皺著眉頭,稍嘟囊著嘴,有些哀怨地看著落地窗外的月色.

大概是不想破壞歡樂的氣氛,阿綱趁著大夥沒注意,自己一個人走回二樓的房間,趴在床上,把自己的頭埋藏在手臂裡,閉上眼,想把這惱人的情緒拋開.

一隻手,伸向阿綱…

「阿綱…阿綱…」邊呼喊著邊溫柔地摸著阿綱的頭髮.

「迪諾先生?!」阿綱抬頭看向來者.

「怎麼一個人在這?你可是壽星呢!」迪諾邊說著邊坐在阿綱的身旁.

「嗯…………………」

「怎麼?心情不好啊?」

阿綱只是低著頭,沒有回應.

「是因為他沒有來嗎?」

「呃………..」抬眼,看著迪諾,對方只是掛著一味溫柔的笑容,等待著.

許久…

「我們…..吵架了!」

「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從里包恩宣布又要舉辦生日會以後(雖然阿綱的是順便!汗),阿綱一直都很期待生日的到來,除來一樣是跟大家一起熱鬧地度過以外,今年還很不一樣…

今年,多了一個他怎樣都想跟他一起度過生日的人…

這個人,還是他的戀人…

並盛中學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

所以在生日會的前幾天,阿綱獨自一人跑到了校園內的”禁區”~委員長專用的接應室的門前,準備敲門進去,手正要動作的時候,就聽到…

「進來吧!」

「打擾了!」阿綱開了門走進去,只見雲雀正坐在辦公桌前面,批閱著公文.

「雲雀學…….呃….恭…恭彌?!」接受到某人非常不滿意的眼神,阿綱趕緊換了稱呼,只不過,當呼喚著自己戀人的名字時,阿綱的雙頰還是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怎麼突然叫得這麼親熱?想到這,阿綱其實有點無奈,這是日前某人下達的強制規定,本來阿綱有點不習慣地想要拒絕,但礙於某人威脅…如果不改,他就每天在所有師生面前,用公主抱的抱法抱著他上下學…Orz,這不是丟死人了嗎?阿綱打死也不願意阿,所以也只好答應了,唉!

「過來坐.」雲雀見阿綱沒有行動,直接下達命令.

「咦!喔!」阿綱趕緊走了過去,本來直接走向一旁的長沙發,就感受到某人的不,乖乖地轉了方向,往辦公桌走去.

「恭彌!」輕聲呼喊著,接著整個人往雲雀身上坐下,雲雀則是很自然地一手環住阿綱的腰,將他整個人納入自己的懷裡,感受到懷裡人僵硬的身軀.

「還不習慣嘛?!」輕笑著.「明明比這害羞的事情都做過了!」

「啊!你胡說什麼啊!」阿綱一聽,連忙驚慌著捂住雲雀的嘴,就怕這張嘴還會再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是誰說風紀委員長很嚴肅,不茍言笑,整天板著臉的阿?阿綱絕對第一個跳出來反駁,眼前這個人根本就是亂沒正經的,自己以前還不熟所以不知道,現在熟了以後,才知道,這個人光靠他那張嘴,就可以讓自己整天臉紅退不了,完全拿他沒輒.(阿綱啊!那是只有你們兩個人的時候才會的啦!!汗)

雲雀就著目前兩人動作,邪笑著,冷不妨伸出舌頭,就往阿綱的手心一舔…

「啊啊啊!!」果不期然,聽見預料中的驚呼!「恭彌!!!」阿綱整個臉已經紅到就像蘋果熟透,要滴出汁來了!

「怎麼突然來了,有事?」雲雀看著自己的傑作,甚是滿意,才開口進入主題.

「嗯……………….恭彌,我生日要到了!」

「我知道.」邊聽邊繼續手邊的工作.

「剛好阿…里包恩生日是我的前一天,所以照以往,我們家會辦生日會,獄寺、山本還有其他人都會去,喔!還有迪諾先生也會來,很好玩喔!」笑著看著雲雀,「所以,我想…………….」

「拒絕!」毫不猶豫地拒絕.「我討厭群聚!」

「咦?!可……..可是,大家一起玩很好啊!」雖然知道機會渺茫,阿綱還是試著遊說雲雀.

「跟我一起不好?!嗯?」不,不爽的口氣.

「不…不是啊!我只是覺得生日熱鬧一點比較好嘛!」歪著頭苦笑.慘了!好像生氣了.

「不過是草食動物們的聚會!」不滿的情緒攀高,「今年,不准你去!」

「咦?怎麼這樣?」

「有意見?咬殺!」

「可是,那還是在我家辦的勒!我怎麼能不去!」又來了,又開始不講理了!

「不准!」

「……………….」皺眉,瞪著對方.

這小兔子是聽不懂嘛!居然還敢用這種無聲的反抗,雲雀不知怎麼地,心裡不爽的情緒到了極點,倏地,將阿綱壓制在桌上,一手將阿綱的兩手一起緊扣,另一手強制打開阿綱的口,用自己的嘴封住,舌頭直接闖了進去,直接纏繞住阿綱的舌頭,強迫阿綱跟著他動作著,感覺到身下人不斷地扭動、反抗,雲雀不自覺地加大身體的力道,企圖得到對方的屈服,直到…

!!!些微的血腥味自雙方交纏的部位散溢出,雲雀鬆脫對身下人的束縛,稍微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感受到來自自己嘴唇的點點刺痛,舔去唇上的血,正訝異對方居然敢咬自己的時候,卻看到…

阿綱的大眼蓄積著透明的液體,死咬著嘴巴,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看著自己.

「綱吉……」沒想到對方用著受盡委屈的臉看著自己,一時間,雲雀有些錯愕,伸出手,想觸摸對方,對方突然出手推開自己,整個人跳離桌子,就往大門跑去,

碰!的一聲,大門關上!

原先那熟悉的溫暖,也慢慢自自己的懷裡,一點一點地逝去….

雲雀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眼神直盯著大門,眉頭皺著死緊.

「恭彌這個笨蛋!」阿綱跑在走廊上,兩手還不斷地擦拭自眼角流出的液體.

接下來的幾天,阿綱像故意要避開似的不跟雲雀接觸,沒再到接應室去,兩個人沒有再說話,就這樣,迎接了生日會的到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你就這樣跟他冷戰到現在?!」迪諾聽了兩個人的情況,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冷戰?!嗯…….大概是吧!」苦笑!從來沒想過兩個人會冷戰吧!以往都是雲雀說什麼,阿綱只有聽話的份,本來還期待可以跟雲雀一起過生日的,畢竟這應是他們彼此一起過的第一次生日阿,沒想到自己搞砸了,想到這,阿綱小小的肩膀,垂得更低了…

「阿綱!」迪諾看著自己的可愛的小師弟這麼失落,伸出手將阿綱攬在懷裡,輕拍著他的背,「會沒事的,我想他也不好受吧!」

「嗯?!」阿綱有些好奇地看向迪諾,彷彿在思考著他剛剛說的話.

正當迪諾還打算繼續開導下去的時候….就聽到….

「誰讓你碰我的人?很有種嘛!」冷到不行的口氣,隱藏著極度地不.

「恭彌?!」阿綱不禁睜大眼,驚訝著看著來人.

雲雀正從窗戶跳進阿綱的房裡,手上還拿著慣用的拐子.

「喔~~~~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迪諾一臉戲謔地看著雲雀,故意用力把阿綱抱在懷裡,「其實你沒來也沒差,反正還有我們在,一樣可以幫阿綱過個難忘的生日阿!」

「咬殺!」雲雀瞇起眼,逼近兩人,拐子也就戰鬥位子準備著.

感受到突然的緊張氣氛,阿綱當下慌了起來,掙脫了迪諾的懷抱,趕忙跑到雲雀的面前,希望能阻止不必要的決鬥.「恭彌!」.

雲雀看著阿綱臉上滿是哀求的眼神,想著今天來的目的,放下拐子,一手往阿綱的腰部伸去,攬住,直接將人帶入懷裡,一腳踏上窗台,直接就往下跳,伴隨著阿綱的驚呼聲,就跳上機車,一路揚長而去.

「阿綱?你要去哪?」奈奈有些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就跟著別人跑了,其他人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沒事!沒事!阿綱只是去過生日了!」迪諾撐著臉靠在窗台,看著逐漸遠去的煙霧.

「那….既然阿綱不在,你就來當我新槍的槍靶好了!」里包恩微笑著看著自己以前的學生,將手上的槍上膛…

「咦?!!!!!哇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恭彌….我們要去哪啊?」從剛剛一下車,雲雀什麼也沒說,只是牽著阿綱一直往前走,阿綱目前只知道,是自己已經被帶到了學校,難道是要去接應室?不過雲雀沒有往那個方向,只是登上校舍的樓梯,一個勁兒往上走…

「哇阿~~~~~~」

推開門,視野遼闊…………一輪明月高掛在天上,幾顆星星閃亮地點綴其中,好不漂亮,阿綱一看到,頓時整個心情舒服了起來,原來兩人來到了一樣是委員長專用的頂樓天台,阿綱偶而也會跟著雲雀一起來,兩個人一起光明正大地翹課休息,但那都是在白天的時候,晚上來這裡,這還是第一次!

「好漂亮!」阿綱忍不住讚嘆起來,雖然辭句相當地普通,可是聽得出來讚美者那完全不嬌柔造作的口氣,那是一種最真實的讚美!

一雙手自阿綱的身後環住,將阿綱整個人帶入身後人的懷中,雲雀將頭窩在阿綱的頸側,呼吸著屬於阿綱的氣味,阿綱默默地將頭與對方靠在一起,一時間,兩人之間沒有言語…

「我常會到這裡看天空,在晴朗的時候,白天的天空很藍,夜晚的天空,就像現在看到的一樣,很美.」

阿綱依舊默默地聽著,他沒想到雲雀會突然跟他講這些,平常除非雲雀突然亂沒正經地戲弄他外,其實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幾乎都是阿綱說給雲雀聽,說著家裡或是學校的事情,偶而才會聽到雲雀回應個一、兩句,今天,這還是第一次呢!

「我本來打算是要帶你來看的…………….」

「嗯~~~恭彌?!」沒聽到接下來的話,阿綱呼喚著戀人的名字.

「在你生日的那天…….」

阿綱有點不敢相信剛剛聽到的話,稍微抬了頭,往上一看,看到雲雀白皙的兩頰上,似乎有些淡淡的粉色,當他想要轉身過去面對雲雀的時候,卻發現雲雀死緊地抱著他,不讓他有轉身的機會.

咦?是……………………….害羞了嗎?咦?咦?

……………………………………..雙方之間又是一陣靜默.

「恭彌?難不成你早就在計畫要怎麼幫我過生日了?」阿綱說出自己想了很久的結論.

沒聽到對方的答覆,倒是發現對方又加大抱著自己的力道.

「恭彌,對不起!」兩人之間,還是經常說話的那一方開了口,「我…真是笨!我不知道原來你早就在計畫幫我過生日了,我…我還想要求你做你不喜歡的事,還莫名其妙地跟你冷戰……….這幾天,我…………….嗚!」

上半身突然被往後轉,臉也被向上抬起,阿綱話還沒說完,嘴又被馬上封住,像以往一樣,頭被後方的手緊緊地固定住,嘴唇被啃咬著,舌頭又交纏在一起,只是動作比以前都還要激烈,「嗚~~啊~~嗯~~嗚~~」酥麻感自唇間傳遞至全身,阿綱只覺得這次似乎比以往都還要久,力量跟氧氣似乎也都要被抽光了一樣,身子開始癱軟,腳也開始不聽使喚地微微顫抖……….眼神跟著開始迷濛,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樣,兩頰的熱度開始升高,完全閉合不了的嘴角也流出曖昧的液體………

直到,對方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兩唇之間還牽引著一條令人遐想的銀絲.

「哈………哈……………」阿綱的身子受不住,整個往下跌,雲雀就著態勢讓兩個人都坐在地上,並讓阿綱整個窩在自己的懷裡,似乎還受到剛剛的影響,阿綱仍舊輕喘氣著.

「恭…恭彌,下……下次可…..以…….先….等我講完嗎?哈……..哈……」阿綱有些哀怨看著雲雀,雲雀什麼都很好,長的好看,有能力又很強,但霸道、專制了一點(只有一點??),還有每次都不讓人把話說完,直接將自己「咬殺」這點,實在讓阿綱很想抱怨…….Orz,阿綱有時忍不住懷疑,這會不會是雲雀將自己吃的死死的招數阿!

雲雀倒是很滿意地看著自己剛剛的傑作,現下他懷裡的小兔子看起來非常好食,剛剛為了掩飾自己的不適感,再加上他只想讓兩人尷尬的氣氛趕快結束,所以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喂!不是這樣用的啦!!),所以就直接將人咬殺封口了!

過程嘛!還是如往常一樣美味無比!

「恭彌!」好不容易調整好自己的呼吸,阿綱還打算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左手的無名指突然被套上了東西,「咦?這……..不是戒指嗎?」一只銀色素面,僅有簡單花紋點綴其上的戒指,正套在自己的手指上,雖然樣式簡單,但是感覺得出來價值不斐.

「生日禮物!」雲雀調整好懷中人的姿勢,依舊兩手緊緊地抱著,鼻間聞著髮香.

「給我的?」

「嗯!」

「哇阿………..好棒喔!我第一次收到這樣的禮物勒!」阿綱實在難掩自己內心的欣喜,開心著呼喊著.

「恭彌,謝謝你!」阿綱毫不吝嗇地送給雲雀一個大大的笑容,他真是太開心了,他沒想到雲雀居然為他準備了這麼多驚喜,在一開始還有期待想跟雲雀一起過生日的時候,他自己腦袋裡就設想了一些情況,只是目前的這些,他通通都沒想到過勒.

「還有一只!你幫我套上.」

「咦?」另一只一樣款式的戒指,出現在阿綱的眼前.

「快!」

「啊?喔!」阿綱趕忙拿起戒指,套在雲雀伸出的手指上.

一樣是,左手的無名指.

「這樣不就是對戒了!」阿綱看著兩人手上的戒指.

「這是情人們才會帶著的東西.」冷靜地說著口中的話,眼神不意外地接收到對方聽到「情人」兩個字時,雙頰馬上就染紅的景象,忍不住再加上幾句.「都已經是事實了,還會害羞阿!呵!」

「恭彌!」嘟著嘴,有些好氣地看著老是要捉弄自己的戀人.

「從現在起,每天都要戴著它!知道嗎?」一手從後面將阿綱推向自己.

「咦?哇啊!」重心不穩,阿綱整個人撲向雲雀,手還剛好環著雲雀的頸子.

「喔?!今天真主動呢!」雲雀心情現在非常地愉.

「啊?!才…不是…明明是……..嗚……」又來了!又不讓我說完!(淚)

雲雀邊吻著阿綱,另一手也開始動作,將阿綱的上衣拉起,直接摸上胸前的蓓蕾,又是揉,又是捏,不斷加大給予身上人的刺激,「嗯~~~~~阿~~~~」耳邊間斷不停地呻吟,加深了曖昧的氣氛,雲雀此時放過阿綱的小嘴,湊到阿綱的耳邊,一邊咬著,嘴吐露出接下來更讓阿綱震驚的話語…..

「你知道為什麼戒指要套在無名指上嗎?」

「阿~~~~~嗯~~~~~」這種在耳邊的私語,最容易讓阿綱承受不住,忍不地搖頭,想甩清意識.

「這代表著結婚!」

「咦!!!」一語驚醒夢中人,阿綱怎麼也沒想到,就在今晚,他就把自己賣了,他什麼也不知道啊!「什麼?!」

「所以我們算是夫妻!」雲雀開始自言自語,眼睛還是盯著對方看,看著對方臉上千變萬化的神情,內心實在非常享受這種時刻.

「夜深了,那就做夫妻才會做的事吧!」手立刻往阿綱身上摸去.

「啊!!!等……等….住….啊!不要亂摸啊!恭….恭彌!!!」


你這個色狼!!阿綱內心止不住地哀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雲雀抱著阿綱坐在校舍的天台上,阿綱身上各處佈滿著紫紅色的愛痕,整個人倚靠在雲雀身上喘氣,他好累,他小小的腦袋瓜裡想著,是不是因為之前幾天的冷戰,兩人幾乎沒有接觸,給雲雀一個藉口,把自己吃了好幾次,他覺得他的腰快斷了,很酸,他忍不住又皺起了眉.

「還疼?」雲雀微微地喘氣,他承認今晚是有點做過頭,不過只有一點點!(汗)

「綱吉…….」

「嗯………」

阿綱實在很難回應什麼,他現在只想要睡覺,他真的好累!好累!

「已經過午夜了,今天是14號吧!」回應他的依舊是模糊不清的低喃,看來懷中人已經無法清醒了……

雲雀拉起阿綱的左手,撫摸著無名指上的戒指,湊上,輕輕地在戒上留下一吻,

「Happy Birthday!!我的綱……………….」溫柔低語….

今夜,只剩祥和與寧靜,陪伴著兩人…..

2007100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