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兔子的心聲2 (兔虎)(R-18)

好吧!!

我只想說!!!!!!!!!!
原諒我的任性吧!!!!!!!
貓虎叔本我要拖到一月場出了!!!!!!!!!(艸

原因不想說了!!!
很想振作...可是最近真的很沒心情...........

cwt29我會出無料小說(1張A4左右)
請到時候來找我玩吧wwwwww

然後一早醒來...我就寫了這東西............
我到底在幹嘛?!



  虎徹張著嘴,卻早已吐不出呻吟。嘴邊滿是吞嚥不下的唾液,和點點沾染其上的精液。喉嚨有些像似發炎般地疼痛,想要喝水的欲念益發強烈,卻偏偏動彈不得,只能任由自己的情人不停地挺入自己的體內,身體跟著擺動。
  「呃啊……啊…夠……夠了……」虎徹用著沙啞的聲音發出哀鳴,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求饒幾次了,但巴納比卻始終置之不理,早知道今晚就不要讓對方為所欲為了。最近不知為何,巴納比的性致異常高昂,只要一做愛,他就彷彿是著了魔般地欲罷不能,即使虎徹不停地討饒,最終也只被做到昏厥過去。
  「大…大叔真…真的不……不行了啊……停…」
  「是嗎?」巴納比揮灑著汗液,綺麗的臉上露出一抹別有意味的微笑。「可是我看虎徹先生的這裡……」修長的手指掐捏著虎徹下身的鈴口,讓黏稠的精液飛濺而出。「還是很有朝氣啊!」感受著自己下身被溫熱的內壁包覆,不自覺地又漲大幾分,讓下身跟內壁更加緊貼。「還有這裡,也是死纏著我不放啊。你確定你真的不行?」
  「啊啊……居…居然變得更…更大了…哈啊…不……不要了啊啊啊……」腹部漲滿的感覺讓虎徹扭動腰身,卻只是讓體內的兇器更加深入。雙腿在半空中踢蹬,想把對方踢開,偏偏巴納比像早已預知般地緊扣虎徹的腳踝,把雙腿分地更開,拉扯他後身的穴口,讓自己動作能更加順暢。
  雙手……如果可以動的話,虎徹大概二話不說,就直接揮拳把巴納比擊倒吧!他後悔著為什麼今天要配合對方玩點不一樣的把戲,雙手被領帶緊縛在身後,結果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狽。
  「嗯啊……」突然,虎徹發出了一聲變調的嗓音。下一秒,他就露出無比驚慌的表情,因為他看到巴納比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
  「其實大叔心裡……」巴納比動了一下腰身,把剛抽出的下身,又狠狠插了進去。「比我還想要吧!」
  「我聽你在放嗚……嗚啊…嗯……」反駁的話,硬是被對方用嘴封了起來。虎徹皺著眉頭,只能讓對方在口中肆虐。兩舌在口腔裡糾纏,虎徹想要逃,巴納比卻總是立馬追了過來,死命地纏繞。不給自己喘息的機會,這一吻,幾乎要讓虎徹昏了過去。意識飄飄然地,連帶身體的掙扎也變得無力──
  巴納比見狀,將虎徹一把抱了起來,讓他跨坐在自己身上。藉由重力的幫助,讓自己更深入地頂進虎徹的體內。
  夾雜著歡愉跟痛苦的快感,漸漸主宰了虎徹的知覺跟身體。頭靠在巴納比的肩膀上,細微的喘息跟呻吟,全都在巴納比的耳邊縈繞。隨得身體被頂撞地愈加劇烈,呻吟也變得愈漸清晰。身體內部,不僅僅是緊覆著巴納比的下身,更適時地分泌體液,讓對方進出地更為順暢,這也讓對方發出了一聲又一聲滿足的鼻息。
  兩人韻律的節奏,配合地天衣無縫。隨著巴納比最後的衝刺,虎徹的下身也直挺挺著,前端分泌出更多濁白精液,直到高潮的那一刻來臨,兩人也隨之發出了滿足的呻吟──

  巴納比把虎徹壓在身下,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下身還在對方體內,沒有拔出。「虎徹先生的身體真棒,做再多次都不嫌膩。」碎吻輕輕落在虎徹臉上各處。
  「是…是嗎?哈啊……哈啊……」想到明天可能一整天都只能癱在床上,還要忍受來自腰部跟屁股那無窮的鈍痛,這些話,虎徹倒是聽起來一點都不覺得高興。身體黏稠的感覺令他難受,腹部脹滿的感覺,提醒著他等等清理上的麻煩。想要推開在身上的巴納比,卻想起雙手還綁在身後,虎徹無奈,用腳踢了踢對方的屁股,「喂,兔子,起來!順便把你那跟給我拔出來!身上黏呼呼的,大叔受不了了,要洗澡啦!」見對方沒動靜,他又踢了幾下。「快起來!」
  「大叔,你好吵。」許久,巴納比才一臉微慍地發出抱怨。他抽出下身,使得多到裝不下的精液順勢流出,可以想見兩人方才的激烈,今夜的放肆。
  「你還說!」虎徹清楚地感覺到對方精液從自己體內流出,想到今晚巴納比對自己的索求無度,一時間,他紅著臉,罵道:「你也太不知節制了!而且跟你說過幾次了,要戴套了再進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東西留在體內,清理起來很麻煩嗎?」
  「我以後都不戴套了。」巴納比看著自己從虎徹體內流出的精液,突然喃喃自語:「不夠,還不夠……」
  「啊?你說什麼?」虎徹忙著掙脫緊縛雙手的領帶,所以也沒聽清楚對方說啥。「兔子,快幫我解開,手被綁得好疼啊!哇啊啊啊──」突然,身體被人一把拉起,還被翻了個身,屁股也被高高抬起。因為無法用雙手支撐,虎徹先是一臉栽進床鋪,他勉強地側著臉,整個納悶,「你幹什麼?」
  巴納比兩手輕拂著虎徹的背部,順著身體的曲線,一路摸下去,直達腰身。「我今天不太戴套,以後也不戴套了。」兩手扣著虎徹的腰部,緩緩使力。
  「咦?!等…等等……」彷彿預知接下來的發展,虎徹掙扎起來。「你還要做?不…不行呀啊啊──我不要做了!我不要了啦!」
  「那怎麼行?」巴納比把自己那又再度挺立的下身,對準虎徹身後的穴口,準備捅進去。「我可是要一直做,一直把精液注射到你體內喔!讓你這裡……」他空出一隻手,摸到虎徹的下腹,搓揉著,「滿滿的,滿滿的都是我的東西,直到……」

  「讓你懷孕為止喔,虎徹先生!」

---------------------------------------

這兔子其實怪怪的?!對吧?!

不!應該是我的腦袋很怪.............(艸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