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我家的兔子很煩人  (兔虎)

就.....................

不務正業!!!!!!!!!!!(艸

貓虎叔本卡文了!!!!!!!!!
寫點其它的東西來轉換心情!!!!!!!!!!!

到底我12月場能不能出得出來呢?!

我只是想寫個很煩人又心機重的兔子.....
如果你有感覺得到...
那我就成功了!!!!!!!!!!(喂


  虎徹張開的眼睛,哀怨地發出悲鳴。
  可以的話,他真不想離開這可愛又溫暖的被窩啊!可是...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不離開是不行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要在這種睡得正香甜的時候啊?而且還是在自己做著美夢的時候哩!小楓那孩子居然對著自己英雄裝的模樣,興奮地又叫又跳!大大稱讚自己很帥氣啊啊啊──而且還完全忽視自己的另一位搭檔!然後當自己得意到不行,忍不住要對自己搭檔酸上幾句的時候……那股感覺就來了!

  ──可惡啊!早知道睡前就不要喝這麼多酒了!

  認命地嘆口氣,虎徹只得爬出被窩。奇怪?!怎麼身體這麼沉?居然動彈不得!他納悶著,然後注意到自己胸前的棉被,居然有個不正常的隆起?!暗道不好,同時把被子掀開──
  「啊?!兔子!你什麼時候爬上我的床?」虎徹非常不滿地吼著!看著眼前那顆金黃色,帶著捲翹髮尾的頭顱,早知道昨晚就不要心軟了!讓這隻抱人魔兔子進自己的家門來。

  最近的巴納比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非常愛抱人!當然,是只針對虎徹!工作時,暇時,體能訓練時……無時無刻,他都會找時間,像隻章魚地纏抱虎徹。如果虎徹乖乖給他抱就沒事,但是一旦虎徹想要抗拒,巴納比就會乖乖放手,然後露出極度落寞的表情盯著對方,彷彿自己是個受害者,讓虎徹最終敵不過內心的譴責,老實地張開雙手,再被對方抱個死緊。
  虎徹不只一次捫心自問,到底自己的教育(?),是哪裡出了問題?再不想個辦法,自己難道真要被對方吃得死死的?偏偏所有的抵抗,總是在對方強大的眼神攻勢下,瞬間擊潰瓦解。本來還會覺得會對自己撒嬌的巴納比很可愛……
  現在,虎徹卻突然懷念起以前那位老對自己冷淡,還不時嘴巴酸上幾句的高傲兔子了──

  「嗯……」不理會虎徹的抱怨,窩在對方胸膛上的巴納比只是發出一聲熟睡的鼻息。
  「喂!兔子,你起來啦!」虎徹只得拍拍那顆金黃色的腦袋,試圖喚醒對方,想辦法解決自己的當務之急。「大叔想要上廁所啦!喂!」
  巴納比還是無動於衷。
  「你這臭小子,給我起來!大叔快要忍不住了啦!快點!」加大了手勁,虎徹死命地要把趴在自己身上的巨大兔子給拉起來。「奇怪?平常也沒看你吃什麼?怎麼這麼沉啊?嘿咻!」
  「那是…因為大叔你太瘦了……」隱約地響起巴納比含糊的聲音,「你…的腰…根本沒多少肉……」邊說還邊收緊了自己圈在虎徹腰身的手。
  「嘖!你根本就醒了!少給我裝!」虎徹直接一個暴戾賞在巴納比的頭上。然後看到巴納比有些渙散又夾帶著不滿的眼神。「大叔要上廁所啦,所以你起來好嗎?」這下換成虎徹放柔聲音,開始哄著眼前這位似乎開始要鬧脾氣的大兔子。

  ──為什麼外面的小姐們會喜歡這個老是會裝模作樣的兔子啊?!唉!

  「那…一起去。」半响,巴納比這才乖乖地起了身。
  「诶?!」虎徹又苦起臉。
  倘若巴納比也想上廁所的話,兩個人一起去當然是沒什麼問題。偏偏,巴納比卻還是死活不打算放開抱在虎徹身上的手,兩個人就這麼拉拉扯扯地走到廁所去。
  「兔子,你這樣我怎麼上廁所?」看著面前的馬桶,虎徹卻只能忍下尿意,對著身後抱著自己,頭還窩在自己頸側的巴納比發出抱怨。要是再不把身上這隻大兔子攆走,那自己上廁所的模樣,不都被看光光了嗎?都幾歲的人了,這像話嗎?
  「有什麼關係,大叔身上哪兒我沒看過。」因為把臉整個埋入虎徹的頸窩,所以巴納比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你還敢說!那次明明就是你突然擠過來,硬要跟我一起洗的!那淋浴間就那麼小間,兩個大男人還擠在一起,難受死了!」想到那次的洗澡事件,虎徹整個人就火了!隨便搪塞個理由,巴納比就擠進了自己的淋浴間;還用上一堆莫名其妙的理由,藉故要幫忙洗澡,把自己從頭到腳全身摸透透了。中間只要試圖阻止,巴納比就露出那種受傷的神情,搞得自己像個壞人,只能趕忙道歉,最後讓對方對自己為所欲為。「不管啦!這次我絕對不會妥協,你給我出去!」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虎徹連語氣都變得嚴肅。「不然等等,我絕對不讓你再上我的床!」
  巴納比沉默了一會兒,這才默默地抬起頭,乖乖地走了出去,還把廁所的門帶上。
  虎徹長長地嘆了口氣,趕緊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
  直到洗完了手,虎徹轉身,扭開了門把,準備開門,這才留意到從剛才到現在,巴納比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看著門板,開始有些猶豫。
  門外,似乎靜悄悄的。
  有的時候,沒有聲音比有聲音,還要令人覺得可怕……
  「兔子?!」虎徹探出頭,尋找著巴納比的身影。一下子就發現腳邊,靠著牆,把自己縮成一團的巴納比。他整個頭窩在自己的雙臂間,像似個被丟棄在路旁的可憐孩童。
  「兔子……」虎徹又想嘆氣了。
  巴納比聞聲抬起了頭。他那雙漂亮的翡翠色眼睛,此時染上一層薄薄的霧氣,還帶著無辜的眼神。「虎徹先生……」
  
  ──兔子,你外頭那些迷們,會哭泣的啊!

  雖然心裡忍不住吐槽,不過虎徹還是第一時間摸摸巴納比的頭,搓揉著對方柔軟的金髮,「好啦!對不起嘛!剛剛是我太兇了!你就原諒大叔嘛!」像似在安撫小孩,虎徹放輕嗓音,「剛剛大叔尿急嘛,我不是真的要兇你的。」
  「那還可以抱著你睡嗎?」
  「呃啊……可以,可以。」被如此折騰,虎徹也想趕快結束一切,回床上睡覺;被對方抱著睡,反正也不是頭一遭,想想也由著他好了。不過話才剛說完,身體卻突然被人騰空抱起。「喂?兔子?!」等到虎徹搞清楚怎麼回事,才發現自己已被對方抱了起來,還是公主抱的方式。「你這是幹嘛?」
  「回去睡覺。」
  「那你幹嘛抱我,我自己可以走啦!」虎徹又想要掙扎。
  「這樣比較快。」
  「咦?喂!」
  虎徹還沒脫口繼續抱怨,兩人已回到床上,巴納比已經調整好姿勢,抱著虎徹,準備入睡。
  「你也太快了。而且你不覺得,你太喜歡抱著我睡了嗎?跟一個大叔這樣抱著睡覺有什麼好啊?」虎徹瞪著已經窩進自己懷裡的巴納比。
  「每天…我都在努力維持大眾喜歡的完美形象。那真的是很辛苦。」巴納比聲音聽起來,顯得很疲累。「但只有在虎徹先生面前,我才可以放鬆自己。所以我……你能了解嗎?虎徹先生。」
  「兔子……」虎徹歪頭想了想,也不得不認同對方的理由。他輕拍對方的背部,試著緩和對方的情緒。「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就乖乖地趕快睡覺吧!大叔也很睏了。」
  「虎徹先生真的很溫暖。」
  「那是你體溫太低了啦,哈哈。」
  想想也只是抱在一起睡覺,虎徹也由著對方了。眼睛一閉,沒多久,他就沉入夢鄉。
  巴納比突然張開雙眼。沒有方才無辜、示弱的模樣,眼神裡透露著算計的精光。他伸展著肢體,重新調整好兩個人的姿勢,把虎徹整個人抱在懷裡。看著虎徹呆愣的睡臉,指尖摩擦著對方微開的嘴唇,隨即張嘴封住。在不弄醒虎徹的限度下,他儘可能交纏著對方的舌頭,恣意品嚐著對方口裡的津液。直到虎徹發出一聲無意識的呻吟,巴納比才鬆口。
  「你真的太沒防備了,大叔。」看著往自己懷裡縮的虎徹,巴納比只是輕笑:「還是個濫好人啊!所以不把你看牢是不行的。」

  「下一步,你要怎麼接招呢?虎徹先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喔喔!!!

那你有沒有覺得兔子很煩呢XDD
這樣我就成功了(喂

兔虎在我心裡...一直都這樣的感覺
啊!!不是說兔子很煩喔!!!!
只是很喜歡看虎叔拿兔子沒有辦法的模樣啊XDDDD

謝謝你的感想喔!!!

我觉得这个好萌…感觉兔虎这样发展比较无违和……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