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告白?! 二版 (兔虎)

同樣一篇...

但是後面改寫了!!!!!!!
朋友推薦了不要講明,兩人很尷尬的模樣......
腦海裡想著覺得有趣...

不過我寫得卻很不順(艸...

就這樣吧!

接下來趕兔子生日文...本來沒想寫的(喂
想說不要這麼壞心...
他生日...還是請他吃頓老虎肉好了!!!!!!!!!!!!!!!!!!!!!(喂喂喂

  「呐~兔子。」虎徹趴在辦公桌上,將下巴擱在自己交疊的雙手上,一付懶洋洋的口吻。
  「什麼事?」巴納比沒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手指持續在鍵盤上敲打。「另外,我叫做巴納比,不叫兔子。」
  「你喜歡哪一型的啊?」
  「嗯?」
  「喜歡的類型啦!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啊?」虎徹看著巴納比,不過對方的視線依舊專注在筆電的螢幕上。
  「大叔,你問這個幹嗎?」
  「沒啦!就好奇嘛!」
  「請你不要像八卦雜誌的記者一樣,探究別人隱私。另外,請你趕快工作,不要一直打混。」巴納比的語氣依舊冷淡,沒有起伏。
  「才沒有偷懶勒!這叫做關心同事,好嗎?」虎徹撇撇嘴,心裡直呼這年輕的後輩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這很重要嗎?」
  「也不是重不重要啦,但就是好奇嘛!」感覺到對方態度有軟化的跡象,虎徹趕緊搭話解釋。「大叔想說,兔子你長得帥,本身條件很好,沒女朋友很可惜啊!問問你喜歡的類型,找機會幫你物色嘛!說啦說啦!」
  「我不需要大叔這麼多管事,謝謝!」巴納比斜眼看著虎徹。
  「這才不是多管事呢!你不要這麼瞧不起大叔我喔!」受不了對方帶刺的語調,虎徹激動地站起身,「我可是為你好,哼!」他生氣地鼓起臉頰。
  巴納比看了虎徹一會兒,停下手邊的工作。有那麼一瞬間,臉上露出微微困擾的神色。
  「我有喜歡的人了。」
  「誰管你有沒有喜歡的…咦咦咦?!」對方突然的坦白,讓虎徹頓時腦袋有炸開的感覺。他誇張地瞪大眼睛,發出驚呼:「你有喜歡的人了啊?」
  「是的。」
  「嗯~~那對方知道嗎?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你告白了嗎?」虎徹帶著三姑六婆的口吻,開始問個不停。甚至伸長著上半身,越過擺放在兩人間的桌子,靠近巴納比,一付興趣津津的模樣。
  「因為對方太遲鈍了。所以我還沒找到機會說。」
  「呃啊!那真可惜!不過對方是怎樣的人?長得怎樣?兔子,你快說!」
  「那個人……」
  「嗯嗯~」
  「比我年長。」
  「喔?看不出來兔子你喜歡年紀大的勒!」
  「那個人既笨拙又莽撞,常常做事不經大腦。」
  「诶?!你喜歡這種的?」虎徹一臉半信半疑。
  「不過那個人一直很有自己的堅持,尤其是對於自己的工作,總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
  虎徹歪著頭思考,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心裡其實對巴納比的話,感到很意外,沒想到對方心儀的對象是這樣的人。
  「那個人,大叔你也認識。」
  「咦咦咦?!我認識嗎?」又是一顆震撼彈在虎徹腦裡炸開。「到底是誰啊?兔子!她長得怎樣?」
  「肩窄腰長腿,」巴納比轉頭盯著虎徹,「個頭跟我差不多。」
  「哈啊?這誰?」虎徹嘴張著大大的,還是一整個困惑。「你確定我認識?我們身邊有這樣的人嗎?」腦海裡閃過幾個熟悉的女性臉孔,但就是不覺得有誰符合巴納比所形容的模樣。
  「那個人一頭頭髮,有著小麥色的肌膚。」看著虎徹越加疑惑的神情,巴納比繼續說下去。「總是戴著一頂狩獵帽,穿著西裝背心跟牛津鞋。」
  「兔子,我怎麼越聽越不明白啊?」
  「那個人還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徵……」巴納比似乎欲言又止。
  「什麼?什麼特徵?」
  「……『他』的下巴……」未盡的話語懸在嘴邊,巴納比默默地皺緊眉頭,語氣顯地猶豫。
  「兔子,到底是什麼?」虎徹猴急地問道。對方這樣要說不說的,真是叫他心癢難耐。
  「沒什麼,不說了。」
  「诶?!有沒有搞錯!你不要吊人胃口啊!」
  「大叔你還是快點工作,別摸魚。你忘了羅伊斯先生剛剛的警告嗎?」耳邊聽著虎徹不滿的抗議,巴納比恢復了先前冷漠的語調。「你今天要是沒有交出那些損害報告書,他絕對會加你N倍的文書工作。」
  「那些等等再說!現在我比較在意的是小兔子你心儀的對象到底是誰啊?」虎徹一付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氣勢。區區的報告書算什麼啊!比起來,兔子喜歡的人是誰,這顯得有趣而且重要多了!
  「我不叫兔子,我叫巴納比。」
  「說啦說啦!兔子!說啦說啦說啦!」虎徹整個人趴在間隔在兩人座位中間的桌子上,修長的雙腿還有意無意地懸空踢蹬,十足耍孩童模樣,實在叫人難以相信他會是平日助人無數的熱血英雄。
  不過巴納比畢竟是巴納比,全然不受影響,繼續專注於敲打鍵盤。「沒什麼好說的。而且大叔令人佩服的只有體力,至於你那很少思考的腦袋,我想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比較好。」
  「什麼話!兔子真是小氣!」虎徹鼓起腮幫子,表示抗議。見對方絲毫沒有動搖,悻悻然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他那琥珀色的雙眼,又瞪了自己搭檔好一會兒,才又轉回看向自己面前已經變的筆電螢幕。因為是鏡面螢幕,所以當螢幕整個變的時候,螢幕就會像一面鏡子,清楚地反射出自己的身影。
  虎徹看著自己的樣子──
  闊的肩膀,呈現倒三角,向腰部延伸的身線。經常穿在身上的西裝背心,和眼角所及,放置在一旁,儼然是自己註冊商標的狩獵帽。還有那顯眼貓鬍的下巴……
  方才巴納比的話,猶言在耳。

  ──兔子喜歡的人…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間,虎徹發出相當驚人的叫聲。
  「大叔,你幹什麼?叫這麼大聲?」巴納比的語氣相當不滿,順手刪掉剛剛打錯的地方(他絕對不會承認這都是因為剛剛被虎徹嚇到,所以才打錯的)。又聽到虎徹哼哼啊啊了幾聲,不耐煩地瞪著對方。
  「呃…啊啊……」只見虎徹張著嘴,看向巴納比,臉上盡是受到驚嚇的表情。密色的雙頰,不知怎麼了?竟染上再明顯不過的豔紅!
  「大叔?」巴納比納悶地向對方伸出手。臉變得這麼紅,是突然發燒了嗎?
  「呃啊啊啊啊──」就在巴納比的手即將觸碰到虎徹時,虎徹卻像似受到更大的驚嚇,突然又帶著驚呼,整個人從座椅上跳了起來。
  巴納比的手,尷尬地停在半空中──
  「大…虎徹先生?」
  「啊…呃…兔…兔子……我…呃……這…這個……」虎徹結巴的情況更嚴重了。巴納比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產生錯覺?為什麼他覺得虎徹的臉,似乎變得更紅潤了?
  「怎麼了?」
  「兔子…你…那…喜…喜……」
  「嗯?你到底要說什麼?」巴納比暗自努力穩定著自己的語調,試圖忽略剛剛被對方拒絕觸碰的挫敗感。
  「呃啊…這個……我……」想問的話,卡在喉嚨裡,說不出口。對於巴納比喜歡的對象,虎徹腦海裡出現了一個身影,但是卻讓他一時間,大腦整個空白。
  「真不曉得你在幹嘛?」巴納比微皺著眉,看著驚慌失措的虎徹,默默地嘆了口氣,轉頭準備繼續方才中斷的工作。翡翠色的眼珠看向了已經是一片漆的鏡面螢幕,上面清楚映照出自己的模樣,腦海裡瞬間閃過一個想法──
  
  ──不…不會吧?!

  「大叔!你……」巴納比倏地抬起頭,失措地看向虎徹。嫩白的皮膚,也透出了淡淡的紅暈。
  「咦咦咦?!大…大叔我……」虎徹變得更加慌亂,結巴的情況也更嚴重。
  「你…呃……」
  「我……嗚……」
  一時間,兩人的氣氛顯得異常微妙……兩個人都張著嘴,卻沒有一個人知道要怎麼把話說下去,只能尷尬地看著對方。而唯一能確定的只有,彼此臉頰的熱度,都還在持續升高中。
  「大叔…我…我……好熱!」最後虎徹沒頭沒腦地丟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拿起狩獵帽,用力地煽起風,甚至把自己的臉藏入帽子裡。巴納比則順勢用單手摀住臉,強迫自己轉過頭去。只可惜,依舊遮掩不了整個變得紅潤的臉色。
  
  ──怎麼辦?小…小兔子喜歡的人是…是……

  ──早…早知道就不要說了。平常不是都一向很遲鈍的嗎?怎麼今天就……


  ──明天起,要怎麼面對兔子(虎徹先生)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