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永遠に ヒーロー  (鏑木夫婦)

趕在最終回的更新...
不是病兔!!
只是我很想寫鏑木夫婦啊!!!
算是24回的有感而發.....
不過一樣是拖了很久.....

下一篇會回去寫病兔那篇的XDDD

另外最近在思考10/16 TBonly 要出什麼?!
預定的長篇應該是會丟到年底發了吧...
所以昨天想了想...
乾脆多寫幾篇貓虎叔 弄出一本突發本好了(噴
這樣好嗎?
印量不會很多吧...想弄個copy本就好..........

真不知道大家的意見是什麼呢?



  「虎徹。」

  ──啊……是誰?嗯…好吵啊……

  「虎徹,快起來。」

  ──不…不要吵我啦!讓我睡,我好睏……

  「你不要在睡了。醒來吧,虎徹。」

  虎徹發出微弱般地呻吟,試圖張開眼睛。睫毛眨呀眨地,視線也逐漸清明──
  一片白──
  是的,虎徹的眼前是一片白,一片彷彿向遠方天際延伸的白色,沒有盡頭。

  ──這是什麼地方?

  虎徹心裡,盡是滿滿的疑問;連原來不停侵食自己意識的惱人睡意,也頓時消失無蹤。
  「你在發什麼呆啊?」一聲清脆的女聲,自他身後響起。
  虎徹頓時瞪大雙眼。這道聲音,自己不可能認不出來,他太熟悉了。他不可思議地轉身看去:眼前人秀麗的五官,飄逸的長髮,勻稱的身型,還有那自己始終忘懷不了的笑容……
「友…友惠?!」虎徹聽到自己的聲音顫抖著。下一秒,他就誇張地死命捏著自己的臉皮。「我…我是在作夢嗎?啊!好痛!好痛!」
  回應的是,令虎徹懷念不已的清脆笑聲。
  「你還是老樣子呢。」應是虎徹的亡妻─友惠─輕笑著,抓下對方的手,在其臉頰上輕撫。
  「友惠……」倒是虎徹露出少見的悲傷神情,將手貼伏在友惠的手上,兩手交疊,讓自己感覺著那熟悉的觸感。已經有幾年了?五年?六年?虎徹想起,每每夜深人靜,自己難忍寂寞之時,總是抱著那裝有自己一家三口的老式相框,不是看到難以入眠,就是隱隱啜泣──他確實非常想念自己的亡妻,只是自己要堅守自己對她的承諾,所以一直隻身努力著。
  「虎徹,你在『這裡』做什麼?『現在』還不是你該來的時候。」
  「這裡是…?」
  
  ──這裡是哪裡?不過既然能遇到友惠,就表示我已經……算了,都無所謂了吧……

  「那個……友惠,」虎徹沉下臉。「抱歉!我無法遵守約定了。」他對著友惠露出虧欠的神色。「我無法再繼續當英雄了。」
  「嗯?」友惠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意。如同她生前總是包容虎徹,體諒虎徹,她沒有一句責備,只是問:「為什麼?」
  「因…因為我…」虎徹先是吸了一大口氣,試圖先穩定好情緒,然後開始坦白。「我的能力消退了,現在發動能力的話,連4分鐘撐不了。」聲音聽起來,是人前鮮少表露出來的無奈與落寞。
  然後,虎徹低下頭,等待著對方的責備──畢竟自己對她失約了。
  卻只有沉默包圍著兩人──

  ──為什麼不說話?說什麼也好吧!要罵我也行啊!生氣了嗎?
  ──我果然又讓她失望了吧……

  正當虎徹按耐不住,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友惠輕柔的嗓音,此時緩緩響起。
  「虎徹,你覺得英雄是什麼?」
  「咦?!」預想不到的問題,讓虎徹頓時一頭霧水。
  「英雄,是什麼?」友惠又問了一次。
  「那當然是…」雖然心中滿是疑惑,虎徹還是開口回答,「保護市民,守護大家的人。」明明是老生常談,但這卻也是虎徹始終貫徹如一的信念與堅持。
  「所以囉,你還是可以繼續當英雄啊!」友惠輕笑。
  「就跟你說了,我已經不能……」
  「只要有人需要你,你就還可以當英雄的!」明明友惠就在虎徹眼前,但她的聲音卻聽起來,像似環繞在整個白色的空間之中,忽遠忽近。
  「呃?!」
  「即使只有一個人,當他需要你陪伴在他的身邊,或是需要你給他支持,這樣你就是那個人的英雄,不是嗎?」
  「友惠……」
  「虎徹,」友惠牽起了對方的手,「你仔細想想,難道你身邊,沒有這樣的人嗎?」
  一瞬間,虎徹的腦海裡出現了很多人的身影,然後他想到了──「小楓!」他大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們的女兒。是呀,我還是可以當小楓的英雄!雖然她一定會說爸爸很遜什麼之類的,可是我還是想要守護我們的女兒!想要看著她長大!」
  「還有呢?」友惠點點頭。
  「還有……」虎徹順著友惠的話,繼續想著,「啊!還有他!友惠,真想把他介紹給你認識!」
  「嗯?」
  「我的搭檔。一個年輕小伙子,很害也很有衝勁,已經是英雄王了。不過他總是一付很跩的模樣,老對我說教,明明我比他資深勒!不過這小子也有可愛的地方喔,他還說過為了要做炒飯給我吃,自己一個人一直在練習呢!你說是不是很好笑!還有啊,他第一次叫我虎徹先生的時候,我高興到好想喝酒啊!可是他身上發生過很多不好的事,讓人覺得他總是在逞強,總叫人放心不下。」明明說地興高采烈,虎徹的眼角卻開始流下眼淚,一滴接著一滴,在他臉頰上留下清楚的痕跡。「所以我曾經想過,要待在他的身邊,一直做他的搭檔啊……嗚……為什麼我哭個不停呢?友惠……」
  「虎徹,你知道嗎?」友惠輕輕擦拭著虎徹臉上的眼淚。「其實他們都很需要你喔,他們都很想要你的陪伴,他們需要你成為他們的英雄啊。」
  「可…是……已經沒辦法了……友惠,因為我已經……」
  「怎麼會呢?虎徹。」
  「友惠?」
  「我不是說了嗎?」友惠將雙手放在虎徹的胸口,「『現在』還不是你該來這裡的時候喔!」語畢,她輕輕地推了虎徹一把。然後突然似乎有股拉力,順勢將虎徹往後拉去。
  「咦?!友…友惠!這…這是怎麼回事?」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虎徹慌了手腳,他朝著友惠的方向伸出了手。
  「你必須回去,去陪著我們的女兒,還有你的那位搭檔先生。」友惠僅是朝虎徹揮了揮手。「我們的約定還是沒有打破喔!去成為他們的英雄吧!」
  「可…可是,等…等等,友惠!我們不是才剛……」那股無形的力量,持續把虎徹往後拉,直到友惠的身影越變越小,直到消逝──
  只剩下友惠的聲音傳遞過來:「我們會再相見的,虎徹。所以,在那之前,請你繼續當英雄吧──」
  「友惠──」


  虎徹發出微弱般地呻吟,試圖張開眼睛。睫毛眨呀眨地,視線也逐漸清明──
  兩張是自己很熟悉,總是讓自己牽掛不已的臉,出現在視野裡。
  「爸爸!」
  「虎徹先生!」

  ──友惠,我還是可以繼續當英雄的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居然被感动了啊混蛋!!TVT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3 | 2017/04 | 05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