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如果大叔有了新能力 2 (兔虎)

嗯...應該是這個月(這個禮拜)最後一次更文了!!

就22回的預告...
害我突然又寫了預計之外的東西...(艸
依舊是半獸化虎叔的後續!!!
寫到後面的時候...
我只有一個感想...

這兩個笨蛋是誰啊!!!!!!!!!!!!!!!!!(喂

結尾的部分掙扎很久...
為什麼會寫到水啊...
我本來是不想寫水的...唉...

有點半吊子的水文...將就一下啦!!! 南部因為颱風下了很多雨水呢(這不相關!!









  「嗯?」巴納比突然一臉興趣津津,盯著虎徹直瞧。正確來說,是盯著虎徹的腳底板不放。
  「兔子,你看什麼?」突然被對方緊盯,虎徹一整個覺得不舒坦。畢竟,以往常的經驗來說,只要被這隻肉食性兔子盯上,準沒好事。今天一整天都很悠哉,沒有任何需要出動的犯罪發生,虎徹結束了一整天的事務工作後,接受了巴納比的邀約,來到他的住處。如同在自家一樣,在對方家洗過澡後,虎徹只穿著一件底褲,光裸著上身跟修長的雙腿,隨性地坐在巴納比家裡大廳的階梯上,閱讀著順手從公司帶回來的雜誌。
  「以前沒特別注意過,今天才發現,」巴納比彎下身,朝著虎徹的腳底板靠近。「大叔的腳底上有顆痣啊。」
  「哈啊?那也沒什麼吧!哪個人沒有痣啊?或多或少都有吧!」虎徹不以為意地回答,眼睛又瞄回剛剛看到一半的雜誌內文。間隔不到半分鐘,他突然發出驚呼:「哇啊!」當下把自己的腳縮回來,「你幹什麼?!」
  反倒是巴納比一臉沒什麼的樣子,語氣平淡地回應:「摸你的腳底。」
  「幹什麼摸我的腳底?」虎徹顯然很不滿意對方的回答。
  「我只是想摸摸看你的痣嘛。」
  「有什麼好摸的!不准摸!」
  「沒什麼大不了的吧!為什麼不讓我摸?」
  「就是不准你摸!」虎徹鼓起腮幫子,一臉抗拒。
  「知道了。」巴納比和虎徹對看一會兒,像似放棄般地起了身。
  虎徹輕哼一聲,又拿起雜誌看了起來。又是不到半分鐘的時間,他突然放下雜誌,像貓一般地一臉警戒低吼:「就跟你說不準摸!」瞇起雙眼,盯著巴納比那隻偷偷伸過來的手。
  「居然被發現了。」巴納比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失望臉色,默默地把手收回去。「大叔你是當貓當久了,連警戒心都跟貓一樣了嗎?」
  「我是老虎!」虎徹用力撇頭,表示抗議。
  「還不都一樣。老虎是大型的貓科動物啊。」
  「不一樣!我是老虎!哼!」虎徹又把雜誌拿起來,遮著臉,硬是不看對方。
  「你是小孩嗎?」巴納比挑了挑眉,看著對方拿來遮臉的雜誌,嘴角翹了起來。
  虎徹拿著雜誌,雖然放在眼前,但是心思全然不在上面。他得提防那隻有很有心機的兔子,他不讓對方碰他的腳底,是有原因的。不過顯然對方對他腳底上的痣失去興趣,這次過了很一陣子,巴納比都沒有任何動作。估計對方是放棄了吧,他又把注意力轉回雜誌內頁,看起文章篇幅旁邊的廣告──
  
  
  「哇啊啊啊──」虎徹有如驚弓之鳥,突然尖叫。這次他把雜誌甩到一邊,幾乎要跳了起來。他抓起有痣的那隻腳,問道:「兔子,你……做什麼?」
  「舔你腳底的痣。」巴納比臉上又掛起他的招牌笑容,一臉不覺得有哪裡不對的表情。
  「我不是叫你不要碰的嗎?」
  「你只說不要摸,沒說不能舔啊,大叔。」
  「哈啊?!」這根本就是詭辯!虎徹沒想到巴納比居然會來這招。「總之不准你碰就對了,還有也不准舔!」他鐵了心,死命要護著自己的腳。
  「為什麼?」巴納比的語氣非常不滿。老實說,他的確不喜歡虎徹這樣一直抗拒自己。「你這麼護著你的腳底,一定有什麼原因。」
  「沒…什麼。」虎徹像似被說中心事一般,眼神飄忽起來。「反正你不要碰就對了。」
  這位大叔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很不擅長說謊嗎?巴納比在心裡搖頭。不過該弄清楚的事情,還是要弄清楚。「不可能。」他一口回絕。關於虎徹的一切,他都想要知道,就當作是他這個情人的任性好了。巴納比不想再跟虎徹囉嗦,直接採取行動,伸手硬是抓住他的腳,拉向自己。
  「啊!啊啊啊──你別抓啊!」虎徹整個身體失去重心,倒在地板上。「兔子,住手!嗚啊!」
  巴納比抓著虎徹的腳踝,臉湊近他的腳底,伸出舌頭,舔著那顆痣。一下又一下,沒有停止。
  「啊!別…別舔啦!笨蛋…兔子……啊!」腳底傳來陣陣酥麻的搔癢感,讓虎徹不自覺地扭動身體。他試著使力,想要從對方手中抽回自己的腳,卻每每力不從心。
  巴納比一邊觀察著虎徹的反應,一邊不間斷地對那裡施加刺激:先是用舌尖輕點,然後對著那顆痣繞圈子般地舔弄,變換著觸碰的方向。就這樣,耳邊盡是虎徹極力隱忍卻又遏止不了的輕吟聲,突然──
  「嗚嗯!!!」虎徹發出一聲變調且又高亢的聲音。
  瞬間,兩人都停頓下來。
  「大叔,」先開口的是巴納比,「難不成……」
  虎徹雙手馬上摀住嘴巴,死命的搖頭。
  「這顆痣是你的敏感帶?」巴納比這一個推論,讓虎徹把頭搖地更用力。「明明就是。」巴納比盯著虎徹的褲檔處,笑了出來。「那裡都硬起來了!大叔!」
  「才…才不是啦……」虎徹一整個臉紅,當下抬起另條腿,就往巴納比的方向踹過去。不過顯然對方早已預知,輕鬆地閃過身,拽住腳踝。
  「大叔,有破綻!」
  「放手啦!」
  「不要。這麼有趣的發現,我怎麼可以錯過。不過話說回來,大叔你的敏感帶還真不少呢。」
  「囉嗦!」
  「既然知道了,不好好利用一下說不過去吧。」巴納比食髓知味地舔了舔嘴唇,隨即展開第二波攻勢。
  「咦?!不…不行!不可以!」虎徹開始死命掙扎,無奈兩條腿都給對方壓制住,全然無法抵抗。身體開始變得躁熱難耐,呻吟的音頻忽高忽低,比同體型男人還要纖瘦的腰部,不停地擺動,手指也開始在地上亂抓──
  「不…不行了啦啊啊啊──」突然,虎徹張開雙眼,發出透亮的藍光,連同整個身軀,也被同樣的藍光包覆──這意味著虎徹的NEXT能力發動,偏偏不是他那個用來救人的百倍神力,而是另一種讓他頭疼至極的能力。伴隨著呻吟,虎徹的頭上,逐漸有一對動物耳朵成形;他的尾椎處,也慢慢浮現出一條長長的尾巴。
  「嗚……」虎徹輕喘著。現在的他,又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狂野之「虎」了。
  「果然太興奮了嗎?大叔又變成大貓了呢。」彷彿早已預知結果,巴納比的口氣聽起來,相當地理所當然。
  「是老虎。」虎徹哭喪著臉,表示異議。喉間發出低沉的咕嚕聲,這是他一旦半獸化時,情慾興起的徵兆。頭頂上的老虎耳朵,不安地顫動;尾巴也躁動地左一下,右一下擺動起來;身體曲起,不停地摩擦地板。
  「嗯哼~~兔子~~」虎徹帶著泛淚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情人。他承認,就算不情願,自己現在確實需要有人來幫自己滅火。
  巴納比輕撫著虎徹的背部,對方卻翹起臀部,發出求愛的訊號。「真拿你沒辦法哪,大叔。」他伸手攬住虎徹的腰身,將對方擁入懷中。接著,搓揉著虎徹的下巴,虎徹順勢地仰起頭,靠在巴納比的肩頭上,接受對方的愛撫。臀部靠在巴納比的下身上,此時也輕柔地摩擦著。
  「兔…子…那……那裡難…難受……嗯…啊…」
  「知道了,馬上讓你解脫。」巴納比扯掉虎徹的底褲,熟練地搓揉起他腫脹的下身,不一會兒,虎徹就射了出來,讓巴納比的手一整個黏膩。他看著手指上的白濁液體,心裡直呼意外。原本只是對虎徹腳底的痣感到好奇,沒想到卻演變成這種情況。不過,到口的肥羊沒有不吃的道理,看著射精後,攤在自己身上的虎徹,臉上泛著潮紅,頸間感受到對方呼出的熱氣,巴納比心猿意馬起來。他拉開虎徹的雙腿,牽動對方身下的後穴,將其撐開,讓自己的手指插了進去。當然引起虎徹不滿地抗拒,但習慣性愛的身體,很快就屈服於快感之下,擺動起來。
  然後,一切就順其自然。
  巴納比把虎徹推倒,讓他趴伏在地上,雙手緊扣著對方的細腰,把自己送入他的體內。虎徹發出動物般地哀鳴,卻又混雜喜的淫聲,承受著來自後方的撞擊──直到一股熱流注入。巴納比俯身壓在虎徹身上,親吻著他的後頸跟耳垂;從身後抱著虎徹,讓兩人緊緊相貼。
  「虎徹先生……」
  「嗚嗯~~」
  「你今天比往常都還要興奮呢。難道真的是那顆痣的關係嗎?」
  「才…才不是!」虎徹一聽,當下開始掙扎,顯然對對方的推論非常不滿。
  「不然我們可以再試一次。」巴納比利用身體的優勢,壓制住虎徹的抵抗。突然把對方翻轉過來,面對自己,卻牽引兩人互連的部位,讓彼此都發出驚呼。
  「你…你這笨蛋,幹什麼!」虎徹受不住地破口大罵。
  巴納比自己也吃疼地笑了笑,「我們做人要有實驗精神哪。啊!不對,大叔現在是大貓啊。」
  「實驗你個頭!還有,我是老虎!」虎徹有些生氣,連尾巴都重重地往地面甩了起來。「兔子,把你那根給我拿出去!我不要做了!嗚啊!別…別碰那啦!住……住手…呃啊……」他突然大聲呻吟起來。原來是對方無視虎徹的抗議,抓起他的腳,又對著那顆痣的所在位置給予或重或輕的刺激。沒有一會兒,情欲再度襲來。虎徹難耐地挺起腰身,身體不停地摩擦有些冰涼的地面,希冀能降低身體的躁熱。後穴內壁開始強烈地收縮,回應他的是,被對方充滿的腫脹感──
  「大叔,夜晚還長著呢~~」
  「喵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