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交易  (兔虎)

先放著萌萌的虎叔...
來試著寫病兔.......
算是最近21話的腦內妄想吧XDD

光看單篇是ok的喔!
但是因為朋友說要看水...
所以後續還會補出來......也會交代一下前因...

想寫病兔想很久啦!!
所以試著抓感覺寫寫看!!

  馬貝里克身處在一間昏暗的房間裡。他坐在柔軟、舒適的沙發椅上,啜飲著一口值千金的高級紅茶。此刻,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房裡唯一的光源──嵌入在牆上的大型電視螢幕,上面正播放著HERO TV的實況節目。
  「喔!巴納比來了!大家期待已久的英雄王登場了!這次是穿著新型的英雄裝,不曉得會有什麼新的功能呢?想必是不會讓大家失望的吧!」電視機那端,不斷傳來播報員滔滔不絕的解說,淋漓盡致地讓觀者即使不在現場,也能感受到置身其中的刺激與緊張感。

  「喔喔!英雄王施展出卓越的拳腳功夫,把這次的通緝犯鏑木虎徹逼到絕境啦!不過這次的對手也不容小覷呀!剛剛他也把其他英雄們都撂倒了呢!」
  「哇啊啊啊──鏑木虎徹陷入大危機了!真不愧是英雄王啊!巴納比把鏑木虎徹逼到死角了!」
  「鏑木虎徹還在做最後的掙扎!喔喔喔──他似乎跟巴納比打成平手了!」
  「一技漂亮的迴旋踢!英雄王-巴納比把對方給踢飛了!力道非常勇猛,讓鏑木虎徹把身後的牆壁都給撞出個大窟窿!」
   「巴納比把對方抓起來了!鏑木虎徹的表情顯地相當痛苦!巴納比把人犯逮捕了!」
  「喔喔喔!巴納比這次親自把人犯帶走了!一飛衝天啊!」
  「又是英雄王一次漂亮的出擊啊!獲得點數…500點!高額的點數讓他向這季英雄王的寶座,又邁進一大步了!」
  
  馬貝里克的嘴角微微翹起。
  一切的發展都在自己的計算之中。剩下的…只要讓鏑木虎徹永遠消失在這世上就好了。他可以重拾巴納比對自己的信任,也可以從此高枕無憂,沒有人會知道自己那在二十一年前的罪行,也沒人知道自己才是殺害莎曼珊的真兇。
  一切都可以恢復「原狀」。
  只有那個可憐蟲──鏑木虎徹,他是這次事件裡唯一的犧牲品。但只能怪他自己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時候,聽到了不該聽到的事實。還有,沒喝下那杯該死的咖啡。
  想到這,馬貝里克幾乎是扼制不了從心底不斷湧出的笑意,抓著茶杯手把的手抖動著。下一刻,他幾乎是要放聲大笑──
  突然,房間的門開啟,這讓馬貝里克嚇了一跳。這個房間鮮少會有人進來,應該說,沒有他的允許,是不會有人進來。但,卻有個例外──
  「是你。」馬貝里克看向來者,「恭喜你。你表現地很好,成功地抓到殺人兇手了,巴納比。」
  巴納比沒有回應,臉上的神情冷漠。他還穿著那件新研發的色英雄裝,估計是任務完成後,直接來到這裡。
  習慣兩人獨處的時候,巴納比總是比較沉默寡言,馬貝里克不甚在意地逕自說下去:「接下來,就交給政府他們處理吧!鏑木虎徹既然殺害了莎曼珊,估計他跟殺死你雙親的兇手脫離不了關係。也許很快地,我們就能知道真兇!到時候,你就能真正地報仇了!」說話的同時,他又新倒了一杯紅茶,「事情也能真正落幕了。」
  「然後,你就能真正地毫無後顧之憂,把所有的真相石沉大海了,對吧!」巴納比用著毫無起伏的聲音,吐出頓時讓馬貝里克頭冒冷汗的字句。
  「你…你在說什麼?」
  「我說的,對嗎?馬貝里克先生……」
  馬貝里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巴納比,他正從門邊的陰暗處走出,來到光源之下。這位阿波羅媒體公司的社長,此時才注意到巴納比並非單身前來,他的肩上還扛著一個人。巴納比顯然無視對方的許可,逕自走向房內唯一的一張沙發椅,然後動作輕柔地把肩上的人放了上去。
  那是沉陷昏迷狀態的虎徹。臉上,身上到處傷痕累累,身上那件舊式的「狂野之虎」英雄服,也早已破破爛爛,快到衣不蔽體的程度。
  「這…這是?!」意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現,馬貝里克當下心裡警鈴大作,可是已經來不及……一股強勁的力道,朝他襲來。他那略微臃腫的身體,被那股力量狠狠地甩到牆上,劇痛以被攻擊的地方為中心,擴散開來,他哀嚎著。異物堵住喉間,他奮力一咳,竟是一口摻雜著唾液的血水。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馬貝里克又被對方掐著喉嚨,整個人提了起來,然後又是被用力地撞在牆上。
  「戲弄著我的人生,很有趣嗎?」巴納比冷著一張臉,看著馬貝里克那醜陋至極的臉孔,開始不斷地扭曲、變形。
  「呃……呃啊……」馬貝里克感覺到巴納比正不斷地使力,幾乎讓他以為脖子在下一刻,就要被對方捏碎。空氣無法進入鼻腔,身體各處出現了缺氧的徵兆,他顫抖著雙手,本能地拉扯對方,耳邊聽著對方口裡吐出的真相。
  「你是殺了我雙親的真兇。不用說,殺了莎曼珊大嬸的人也是你。二十一年來,你把我當猴子耍,操弄著我的記憶,讓我像個笨蛋一樣地去追尋不是真兇的犯罪組織。你到底把我的人生當作什麼?」一瞬間,彷彿說到痛處,巴納比擰緊眉頭,手勁又加大許多。「最無法原諒的,是你居然誣陷虎徹先生,甚至讓我遺忘他,進而追殺他,傷害他。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我將你碎屍萬段!」他發狠的臉色,幾乎讓馬貝里克相信對方沒有在嚇唬自己。
  不知為何?馬貝里克發現以往自己的人生,突然如跑馬燈般地在自己眼前流逝……
  難不成自己真的要栽在這裡?!他腦海裡冒出了這個想法?
  然後下一秒,馬貝里克整個人又突然被摔在地上,還沒弄清怎麼回事,他又被對方踩在腳下。
  「我可以現在就解決你!反正要對外界解釋你的死因,這不是什麼難事!」巴納比突然一反先前暴怒的模樣,笑了開來。「不過,我改變主意了。」
  「咦?!」馬貝里克確信沒有聽錯,但對方的話卻有如天方夜譚般地難以置信。他睜大眼,盯緊了眼前這個年輕人。
  巴納比明明是笑著,可是眼裡卻透露著狂亂跟瘋狂──
  「我們來場交易吧,馬貝里克先生。一個對你而言,不得不接受卻也對你很受益的交易。」
  「交…交易?」
  「讓你編織出來的謊言繼續下去──當作是對我的補償,為了我的幸福……」
  在馬貝里克還在思索巴納比的意思時,一陣間斷、細碎的呻吟聲,從沙發椅那傳來,顯然是虎徹即將甦醒的徵兆。
  「你考慮好了嗎?」巴納比卸去對馬貝里克的箝制,邁步走向虎徹身邊。「考慮的期限只有到虎徹先生完全清醒為止。你別想出什麼花招,我剛說了,我是可以馬上解決你。」他對他瞄了一眼,「記住,這是你欠我的。」嘴角帶著輕微的笑意。
  馬貝里克感覺到他的身體在發抖,是身體感覺到真正的恐懼而自發的生理反應。
  自己的答案,顯而易見──


  「嗯呃…疼……」虎徹不自覺地發出呻吟。他動了動眼皮,眼睛還未完全睜開,但身體各處的機能已漸漸開始恢復。「好疼……兔子這傢伙…是下重手了嗎?」來自頸間的鈍痛感,讓他不由自主地伸手撫摸。
  「虎徹先生,你醒了嗎?」
  耳邊聽著某人對自己的呼喚。虎徹用空著那隻手,隨處亂抓,找到可以施力的地方,試圖讓自己坐起;同時用力睜開雙眼,讓自己的視線變地清楚。
  「兔子……」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巴納比的臉。他眨眨眼,腦筋快速地運轉起來。「啊!兔子你這傢伙,居然打暈我!」
  「這是沒辦法的事。」
  「什麼叫沒有辦法啊?!你好不容易想起我了,第一件事就是對我……哎呀!那個也就算了!居然還把我打昏!你到底在想什麼?」虎徹扯著嗓子,先是對巴納比一陣數落,「話說回來,這是哪啊?」接著,才察覺到現況的不對勁。好比說,現在身下柔軟的墊子,就是一個不應該此時此刻出現在身邊的東西──
  「這裡嗎?」巴納比兩手抓著虎徹的肩頭,語氣一派輕鬆。「這裡是讓虎徹先生迎接新生的地方喔!」
  「哈啊?!什麼新生?」虎徹有聽沒有懂,一頭霧水。
  「是的。」巴納比很有耐心地繼續解釋。「虎徹先生你即將會有新的人生,新的世界了!是不是很棒呢!」語氣中參雜著興奮。
  「什…什麼新人生啊?新世界?!」虎徹感覺到眼前人的異樣,「不要開玩笑了,兔子!大叔我…我聽不懂啦……」身體下意識地往後縮,卻碰到沙發椅的椅背,毫無退路。
  「不要緊,虎徹先生。這一刻就要來臨了。」巴納比抓著虎徹,不容他掙開。然後,稍微側了身。「他會幫助你的。」
  一個人影出現在虎徹的視線中,卻讓他頓時睜大雙眼。
  「馬…馬貝里克……」
  一隻手覆蓋住虎徹的臉,讓他只能指縫中看見馬貝里克的雙眼裡,閃爍著NEXT發動能力時才出現的藍光。
  虎徹心道不妙,卻也已經是來不及。暗再度侵襲著自己的視野──
  就在他即將完全失去意識之前,虎徹聽到,巴納比的嗓音在房間內迴盪著──

  「迎接新人生的到來吧,虎徹先生。」
  「只有『我跟你』的新人生!我們一定會很幸福的!」
  「你說是吧?」
  「我的虎徹先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No title

太太喜歡這隻病兔嗎?!
那真是太好啦wwwww
我一直很想寫病兔的說....(被打

No title

病兔好棒ww (掩鼻)
老虎你惹到不得了的鬼畜兔啦wwww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