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如果大叔有了新能力?!  (兔虎)

嘛!!!

總之先更文...
最近玩遊戲玩地有點瘋...
所以先逼自己寫出一篇...
不然這樣偷懶下去...我看年底的本就危險了......

這文就單純想寫虎叔變成虎(貓)的狀態下
會有什麼事發生?!
兔子還是很壞心!!
不過他是很愛虎叔的!XD
最近動畫太鬱了...QAQ
所以想寫些讓自己開心的東西...(但是腦袋裡充斥著病兔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有娛樂到大家 
那就太好了!!!




  「拜託啦!兔子!你就幫幫大叔嘛~~」虎徹拉長了說話的尾音,故意讓自己顯得極度需要幫助。
  「我拒絕。」可惜,只換來自己搭檔冷漠的回應。
  「別這樣嘛,兔子!大叔我…我是真的很想要呀!」虎徹依舊不放棄地繼續自己的哀兵政策。「你就好心幫個忙嘛!我們不是搭檔嗎?」邊說,他還努力睜大自己澄亮的琥珀色雙眼,裝出一臉可憐的模樣。
  巴纳比藏在透明鏡片下的雙眼,卻不受影響地瞄了一眼,隨即又看回電腦螢幕。
  「兔子,拜託你幫我去買嘛~~」
  「我很累了,大叔!今天也幫你收拾不少殘局了。所以我不想出門。」
  「小兔子~~」
  「如果只是要喝酒的話,」巴纳比終究無法對虎徹完全置之不理。在對方不注意的情況下,他微微地嘆了口氣。「家裡不也有不少藏酒嗎?」而且還幾乎都是虎徹愛喝的種類。自己平常是不太喝酒的,都是因為後來對方常來自己家,所以慢慢累積出來的。他實在不懂,為什麼今天虎徹要這麼堅持?
  「幹嘛一定要喝啤酒?」
  「那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今天我準備的下酒菜,一定要配啤酒才好吃,才夠味啊!你那些高級酒不搭啦,所以一定要啤酒!」虎徹兩手插腰,說地振振有詞。那模樣,還真讓巴纳比沒由來地火大。
  「那這樣的話,就請大叔你自己出去買吧。」
  虎徹一聽,卻突然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頓時氣急敗壞地吼道:「自己買?!可以的話,我也想自己買啊!不然我哪還需要這樣低聲下氣地求你!」他握緊拳頭,身體顫抖著,「該死的!我現在這付模樣,是要怎麼出去啊!」此刻,他的影子被房內光線映照在地板上,身後竟出現了莫名的長形條狀物,彷彿有自我意識般地擺動著。
  巴纳比聞言,嘴角隨即翹了起來。對喔!他怎麼差點給忘了,現下虎徹那付耐人尋味的樣子呢!更何況,虎徹會這樣,也是因為自己剛剛先對他出手才造成的──
  現在的虎徹,真的人如其「名」,是一隻老虎了!正確來說,應該是屬於半獸化狀態──臉、身體和四肢都和常人一樣,偏偏頭上就是多出一對老虎耳朵,尾椎的地方也長出一條老虎尾巴。在用盡各種可能的方法之後,大家終於幫虎徹消退的NEXT能力恢復原狀,但也推測因為如此,導致他身體出現了副作用:平常倒還沒怎樣,但是如果受到刺激,導致體內費洛蒙大,虎耳朵跟虎尾巴就會長出來。如同他的百倍神力再發動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這種半獸化狀態也是會持續一個小時,但那是指在沒有繼續受到任何刺激的情況下──
  「嗯!這樣的確是很麻煩啊~」明明是吐出附和般的無奈話語,但巴納比的口氣卻是聽起來相當幸災樂禍──畢竟,他的確是始作俑者。
  「可惡!你還敢說!」虎徹氣地剁腳。「明明就是你把我搞成這樣的!我都說不要了,你還……」他現在真的就像隻生氣的大貓,張牙舞爪,幾乎只差沒上前去把對方帥氣的臉抓花。
  「說的也是。」巴納比還是那副老神在在的口吻。他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虎徹臉上有著不自然的潮紅,衣領的鈕扣早被解開,隱隱若現的頸部、鎖骨,甚至胸膛上,點綴著好幾處深沉的吻痕──一切都相當地吸引人,他現在確信自己沒耐心等到半夜了。
  「真是抱歉,大叔。」
  「咦?!」突然聽到對方道歉,虎徹反倒是一陣錯愕。一瞬間,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那個只在自己面前,老是唯我獨尊,霸道又任性的搭檔兼情人的巴納比居然道歉了!

  這……絕對是個凶兆啊啊啊啊──

  「兔…兔子,你…你想幹嗎?」虎徹生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半獸化的關係,虎徹的危機意識,比平常的時候都來地敏銳。他不自覺地往後退了一不,企圖拉開跟巴納比的距離。
  「我?!我只是想要道歉啊,大叔。真是不好意思,讓你不愉快。」巴納比露出了人前才會出現的爽朗笑容,但這只讓虎徹更加地不安。「所以我想要彌補,讓你開心。」 
  「不…不不不,沒關係啦!大叔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補償什麼的,真的不用啦!」虎徹急忙揮舞雙手,想要拒絕對方的「好意」。
  「那怎麼行呢?」巴納比臉上的笑容不減,而且還有擴大的趨勢。「我可是特地準備了『現在』的大叔會喜歡的東西呢。」他邊說邊從身後拿出了一樣東西──一根塑膠製的長竿子,一頭是握把,另一頭則裝飾著一顆毛茸茸的毛球。
  「那…那不會是……」虎徹瞪大了雙眼,嘴巴大張,開始結巴。
  「沒錯!這是大叔現在最喜歡的……」巴納比拿著那東西,把毛球的那一端,對著虎徹輕晃。「逗貓棒喔!」
  「你!你太卑弊了!嗚!」虎徹看著眼前那顆抖動的毛球,心癢地伸出了右手,旋即又用左手把右手扯回來。現在的他,陷入兩難──
  要說半獸化狀態的虎徹,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在這段時間裡,虎徹會在各方面,變得跟動物一樣。就好比現在,雖說他是多了對虎耳朵,長了根虎尾巴,外型上趨近於老虎。但老虎畢竟算是貓科動物,所以他的喜好、習性也會變地跟貓兒一樣。
  一根逗貓棒,就這樣不停地在虎徹面前晃動──

  ──呃啊…好…好想摸喔!可是…不…不行!這樣我就會中計了!嗚!可是…可是……這真是…太…太折磨人了!

  「怎麼?大叔,你不想要嗎?」巴納比讓逗貓棒往前伸,湊近虎徹面前。「真的不想要嗎?」
重複的詢問,彷彿蠱惑人心的咒語,不斷侵蝕著虎徹的意志。
  「嗚……」虎徹喉間發出哀鳴,雙眼緊巴著逗貓棒不放,連頭上的虎耳朵,都不安地抖動著。
  「咦?真的不想要啊!那……」巴納比眼看著魚兒就要上鉤,開始加攻勢。「我只好收起來了。」語畢,順手就要把逗貓棒收回來。一個大動作,卻瞬間吸引了一個人影撲了過來。他輕笑一聲,順勢將人影抱在懷裡,拿著逗貓棒的手高舉,讓懷中人更加不安地躁動著。
  「嗚啊!你…你不要拿那麼高啦!」虎徹揮舞雙手,一下又一下,想要抓住那顆毛球。「讓我抓啦!讓我抓!」現在的他,儼然已被逗貓棒吸引,失去了原來對巴納比的戒心,不只趴伏在對方身上,還不停地摩擦著對方的身體。
  「虎徹先生,你這是在邀請我嗎?」巴納比突然湊近虎徹的耳邊,用著低沉的嗓音詢問。
  「呃啊?!」虎徹整個大驚,連忙開始掙扎。「沒有!我沒有!」只可惜身體被對方整個抱住,掙脫不開。「你放手,兔子!」偏偏逗貓棒還在眼前,讓他又是心癢,伸手想要去抓。
  「那怎麼行?」巴納比對著虎耳朵吹氣,引起對方陣陣顫慄。「我說過要讓你開心的吧!」他伸手扯住對方的褲子,開始往下拉。
  「哇啊啊啊──不,不要脫!嗚啊…不要…亂摸啦…啊啊……」虎徹發出哀鳴。「臭兔子,你…嗚啊…好…嗯啊……好奸詐…哈啊……」他最終無法抵抗,任由對方對自己上下其手。
  「請放心,虎徹先生。」巴納比舔了舔嘴。「我會讓你開心到捨不得放開我的。」
  「喵嗚~~」
  就在巴納比這隻肉食性兔子準備把懷中的大老虎拆吃入腹之時,他的眼角瞄向了一旁的電腦螢幕。泛著藍光的螢幕上,大剌剌地秀出一個視窗畫面,上面幾個顯眼的大字寫著:

  「第一次飼養貓咪就上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