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隨筆(三) 執著 (兔虎)

呃...
什麼叫不務正業啦.....
就是這樣......(艸

應該趕新刊文的...
我卻寫出這東西來.....唉呀...

不知道這扇天窗關不關得了啊?!!!!!

這文兔子了.......
應該說是不正常了.......
可是很想寫看看哩?!
是受到某情報份子的影響嗎?!(咦

--------------------------------------------------------


  夜半時分。
  虎徹睜開雙眼,不自覺地發出一聲細微呻吟。他想要喝水,喉間發出強烈需要滋潤的訊息。他試著挪動身體,卻發現一隻手大剌剌地環著自己腰部。
  「這傢伙……」不用看也知道這隻手臂的主人是誰。他嘀咕著,輕手輕腳地想要挪開那隻手。怎知?才剛碰到,手臂就突然使力把虎徹整個人往後一帶,帶進後方人的懷裡。
  「怎麼了?」對方聲音不大,但聽起來有些沙啞。
  「兔…兔子…」沒想到巴納比居然醒了,虎徹下意識地感到驚恐,身體變得有些僵硬。
  「怎麼了?」巴納比不厭其煩地重複問題,同時輕咬著對方柔軟的耳垂。
  「嗯…我…想喝水…」受不了這種搔癢般的觸碰,虎徹試著閃躲。
  「知道了。我去拿來。」巴納比一聽,二話不說,立馬動身要離開床鋪。
  「不!等等!」
  「嗯?」
  「我…我想自己去拿!」不知道自己費了多大力氣,虎徹強逼著自己說出這句話。下一瞬間,環繞著兩人的空氣瞬間變得有些沉重。
  「不可以。」
  「可是,兔子…」即使知道對方只有那千篇一律的回絕,虎徹仍舊不死心地抗議。「我可以自己做這些事!我不想當個廢人!你…你不能一直把我…」他氣憤地掀開被單一角,看著那一直束縛自己,銬在自己腳踝上的鐵鍊。「像這樣地鎖在床上…你不能這樣…」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那是因為大叔你需要靜養。」巴納比的聲音很平淡,卻帶有令人感到心寒的冷冽感。
  「不!」虎徹大吼。「這根本不是靜養!」他環視著房間的一切。這是他目前僅剩的生活空間,雖然裝潢豪華,但只有簡單的陳設。窗簾永遠都是拉上的,他始終看不到窗外景象,那一層布,那一道牆,永遠阻隔著自己跟外界的聯繫。

  ──這是囚禁。

  吞噬之蛇的事件結束後,虎徹原本是待在醫院裡頭療傷。但是有一天,他卻突然消失了,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公司內部整個混亂,坊間甚至流傳出『因為體認到自己的無能,狂野之虎自行退休。』等類似的惡意流言。各方臆測,喧囂直上。巴納比卻始終冷眼看著這一切,默不作聲。即使受到同僚們的質疑、猜測,他都沒有回應。
  因為他知道,他不需要回應。大眾口裡的那個人,沒有離開,他一直都待在自己的身邊──而且,是永遠的。那個人,已經那裡都去不了了。

  ──大叔他永遠都能陪著我了。
  ──我不會再是孤身一人了。

  巴納比曾對抱持這種想法的自己,感到厭惡。但在看到全身插滿著管子,被一堆醫療儀器環繞,至今仍昏迷不醒的虎徹時,他的腦海裡就只剩下一個執念……



  「這是為了你好。不這樣做,你肯定會帶著自己那破爛不堪的身體去當英雄,去拼命。再說,這種鐵鍊根本奈何不了你,但是你卻破壞不了,你知道原因吧。」
  虎徹低下頭,默不作聲。巴纳比只看到他握緊的雙拳。
  「只要發動能力,你的身體就會像全散了般地發出劇痛。現在的你,根本就跟普通人沒有兩樣,甚至比普通人還要軟弱。」
  虎徹一口氣梗在胸口,悶痛著,但是卻無法反駁。自己的傷比想像中地還嚴重,可能無法再做英雄也說不定。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想像個普通人一樣生活。他思念著家人跟朋友,尤其是自己那可愛的寶貝女兒。
  「就…就算這樣,你也不用……我想回去……」虎徹把臉埋在雙手裡,口氣萬分痛苦。
  巴納比注視著他,然後開口:「你果然還是在怪罪我吧。我果然是個不值得你相信的人,對吧。」
  「不…不是的。」虎徹一聽,連忙否認。「那件事,錯的人是我。是我不該不信任你。」想到自己曾讓對方那麼失望,他的心裡又是一陣難受。「最差勁的人是我,巴納比,要向你道歉的人是我。」
  「不成熟的是我,」巴納比跪在虎徹面前,「所以我想要彌補。你不能給我這個機會嗎?」
  「巴納比…」虎徹看著對方一臉難過,心裡動搖了。他伸手拭去對方殘留在臉頰上的淚液。明明知道對方的方式不近人情,但為什麼自己老是就這樣心軟屈服?「你真的不用這樣。」
  「我沒有辦法忍受再次失去自己重視的人了。」巴納比仰頭跟虎徹對視。「虎徹…」他捧著對方的臉,細碎的吻落了下去。「我不能放開你。」
  「不……」虎徹身體微微發顫。現在的他,整個人禁錮在對方懷裡,掙脫不了。
  「你要是在我眼前消失,我想我會死掉。」巴納比欺身壓了下去,兩人雙雙跌入被褥之中。就像往日歡愛時的前戲,他開始在對方身上點火。
  「嗯…不…不要……」
  突然,喀嚓一聲。虎徹聞聲一望,不可置信地睜大了眼。
  一個厚重的鐵環銬在自己手腕上。鐵環蓮接著另一條鐵鍊,鐵鍊的另一端牢牢地釦在床頭的一側。
  「這…這是…」虎徹拽了拽鐵鍊。鎖鍊敲擊,發出刺耳的聲音。
  「我要你永遠都待在我的身邊,」巴納比起身,脫去了上衣。上身精壯的線條,整個裸露出來。他吻住對方想要抗議的嘴,手撫摸對方的腰側,他讓兩人的身體緊貼。「我要隨時感受到你的呼吸,你的心跳,你的體溫。」
  巴納比壓制住虎徹所有掙扎的舉動。
  「所以就算是要把你永遠鎖在床上,就算我要為此欺騙所有人,犯下所有的罪行,我都還是會這麼做。」
  虎徹看著在自己眼前,越加逼近的影。耳邊同時響著:

  「我死都不會讓你離開,你逃不了了,虎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