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樓梯 (兔虎)



又來丟文了!!

聽說14話會出現虎叔的大哥wwwww
好好奇啊?!
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看著情報...
感覺應該是很有擔當的大哥.....

不曉得他會跟兔子或是虎叔產生什麼火花?!
一切都讓人很興奮啊wwwwwwww


今天這篇是架空劇情...
虎叔失去能力了...所以兔子要帶虎叔回家......
這篇虎叔軟弱了.....失去能力...所以選擇逃避...
如果是原作的虎叔...不知道會如何?!
原作的虎叔很有根性啊!!!所以一定能正向面對吧!!!

這篇還是讓兔子成功帶虎叔回家了...
其實真正想寫的是兔子從後面親吻虎叔的畫面(喂

突然發現我寫某篇文的理由 多半都是想寫親吻哩!!!各種方面的吻wwwwwwwwwww

那下次要讓兔子怎麼親虎叔呢?!(喂


  叩!叩!
  老舊的木製樓梯發出喀喀作響的聲音。因為額外承載的重量,使它有些搖晃,但還不至於到垮掉的程度。它被搭建於此已經快三十年了,身上有不少腐朽的痕跡,但它還是盡忠職守,默默聳立著,讓人們在它身上來來去去。它的終點,是一道有些破爛的門。門後是一間單人房。空間雖小,只有幾件簡單家具,但這麼久以來,也替不少生活在這個繁華大城市裡的人們,找到了自己一時的歸處。
  最近,這間單人房,有了新房客。
  新房客是個男人。他第一次踩上這座樓梯時,樓梯感受到他那疲累不堪的緩慢步伐,它相呼應地發出沉重的響聲。接下來幾天,男人都沒出現,彷彿人間蒸發。又有一天,當樓梯沉浸於窗外斜陽的和煦光照之中時,男人出現了,踩著緩慢依舊的步伐走了下去;卻在隔日的破曉之時,他滿身酒氣,步履闌珊,半走半爬地攀附樓梯,最後吃力地回到房間。
  就這樣,男人不斷重複著這樣的日子,直到──

  「終於,找到你了,大叔。」
  不應該,也不可能會出現的嗓音,在男人的身後響起。他身形一滯,往上踩的腳步停了下來。
  男人,從來沒有訪客。訪客是個青年,和男人的年紀有些差距。這是這麼久以來的第一次,樓梯承載著兩個人的重量。和男人不同,青年踩上樓梯的步伐,感覺穩健許多。他走了幾步,和男人相隔一段距離。
  「我是來接你的。」青年開口,語氣有些急切。「跟我回去吧。」
  男人沉默許久──然後,嘆了口氣。
  「回去…做什麼?我已經……」男人抓握在扶手上的手,緩緩使力。嘴唇咬地死緊,要說下去的話,卻卡在口中,說不下去,心裡滿是不甘與無奈。

  ──我…已經無法再當英雄了…
  ──失去NEXT能力的人,要怎麼去當英雄?要怎麼去保護這個城市?要怎麼解救市民?
  ──何況,我…還有什麼資格站在你的身旁?我要怎麼和你搭檔?我只會成你的絆腳石……

  失去能力的現實,奪走男人一直堅持的理想與勇氣;也讓男人對未來產生迷惘跟恐懼。
  「我們會讓你復原的。」青年往上走了一步,縮短著兩人的間距。「不管是什麼方法,我都會拼死找出來。所以在那之前,請大叔不要再隨意離開。」
  男人沉默,也或許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早已失去原有的自信。他變得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自己。
「大叔離開,讓我跟公司都很困擾。我們無法找到合適的人選。」有一點,青年沒有說。關於自己搭檔的事,是青年堅持不要有其他的替代人選。經歷過很多事後,青年明白了,自己的搭檔,只能是眼前這個男人不可──

  青年心裡想要的,只有這個男人。

  青年走到了男人的身後。兩人間雖然差了一個台階,但是因為青年的身形較高,所以兩人齊頭。青年緊盯著男人,把他從頭到腳好好看了一遍。有沒有好好吃飯呢?怎麼人看起來瘦了一圈。身上帶了點酒氣,是老在喝酒嗎?喝酒傷身啊,為什麼不愛惜自己呢?青年意識到自己居然像婆婆媽媽般地嘮叨起來,不禁有些啞然失笑。明明以前,這都是男人會對自己做的事。
  「放心吧,替代人選什麼的,一定會找到。」男人終於開了口,只是聲音有氣無力。男人感覺到青年就在自己身後,沒由來地緊張。不願意讓青年見到自己這麼落魄的一面,他只想趕快打發對方,讓對方離開。
  一雙手突然環住男人的腰,一股重量也隨之壓在男人身上。
  「大叔…」青年的嗓音,突然在男人耳邊繚繞,動搖著男人的想法。「如果我說,我只想要你,怎麼辦?」語畢,青年明顯感覺到男人身形一縮。他雙手暗自使力,以防對方突然掙脫。「我好不容易找到你。所以今天,就算是用綁的,我也要把你綁回去。你可要好好覺悟了,大叔。」
  「兔…兔子,」男人輕喚著自己以前對青年的暱稱,「別這樣。我沒辦法…」他嘗試掙脫,可惜沒用,身後人動也不動。
  後頸傳來了搔癢般的觸感。原來青年低下頭,啃咬著男人裸露在衣領外的肌膚。許久沒有跟人如此親密,男人發出陣陣低鳴。
  「嗯…兔子……嗯啊…」
  「大叔一定會恢復的。」青年停下了對男人的親吻,語氣肯定十足地說。「你不是能為了保護市民,不顧自己,不顧一切的往前衝嗎?你不就是為了這個才要當英雄的嗎?所以,你一定會恢復的!一定會有那麼一天,你會重返英雄的行列,你會重新站在我的身邊。」
  男人一聽,握緊自己的雙拳,腦海裡突然閃過很多畫面。都是自己過往的回憶:自己跟青年鬥嘴、兩人並肩戰鬥、和自己亡妻的約定、寶貝女兒的笑顏、跟其他英雄們歡樂地聚餐、向自己道謝的市民……男人突然發現自己的視線變得好模糊,嘴角嚐到了點點鹹味。

  男人,想起了那被自己遺忘很久的初衷。

  「哪…兔子,」男人吸吸鼻子,臉轉向另一邊,不想讓青年看到自己的軟弱。「真不像你,你居然會多管我的事。」
  「這是誰的錯啊?是誰一開始,老是愛管我事,讓我對他在意地不得了,」青年看著自己手背上,殘留的圓形水痕。「害我變成這樣…」他輕笑一聲,把頭窩在男人的頸窩裡去,讓鼻尖充滿著自己熟悉的氣味。

  「大叔,你要給我負責哪──」


  男人最後跟著青年回去了。
  他們並肩而行的身影,在那座樓梯面前逐漸遠離--
  這座老舊的木製樓梯,最後,還是一如往常,靜靜地聳立於此,迎接著下一個新房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