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漢堡不要壓扁才吃! (兔虎)(R-18)

嗯..........
就..........
不關我的事!!!
是虎叔自己吃東西像小孩一樣嘛......(艸)

如果你看了...
對某種東西有異樣的感覺...

那真的...絕對不是我的錯!!!!!!!!囧

------------------------



  「大叔,」巴納比有些嫌惡地看著坐在一旁的虎徹。他挑了挑眉,「你就不能好好吃嗎?」
  「啊?你說什麼?」虎徹咀嚼著口中的食物,口齒不清地回應。
  「我說那個,漢堡。」看著自己毫無吃相的搭檔,巴納比暗自輕嘆。從剛才開始,他就非常介意虎徹吃漢堡的方式:把麵包、肉片跟生菜堆疊起來,然後擠上份量十足的黃芥末醬跟番茄醬;出於喜好又擠上了更多的美乃滋,接著用力壓扁,張口大咬。結果因為力道過大,虎徹把漢堡的醬料都給擠出來,弄得自己臉上、手上跟身上,到處都是。
  「你不要吃得到處都是。」
  「嘿!有什麼關係?男人吃東西不要在意這麼多。」虎徹隨意揮手,又大口吃了起來。「漢堡就是要這樣大口大口地吃才好吃啊!」
  「你這個人真是…」看著虎徹嘴角沾上的白色美乃滋,巴納比撇了撇嘴。

  ──沒神經也要有個限度!

  「既然這樣,」巴納比取下眼鏡,放置在一邊。「身為你的搭檔,我就來幫大叔清乾淨好了。」然後,伸手抓起虎徹有沾上醬料的手。
  「嗯?小兔子?」虎徹狐疑地看著對方。
  「你看你吃得有多髒!真像個小孩!」只見巴納比將舌頭伸出,舔起白色又帶點黏稠感的美乃滋,放進嘴裡吞嚥。他眼神緊盯著虎徹,意識到對方身體開始有些僵硬。然後玩味般地繼續舔弄,最後竟把虎徹整個大拇指含住,就像吃冰棒般地,發出陣陣吸吮的聲音。
  「等…等等,兔子?」腦海裡突然閃過有些煽情的畫面,虎徹難為情地想抽回手,無奈對方卻抓得死緊。「放手啦!」
  「那可不行。」放開了拇指,巴納比卻還沒停止的打算。狐狸般的狡詐眼神,透露著點點深藏的慾望。「我說過了,會幫大叔弄乾淨的,這裡跟…」臉就著虎徹的手掌,一下又一下,靈巧地親舔對方的手心。
  「全身!」巴納比作出宣言,虎徹卻有了想跑的衝動。只可惜──
  「真是的,連這裡都沾到了。」巴納比眼角一瞄,注意力轉移到虎徹的胸口。一塊暗紅色的汙漬。
  「哪…哪裡?」虎徹慌張起來,敞開的領口傳來奇異的搔癢感。他定神一看,就發現巴納比的頭湊了過來,對方那蓬鬆、柔軟的金色髮絲,在自己的胸前摩擦。
  「這裡。」語畢,巴納比就是張口含住虎徹胸部的敏感處。舌頭撩撥,嘴裡滲入番茄醬那種酸中帶甜的味道。沒多久,即使隔著一層布,巴納比感覺到那裏變得硬挺,有個突兀的突起。他嘴角一翹,隨即向那里侵略。牙齒啃咬、拉扯,儘可能地給予刺激。
  一股力道輕扯著巴納比的頭髮。虎徹帶著輕喘的嗓音,在他頭上響起。
  「嗚啊…兔子…不…不要這…樣…」虎徹輕晃著頭,想要揮掃惱人的燥熱。原本拿在手上的漢堡,早已掉到地上,吃剩的肉片,生菜散落一地。但虎徹早已不在意,應該說,他儼然自顧不暇──身體發出了想要『發洩』的訊息。
  巴納比挺身而起,撫摸虎徹發顫的腰身。他觀察著他:半睜的眼,蓄積著快要決堤的淚液;微張的嘴唇,輕吐短而急促的氣息;小麥色的肌膚,因為身體發熱產生的薄汗,顯得異常晶亮耀眼。
  巴納比舔了舔自己有些濕潤的嘴唇。原本只是打算對虎徹惡作劇一下,現在自己卻也跟著──
  啊…身體熱了──
  他脫了衣服,露出年輕、結實的上身。
  「大叔,我還沒清理完。你的吃相真的太差了,這裡還有,」他低下頭,往虎徹下身逼近,「讓我用嘴幫你弄乾淨!」
  「別…住手…」最後一絲的理智讓虎徹發出拒絕,但卻被對方全然忽視。
  巴納比用牙齒拉開虎徹褲檔的拉鍊,露出下身。他舔著,力道跟速度都跟之前不同,又快又重,把那裡舔到濕透。唾液浸濕著相隔的薄布,讓虎徹的下身形狀益發顯明,讓他更加熟悉地動作。
  「哈啊……啊…不要…臭…兔子…啊舒…啊…」身為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在對方的掌控之下,虎徹早已癱軟在沙發上。意識開始游離,嘴上不願討饒,但其實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本能地動起腰,細長的雙腿曲起,小腿摩擦著巴納比光潔的背部。
  「這裡的美乃滋還真不少,」鼻子嗅到混雜著腥羶氣息的體味,舌尖感覺到黏稠的異樣,巴納比輕笑。「大叔你看。」他拉開早已濕黏不堪的布料,虎徹的下身順勢彈跳出來,直挺著,頂端滲出白色的液體,沿著下身流下。
  「啊!別看…嗚…」突然的羞愧感讓虎徹直覺地想要縮起身體,卻因為巴納比的身軀卡在其中,動彈不得。這讓他更加害羞,身體更加敏感;下身抖動地更劇烈,些許的白色液體,抖落到身上。
  「怎麼又把自己弄髒了?大叔你就這麼喜歡美乃滋嗎?」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幾句話,此刻出自巴納比的嘴裡,卻令人覺得相當色情。
  不過,的確是別有深意──
  話才一說完,巴納比就張口,把虎徹的下身含住吸吮,滋滋作響。伴隨著對方隱忍不了的歡愉呻吟,他動作地越加快速。一切順其自然,直到虎徹一個挺身,巴納比的嘴裡頓時充滿熱液。
  「哈啊…哈啊……」腦海裡是一片空白,虎徹盯著天花板發呆,發洩過的餘韻,讓他渾身疲累,動都不想動。但卻又被一股力量,扯了起來。
  「大叔,你這美乃滋有點酸味哪!你嚐嚐!」
  虎徹隨即被對方封口,刺激的腥味讓他有些作嘔。他推開對方,發出乾咳。「你…臭兔…啊!」話都沒說完,虎徹的身體又被整個往下壓,巴納比的褲檔出現在自己眼前。
  「哪,大叔…」巴納比單手扣著虎徹的頸部,另一手開始解開鈕扣,喉間發出的聲音顯得比平常深沉、沙啞。
  虎徹怯怯地和他對視,彷彿已經預知自己接下來的命運。他吞嚥了一口口水。
  「也嚐嚐我的美乃滋如何?」
  「嗚!」嘴裡被強行塞入對方的硬物,虎徹流下眼淚,呻吟起來。此時腦裡閃過一絲疑惑,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自己跟巴納比發展成這樣?原本不是在跟對方一起吃飯嗎?然後,他眼角的餘光,看到──

  滿地的麵包、生菜和肉片,跟各式翻倒的醬料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