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隨筆(一)報酬  (兔虎)

就...隨筆XDDDDDD
這幾天很疲累...
腦袋裡有東西...可是沒動力.......
所以今天快速寫個短篇...

其實..............

只是很想寫這兩人KISS!!!!!!!!!!!!!!!!!



  「嗚嗯……哈啊…喂…兔…兔子……嗯…」
  
  虎徹陷入幾乎快要窒息的狀態。他試圖推拒著眼前的男人,可是身體像似要跟自己作對一般,完全使不出力。男人一手抓著他,一手掐著他的下巴,強迫他張開嘴巴,任由自己侵略。
  男人的舌頭急速竄入虎徹的口腔,在裡面恣意妄為。先是舔弄內部,然後強制虎徹的舌跟著一起纏綿、起舞。牙齒啃咬著對方不失滋潤的薄唇,奮力吸取對方口中的氧氣跟津液,箝制對方的抵抗;彷彿想藉此讓對方向自己臣服,和自己沉溺於這短暫的快感裡。
  不知過了多久,虎徹感覺到力量在流失,視線也趨模糊。雙腿一軟,他整個人幾乎要癱了下去;然後,一隻手攬住自己的腰,讓自己勉強地站著。
  「哈啊…哈啊……」虎徹試圖緩著氣。然後,奮力地從口中吐出一字一句。「兔…兔子,你…你想……謀殺呀……」
  「沒那回事。」巴納比還是平常那樣老神在在的模樣。
  「那…你…你你你……」虎徹抖著一隻手,指向對方。「那你這是幹嘛!」想起剛剛自己被對方吻了,還被吻到快暈過氣。一整個嚴重損害自己男性的尊嚴,虎徹當下又氣又羞。
  「收取報酬。」巴納比卻回答地義正詞嚴。
  「什麼?」
  「這個,」巴納比手裡拿起一份文件。「物件破壞報告書。我可是確實幫大叔你寫好了。」
  「那…那那…那個!」虎徹大驚,當下氣勢整個低落。「啊啊啊啊──有什麼辦法,大叔我對這種文書作業最沒辦法了嘛!所以只好找你幫忙啊!我們不是搭擋嘛!」
  「所以我幫你寫了。只是…」巴納比調整了自己的眼鏡。「我沒道理做白工啊!所以只好跟大叔你收取報酬。一份文件,一個吻。」
  「嗚!」虎徹瞪大眼看著對方,半响說不出話來。
  「如果大叔你意猶未盡的話,我還能幫忙寫第二份喔。」巴納比隨手又拿出另一份空白文件。「誰叫這次大叔你又破壞不少東西啊。」還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
  「你!」虎徹一聽,握緊雙拳,身體微微發顫。突然一手搶下對方手上的文件,火速衝回到自己位子上,拿起筆來振筆直書。一邊碎念著:「臭兔子!一點都不可愛!只會欺負人!可惡!怎麼寫啦!嗚!」
  巴納比看著這一幕,嘴角微翹。「唉…乖乖寫不就好了。不過…」他輕撫著自己的唇,輕笑:「還挺美味的嘛!謝謝招待。」
  虎徹冷不防地,打了個冷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