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虎兔同人 趁虛而入 (空虎 兔虎)

喔喔喔!!!!!!!!

我居然寫了空虎!!!
好像有點腹的感覺?!空天不是應該是天然嗎?!
啊哈哈哈......

可是就是想寫這樣空天哩!!!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


  又是每日的健身時間。
  空天身著鬆的運動服,頸部掛著毛巾,走進設備齊全的健身房。今天來的時間比較晚,裡面幾乎空無一人,除了一個坐在長椅上的熟悉身影。
  「嗨,狂野君!」如同他給大眾的印象,空天露出和煦如日照般的笑容,親切地打招呼。顯然對這樣的偶遇感到開心。「一個人?」
  虎徹聞聲回頭一望,「哦?是你啊。」語氣卻顯低落,不似平日。
  空天一聽,想也沒想地就坐到對方身邊。「怎麼了?」他問,語氣透露關切與疑惑。
  「唉......」虎徹一手撐著臉,沒來由地嘆氣。像似要說給對方聽,卻又像似喃喃自語:「最近的年輕人真難搞啊!情緒陰陽不定的,真是折騰我這個中年大叔啊。」
  「是在說新人先生嗎?」
  「是啊!」虎徹突然口氣一變,「哪,空天,你聽我說啊。」十足像個聒噪的三姑六婆。「小兔子,真的是…對我很冷淡哪。明明都組隊了,夥伴彼此關心一下也不行。一整天就只會數落我,拿不到分數啦,又要賠償啦!雖然他的確蠻有兩下子的,但老是那種愛理不理的口氣,有時還真讓人不爽!不過他總是一個人,又實在讓人放心不下,不能不理他……」
  「還真是辛苦。」聽著虎徹的抱怨,空天附和著點頭。
  「啊哈哈!我怎麼聽起來好像是煩惱著叛逆兒子的老爸啊!唉!抱歉,要你聽我這些無聊的嘮叨...」虎徹不自覺地噘起嘴。
  「沒關係!狂野君。」空天突然張開雙手,敞開胸膛,「你只是需要安慰。來吧!我的胸膛借你!儘管靠過來吧!」
  「啊?」虎徹滿臉疑惑。
  「靠過來吧!狂野君!」空天放聲高喊,「不需要害羞!」
  「就算你叫我不要害羞...」虎徹感覺到他的嘴角在抽蓄。
  「來吧!」見對方沒有動靜,空天索性伸手,一把將對方扯進自己懷裡,緊緊抱住。
  「喂喂喂!」虎徹有些驚慌。雖然自己平日也會跟他人有些簡單的肢體接觸,像是拍肩膀、握手之類的;但像這樣如此跟人親密,對方還是同性的情況下,虎徹一時間難以適從。他彆扭地掙扎起來,臉上感覺冒出熱氣。「空天,放開我。」他輕喊。
  哪知空天不但不放開,還讓虎徹整個人側坐在自己身上,臉緊貼著自己的胸膛。嘴裡輕哼著不知名的曲調。配合著節奏,他輕拍著虎徹的背。一下又一下,沉穩而厚實。
  「狂野君,好好休息吧。很多事都會沒問題的。」
  空天的話,彷彿有魔力般地,讓虎徹慢慢安靜下來。
  「你……呵…」虎徹露出有些無奈又好笑的神情,一絲暖意湧上心頭。他隨意看著窗外的天空,水洗般的蔚藍,有如身旁人的爽朗。對方的陣陣心跳,宛如安定低沉的鼓聲,自其胸膛傳來…眼皮不自覺地重了。
  虎徹打了個哈欠。
  把自己的姿勢調整到最舒服的狀態。
  然後,沉沉睡去。

  
  空天看著自己懷裡,虎徹熟睡的面容。舒緩又呆然的模樣,讓他輕笑。隨即眼神定住不動──
  焦點聚集在虎徹微啓的唇。輕吐氣息,可以令人感覺到呼吸的微薄律動。
  他低下頭…
兩唇緩緩靠近…


  「可以請你把我的夥伴還給我嗎?」
  身後傳來一聲冷漠的嗓音。空天的嘴角,輕輕翹起。
  「喔--新人先生!」他抬起頭,笑咪咪地看著突然現身的不速之客。
  「不好意思,」巴納比走到兩人面前,「給你添麻煩了。請把他交給我吧。」
  空天但笑不語,只是任由對方把懷裡人抱走。然後,他看著對方往門口走去。
  「新人先生,」在對方身影即將消失之前,空天開口:「有時候,要坦率一點比較好喔!」
  巴納比聞聲一愣,隨即又踏步離去。
  空天看著自己空著的雙手。方才感受到的體溫,還未完全消退。
  臉上依舊維持著笑意。

  「不然,會讓人趁虛而入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