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RRR同人 早安吻  幽靜

許久的更新!!!
我對於我寫文的不專心...真的很頭大...
所以就會一直拖拖拖...(艸

寫了很久沒寫的幽靜!!!
想法來自跟朋友的討論...
不過我終於要讓我家的幽靜有了突破XDDDD
這一篇是算完整的單篇...
但會繼續寫這篇的後續...
就是說...


會有肉啦!!!!!!!!!!!!!!!(喂

終於要走向這部了!!!

幽大人...您滿意了嗎?
會送上好吃的哥哥給你喔!!!


  「哥──」

  一聲輕柔呼喚,飄進平和島靜雄逐漸清醒的意識中。
  「嗯……」他無意識地發出細微呻吟。身體各處的感官也似乎甦醒,恢復運作。即使閉著雙眼,但他依舊可以感受到來自窗外日照輕撫於臉上的柔光與溫度。
  ──天氣似乎不錯,那再床一下好了。
  心裡是這麼想,但靜雄卻又覺得有哪裡不對?不過他的疑惑很快地得到答案。
  「哥──」
  ──嗯?這聽起來好像是…幽的聲音?
  靜雄的思緒,不如剛才愜意,開始有些混亂。照理來說,幽不應該出現在他的房間──
  「幽!」靜雄立馬驚醒,倏然坐起。原本蓋在他身上的棉被掉了下來,露出整個大半身。「你怎麼會在這?這是我…咦?!」詢問的話語突然中斷,靜雄此刻終於注意到情況似乎並非自己所想。眼睛快速地將週遭巡視一遍,以米白色為基調的房間,幾件簡單卻相當具有現代感的傢俱,一看就知道是特別請人設計過的裝潢,整個就是跟自己住的簡陋公寓房間有很大的出入;甚至連剛剛還躺在上面的床舖,其舒適的程度也是自家床鋪比不上的──也就是說,靜雄現在不在自己的公寓裡,而是在……
  「這是我家。」幽那平板沒有起伏的嗓音適時響起。
  「呃啊…對!這是你家!」靜雄恍然大悟,大腦開始運作,喚起昨日的記憶。
  結束了前一陣子繁忙的工作,幽終於有了休假,所以他邀請了靜雄來家裡作客。雖然是難得的兄弟聚會,卻在靜雄的堅持下,也只打算都在家裡度過。畢竟幽是當紅偶像,外出的話,想必會引起很大的騷動;而且要是因為這樣讓人知道幽和靜雄的關係,怕是之後有人會藉故傷害幽,那是靜雄心裡最不願意見到的事。

  如果說,靜雄這與生俱來,只帶來不幸的怪力,有什麼功用的話?那就是僅可能地去保護自己想保護的人們吧!罪歌事件之後,靜雄已經找到能夠駕馭這股力量的方法了!所以他暗自下定決心,絕對不再重蹈覆轍。

  「怎麼了?」陷入獨自思考中的靜雄,終於察覺到一道緊盯自己不放的視線,他抬頭看去,是幽那張佼好的臉孔,只是面無表情到令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沒什麼,只是想問哥要不要起床了?」幽收回視線,邊拿著毛巾擦拭著自己的頭髮。由髮梢滴下的水珠,沿著優美的頸部線條滑落,最後被幽身上的浴袍給吸收。
  「你洗澡了?」靜雄這才注意到對方身上有股沐浴後的清香,聞起來感覺很清爽。
  「嗯。剛醒的時候,全身黏黏的,想說洗個澡比較舒服。哥不也是一樣嗎?」  
  「我?」
  「昨晚…哥忘了嗎?」幽邊說邊又抬眼往靜雄身上看去,視線定住不動。
  「昨晚?嗯……」靜雄順著對方的視線往自己身上看去。和一般人相比,他那體態稍嫌纖瘦的身軀,因終年幾乎包覆在酒保服下,鮮少外露,膚色亦顯得較為淺白。而如今在那一片淺白襯托之下,頸部、胸膛各處,卻有朵朵暗紅色的痕跡,點綴其上,好不顯眼。
  「這些是……」隨著意識到這些痕跡,昨夜的記憶如潮水般地湧入靜雄的腦海裡──原本只是單純的兄弟聚會:豐盛的餐點,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話家常,還有就是幽坐在一旁,看著自己趴在沙發上和獨尊丸玩耍;畫面突然驟變:昏暗的房間,激烈的擁吻,熾熱的喘息,肉體的交纏,跟淫靡的水聲──一切都變了調。
  「啊!幽,我們……」靜雄嘴巴張著大大的,想要說的話卻無論如何也說不下去。臉上,熱氣開始聚集。然後,下一個瞬間,他又被對方的動作嚇得失神。
  幽的臉突然近在咫尺,深沉的瞳像似要把對方吸入一般,緊盯不放。他傾身壓在靜雄身上,鬆垮的浴袍半褪,裸露出比對方更為細瘦的身軀,淡粉色的乳頭挺立在白嫩的肌膚上,過於情色的畫面,讓對方僅能睜大雙眼,卻又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
  「幽…太…太近了……咦?!」靜雄結結巴巴地開口,和他以往給人的形象大相逕庭。突然,乾澀的嘴唇,有了濕潤的觸感。
  幽伸出舌頭,一下又一下,蜻蜓點水般地舔著靜雄的嘴唇。就像家裡的獨尊丸清理身上的毛一樣,他順著對方的脣型舔著,直到對方的薄唇被舔地油亮。
  「喂…幽…你…在幹嘛?」靜雄本能地抗拒兩人如此親密的舉動,雙手伸了出去,試圖把對方推開;卻又在觸及對方的同時,雙手停頓了下來。
  
  ──不行!不能碰幽!要是我不小心使力傷害到他的話……
  任何東西在靜雄的手中,都會脆弱如一根隨意就能折斷的稻草。即使內心打定主意要用這股力量保護自己最心愛的弟弟,也不能保證哪一天會因為自己的疏忽而使對方受傷。深藏在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讓靜雄只能僅可能與幽保持距離,能不碰就盡量不碰吧!

  幽斜眼看著靜雄細微的舉動,不發一語,依舊持續著自己的動作。他雙手扣住靜雄的頭,舌頭長驅直入。
  「嗚!」完全沒料到這樣的發展,靜雄只能被動地承受對方在自己口中的肆虐。嘴唇被啃咬,內壁被舔弄;舌頭也被捲起,跟著起舞交纏。靜雄想說的話,全都被清脆的啾啾聲或低沉的呻吟聲取代。直到肺部的空氣被抽乾,大腦的意識開始逐漸渾沌,口中的津液成了透明的細絲,牽引在兩人雙唇之間──
  「嗚……哈啊…哈啊…」漫長的吻結束了,靜雄終於能從他不知所措的窘境脫離。他大口喘氣,試圖吸回被奪走的氧氣,卻等不及地問道:「你…哈啊……」
  「想起來了嗎?」幽坐起身,一付處之泰然的模樣,聲調依舊平板。「昨晚的事。」
  「呃!」煽情的畫面再度浮現,再加上剛剛那樣情色的幽,那樣激烈的吻,靜雄不自覺地面露潮紅。同時,身體開始感覺躁熱,一股熱流開始在下身蓄積。
  「看來是想起來了。」察覺到對方的變化,幽不急不緩地說著,手同時伸進被褥中,往對方下身摸去,「哥似乎興奮起來了。」細長的手指,抓起靜雄有些勃起的柱身摩擦,給予細微的刺激。
  「啊…不…不是…哈啊…別…別摸……」最敏感的部位被人這樣對待,靜雄自然地仰身躺了下去,身體微顫;口裡卻又不斷吐出拒絕的字眼。
  「哥,不要緊的。」幽沒有停下手指的動作,還再度傾身壓了上去,「男人一覺起來會『興奮』是很正常的。」
  「不…不是……」靜雄用力擺動頭部,企圖甩開這惱人卻又媚惑的慾望。金黃色的柔細髮絲,散落在米白色的枕頭上。
  「哥,你知道嗎?」
  「呃啊……」
  幽倏然停止一切。他輕聲地在靜雄耳邊細語:「我也一樣,現在很『興奮』呢。」
  「嗯?!」
  兩人的肉體緊密地貼近。即使隔著層層布料,靜雄此刻也確實感受到對方「興奮」的事實。
  「想要……」幽繼續耳語,「想要哥,我現在好想要哥。」
  「幽……」
  「給我,好嗎?」
  靜雄無法回應──

  然後,對方的吻,再度欺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 NoTitle

> 阿幽好適合色色的台詞喔~~整個會讓人dokidoki的www

----------------------------------

而且還是面無表情地在說....(喂
不過比較起來
幽靜文中的小靜 真是乖巧多了!!!!
臨靜文的小靜...有時候角色個性不太好抓呀(嘆

NoTitle

阿幽好適合色色的台詞喔~~整個會讓人dokidoki的www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