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RRR同人 相斥相吸  臨靜



我只是想要寫只穿著白襯衫...露出修長雙腿的小靜而已...(艸)
(↑這人真的非常不務正業!!)

就...大家自己看吧!!!!!!!(跑走)


   「哈啊……」在床上翻來覆去好一陣子之後,靜雄終於認命地從一團被褥中醒來,他坐起身,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金色微曲的頭髮被睡地凌亂,身上穿的白色襯衫,也是佈滿皺摺。胸前衣領微微敞開,隨意扣著幾顆扣子,成熟男性的肉體,若隱若現,還帶著些許斑駁的紅點。
   他張著半閉的雙眼,眼神在屋內來回穿梭。房間沒有窗戶,顯得昏暗,讓人分不清現在,到底是白天還是夜。
   不過,這對他來說,並不重要。
   「好餓。」他嘟喃著。然後搔了搔頭,翻開被子,走下床去。「找點東西吃好了。好冷!」和溫暖的被褥相較,身體突然接觸到室內的冷空氣,讓他冷不防瑟縮了一下。
   身上穿著的,當然還是那件白色襯衫,是靜雄的寶貝弟弟送給他的。襯衫的下擺比一般稍長一點,但也僅能遮蓋到大腿根部。再往下,是他那雙細瘦、修長的雙腿,整個裸露出來。隨著他的走動,股間突然有異物往下流的怪異感,讓他忍不住低聲咒罵。但生理的飢餓感催促著他,還是繼續往目的地移動。
   打開房門,走下樓中樓設計的階梯,他來到了開放式的廚房。
   透過不遠處的落地窗,月光流洩而入,些微照亮了漆的屋內。屋內靜悄悄的,似乎只有靜雄一個人在。
   他懶得開燈,也不想開,就只是摸走向冰箱。
   明明心理上極度厭惡這個地方,但對於相當熟悉這裡的自己,靜雄心裡充滿著矛盾。只是,多半時候他刻意地去忽略、無視。
   在冰箱裡東翻西找,就是沒有自己想要的東西。靜雄咋舌,露出不的表情。睡醒後喝杯牛奶,已經是他多年改不掉的習慣。繼續不放棄地翻找,看看有沒有其他可以替代的東西。
   「小靜,這冰箱很貴勒,弄壞了你可賠不起喔!」突兀的聲音在寧靜的空間中響起。
   「嘖!」靜雄皺了皺眉,怒目瞪向聲源處。這麼討人厭的聲音,就只屬於一個人。
   臨也半倚在冰箱旁,帶著慵懶的神情,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心裡卻直吐槽靜雄真是個單細胞,居然就穿著這樣子在他家裡亂跑。
   「喂!沒牛奶了!」靜雄用力地闔上門,單刀直入地說。
   「知道啦!」臨也手一抬,一個塑膠袋輕輕地晃動著。「這裡。」
   靜雄先是盯著袋子,又隨即看向臨也。
   「沒下藥啦!」臨也沒好氣地說著。換來對方輕哼一聲,手上的袋子就被搶了過去。
   靜雄攤開袋子一看,滿滿的都是牛奶,原味、草莓、巧克力各種口味都有。他挑了一罐原味,直接開了就往口裡灌。鮮奶的香味充斥在口中,讓他心裡舒緩不少──先不論這牛奶是誰買的。不過他喝地太急,有些還來不及嚥下的白色汁液,緩緩地從他嘴角滲出,順著臉龐流向頸部。
   臨也此刻也安靜下來,眼神卻始終盯著靜雄。兩人之間,竟散發著難得的祥和之氣。他默默在心裡探尋答案,到底兩人現在算什麼關係?臨也討厭靜雄,就像靜雄厭惡臨也一樣。但兩人卻像磁鐵,時而相斥,時而相吸。白天一見面就打架,雖然多半是靜雄追著自己跑;但到了晚上,兩人卻能像難分難捨的情人,彼此沉溺於肉體的交纏,淫穢的喘息和快感的解放之中。怎麼開始?誰先主動?臨也已經沒有印象了。但比起這個,他似乎更訝異自己儼然非常習慣看到靜雄騎在自己身上扭動腰肢,或是隨著自己的撩撥,引發情慾,強忍呻吟的模樣。

   ──就當作我跟小靜彼此只是要解決生理需求罷了!

   隨著喉結上下的滑動,靜雄手上的那罐牛奶很快就見了底。隨手把空瓶丟在流理台上,他這才發現手指上也沾到不少牛奶。很自然地,他伸出舌頭去舔,甚至把手指含在嘴裡,然後就像吃冰棒般地那樣吸吮著,還發出陣陣聲響。似乎注意到臨也對自己緊盯不放,不快的情緒讓他倏然瞪向對方。
   明明靜雄有如兇神惡煞般的模樣,在臨也看來卻又非如此,事後他也很乾脆地把過錯全算在靜雄頭上。原因在於靜雄完全忽略自己現在的樣子:身上就只穿著一件白襯衫,臀部以下的修長雙腿一覽無遺;襯衫前襟敞開,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部跟鎖骨,纖瘦的肉體在襯衫下若隱若現;更別說這個人還吸吮著自己的手指,嘴角還殘留些白色汁液。臨也突然覺得──

   下身,蠢蠢欲動。

   看著對方沒啥動靜,靜雄扭頭不理,思考著是不是要煎個蛋來填飽肚子。突然,一雙手環住他的腰,沉甸甸的重量壓在身上。
   「臭跳蚤,放開。」
   「才不要!是小靜你太粗神經了!」
   「什麼?喂…別亂摸……嗯…」下身突然被對方有技巧地搓揉著,渾身的血液似乎都往那處流動,冥冥中,有股熱流開始蓄積──
   「啊哈,小靜你也太快硬起來了,果然一早起來就是性致勃勃啊!」臨也戲謔地笑著,同時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哈啊…啊…現在…才不…啊…早上…哈啊啊啊──」快感解放的同時,小靜捏碎了不自覺抓在手裡的牛奶空瓶。「哈啊…臭跳蚤,你發什麼神經!」話才剛說完,身體就被硬拉,連帶整個人轉了一圈,雙唇隨即被對方占據。
  濕熱的東西強硬地竄入口腔,毫不遲疑地捲起靜雄的舌頭,強迫與之交纏。靜雄先是處於下風,接著不服輸地也壓著對方的頭,加深雙方交纏的力道。明明只是接吻,兩人卻像野獸般地啃咬,彼此吸吮著對方的唾液,及口中的氧氣,直到兩人的雙唇都變得紅腫,靜雄硬把對方往外拉開,遠離自己才結束。
  
   兩人此刻都氣喘吁吁,對視彼此──

   「小靜你嗚──」臨也率先打破僵局,卻冷不防被對方揍了一拳。他撫著肚子喊疼。一股力量壓在他的肩頭,他抬頭看去,靜雄抬高了一條腿踩在他的身上,下身風光盡收眼底。
   「臭跳蚤,你別這麼婆媽!要上就快上!怕你不成!」靜雄帶著狂妄的笑意,眼神充滿情慾。
   臨也先是瞪大了鮮紅的雙眼,然後嘴角一翹,「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發聲大笑。
   
   「小靜,你真的很惹人厭!」接著向靜雄撲了過去──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