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所謂兄弟?     幽靜

我終於寫完了!!!!!!!!! (淚目

其實真正第一篇DRRR同人應該是這篇!!!
但是因為對幽的了解太少了...
所以很難揣摩...
小靜真的是個在弟弟面前很老實的孩子!!!
相較之下...
我寫的幽就化了!!
但是不不行.......

哥哥是弟控...

弟弟是哥控...

真是美好的兄弟愛呀!!!!

這篇結束了
我要投身到靜臨靜去啦!!
今天的官方文刺激很大...
我好想寫!!XDDDDDDDDDDDD
就算只是片段也好!!!插花一下!!!

以下正文 (明天補上兩小後續短篇 搞笑取向)

「……」一般引號是表示角色說的話
『……』特殊引號表示角色的內心話  兩者我是有區別的 先說明一下!!

-------------------------------------------------------------------

「哪……幽……」
  「嗯?」
  「你…不怕我嗎?」
  「……不會呀。」
  有著色短髮的少年,一臉平靜無波,坐在公園裡的遊樂設施上,兩腳隨意前後踢蹬,身後的褐髮少年只是噤聲,一味地將臉深藏在交疊的雙臂間,讓自己陷入自我厭惡的情緒中。
  
  遠方高樓的玻璃上,映照著即將西下的夕陽,散發出昏黃、詭譎卻又眩目耀人的光芒,那一刻,時空彷彿停滯…

--────────────────────────────────

  池袋‧サンシャイン60通路,時下日本年輕人最常匯集的地方,看似與一般無異的大街上,其實潛藏著許多擁有怪異特性跟思想的人們。有煩惱著自我定位的高中生、愛打架鬧事的街頭混混、跟蹤狂般的美少女、以作情報份子取樂的青年,專接不尋常病患的醫生,他們生活在這裡,讓池袋每天都上演著一場接著一場不尋常的戲碼,熱鬧卻又混亂。
  「呵~~哈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平和島靜雄隨意地漫步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一如往常,戴著淺色的墨鏡,一身儼然是註冊商標的吧檯服,毫不在意他人目光,大跨步地走著。今天天氣很爽朗,空氣也很清新,沒有充斥著某隻惹人厭跳蚤的刺鼻臭味,讓他今天心情大好。平日總是緊縮的眉頭,難得舒緩開來。
  今天湯姆先生讓他放了個假,所以不用跟著跑來跑去收債。不過,雖然說是收債,但往往結果就是自己抑制不了怒火,隨手抓起身邊的東西,不管是路燈、便利商店的垃圾桶、自動販賣機,還是交通標誌,就是一擊把對方打飛,害得湯姆先生的收債工作越來越難做,他還因此獲得「池袋最強」的稱號,人人是敬而遠之。

  『真是的,怎麼會變成這樣?明明我很討厭暴力的呀!』

  他只是漫步走著,然後突然停下腳步,看似隨意卻其實是個習慣,他駐足街頭,抽了一口煙,任由鼻頭呼出一縷白煙,淡薄極近透明的煙霧裊裊升起,抬頭一望,數張斗大的海報看板映入眼簾。上面陳列著今日及近日即將放映的電影,他看了許久,像似仔細端詳著每一張海報,可從頭到尾,他只凝視正中的那一張,上面只有執事裝扮的主角一人,一臉沉靜,那是目前正在上映中,由羽島幽平主演的電影──執事們的沉默。
  
  羽島幽平,目前日本的當紅偶像,一頭柔順的髮,配上總是淡漠的眼神,散發著憂鬱小生的氣質,早已成功擄獲了廣大女性的芳心,如今正大活躍於演藝圈中;不過鮮少人知道的是,一個如此當紅的大明星,居然會跟號稱「池袋最強的男人」的平和島靜雄是親兄弟。

  羽島幽平,本名其實叫做平和島幽。

  『又是一部賣座電影嗎?從那之後,幽似乎一直很忙,很久沒見面了…』不自覺地腦海裡開始想著對方的事,平和島靜雄看著自己身上的吧檯服。
  『這是…他送的…還真的是買了很多套呢!說是不希望我老是換工作!呵!』一閃即逝的笑意。
  『…結果,還是沒能遵守約定呢,那傢伙要是知道的話,會不會生氣啊?』

  想著想著,平和島靜雄轉移了視線,看向那隱約藏匿於高樓間的斜陽,本應是昏暈的光芒,因為樓層間的窗戶玻璃反射,顯得有些奪目耀眼,即使戴著墨鏡,依稀可以感覺到那放射光芒的麗神韻,及散發出來的寧靜感,跟週遭的嘈雜形成明顯的對比;他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曾看過類似的景象…是什麼時候呢?一時間想不起來,只是心中就是有種感覺───

  『幽…應該也看過吧?印像中,他似乎總是跟在身邊呀…』

  「原來已經傍晚了啊。」平和島靜雄察覺到自己似乎發了很久的呆,肚子也有些餓了,他搔了搔頭上那顯眼的微曲金髮,舒展了頸肩,嘴上的菸早已熄滅,把剩下的菸屁股丟入隨身攜帶的菸盒裡,然後轉身起步,開始想著晚餐要怎麼解決。這時,一陣此起彼落的尖叫聲打斷了思緒,他才發現似乎整條街上的人群都騷動起來,議論紛紛。藉著自己身高的優勢,輕而易舉地發現騷動根源,前方停著一輛色廂型車,一個人剛好從車裡出來,僅僅只是這樣,就讓身旁的女孩子們驚喜、尖叫不斷,那人單薄的身影,就這麼進入平和島靜雄的視線裡。
  世上還真有這麼巧合的事!剛剛占據自己思緒的人,現在就活生生地站在眼前,應該是在等待電影拍攝的空檔,當紅偶像─羽島幽平─就這樣平靜地佇立在池袋街頭,任人圍觀。一樣是慣有的淡然神情,不過卻禮貌性地向身邊的群眾揮了揮手,想當然地又是引起一陣驚呼。
  即使知道對方應該還沒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平和島靜雄此時心裡卻湧起一種心虛的感覺,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裝模作樣地開始擺弄自己的墨鏡。

  不過有時候,老天就是喜歡開開玩笑,越不希望發生的事,它就越會發生。

  也許是動作太過刻意,也或許是因為平和島靜雄那一身高挑的身軀,在禮貌性地打完招呼後,平和島幽就輕而易舉地發現自己的哥哥,佇立在人群之中。維持著不變的表情,他注視著對方,直到對方彷彿察覺到自己的眼神,老實地對自己點了點頭,他也回應了對方,接著就被助理請回車裡等待。
  湊熱鬧不是自己的風格,平和島靜雄在對方進入車後,想也沒想就往人群聚集的反方向離開,想到剛剛自己那小家子氣的舉動,覺得有些可笑,果然心裡就是很在意幽吧!在自己被陷害,丟了吧檯的工作之後,心裡深處一直都很在意幽的反應,因為自己那壓抑不了的怪力跟憤怒,所以想跟他人保持距離的,可是卻又無法忍受孤獨,所以還是會想跟人有所接觸,而最想跟對方有所接觸的人,就是自己的弟弟。只是這次…感覺辜負了對方的期望,平和島靜雄整個人就有些畏首畏尾,更加鮮少與對方聯絡,明明只要打個電話也可以解決的簡單小事,在他眼裡,反而變得窒礙難行。
  突然,手機在褲間的口袋裡震動起來,習慣性拿起檢視,平和島靜雄當下對著那小小的螢幕一愣,上面只有一行簡短字句,寫著:

  「回家吃飯,幽。」

--------------------------------------------------------------------------------------------------------

  所謂的家,是指他們以前的老家,坐落於池袋喧鬧市街裡的住宅區,兩個人成年在外工作後,早已都搬了出去,平常只是間空曠的屋子,只有在偶而,就像今日,突然的心血來潮,兩人才會再度回到這間屋子,屋子裡的陳設依舊,無形中記錄著兩人的成長過程,對他們兩人來說,這是個充滿著回憶的地方。
  今晚,平和島靜雄先回到老家,他就弄了些簡單上手的料理,坐在餐桌前等待,右手撐著頭,看似專心盯著面前的食物,心裡卻是七上八下,揣測著這次幽突然要回家吃飯的原因。
  「我回來了。」伴隨著大門關上的啪搭聲響,平和島幽此刻踏入家門。
  「呃…啊…喔!」平和島靜雄有些慌亂地倏然站起,看著出現在飯廳的弟弟,「吃…吃飯吧。」盤據在心已久的疑問,最後只代換成簡單的日常對話。
  「嗯。」
  接下來,對平和島靜雄來說,真是有史以來最令人難受的用餐時間,此刻,兩人對坐著,但除了使用餐具時發出的輕響…
 
  沉默,就是兩人間的唯一交流。
  
  有記憶以來,平和島幽一直是個沉靜的人,據他自己本人說,那是因為哥哥一直都過得很轟轟烈烈,所以他就益發變得沉穩,總是待在哥哥身邊,看著他暴怒地亂丟東西,修理他人,看著他第一次動心,臉上產生的紅暈;外人只知道平和島靜雄是個不能隨便招惹的暴力狂,然而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哥哥只是個性過於單純,因為怕麻煩,所以懶得思考,演變成現在這樣直線式的表達方式;外人都覺得平和島靜雄很可怕,他卻覺得哥哥很有趣,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可愛」,在外人面前總是狂妄不羈,在自己面前卻總是乖順聽話地像隻小貓,會收起爪子,窩在自己身邊。久而久之,平和島幽的心裡也感覺出,似乎自己對哥哥的感覺有了些許的「變化」,即使兩人現在不同住了,他還是有辦法知道對方的消息,還是能察覺出對方身上再細微不過的情緒波動。
  「怎麼了?」平和島幽難得地開了口。
  「啊?」大概是沒想到對方會開口,平和島靜雄心驚了一下,故做鎮定回應,「沒事。」
  平和島幽沒再回應,逕自繼續吃著自己盤裡的食物。然後……
  「聽說你又換工作了。」
  「噗……咳咳!」平地一聲雷,當場讓平和島靜雄嗆到,差點把嘴裡的食物都噴了出來,「什…什麼?」趕緊拿了水杯喝了口水,用手拍拍胸膛順氣。
  「你換工作了?」平和島幽又再次難得開口回應,還是個肯定句的疑問句。
  「呃……」知道今天是躲不掉了,平和島靜雄這次倒是老實回答,「是呀。」
  「………」對方僅是一陣沉默。
  「哎!」顯然受不了這種令人難受的氣氛,平和島靜雄放下餐具,「就…因為某些原因,我被之前那個工作的店家辭退了,」他正了臉色,「不過你放心啦,我又找到新工作了。」一副不用擔心的口吻。
  「嗯?」平和島幽只是注視著對方。
  也許是兄弟間長年的默契,平和島靜雄一接收到對方這樣的眼神,繼續補充:「我知道了啦!這次的工作應該算某種…服務業吧!是幫忙以前的學長做事,所以這次應該可以做蠻久的。」幫人收債可以算服務業吧?!基本上來說是當湯姆先生的保鑣,應該是算服務業沒錯吧!心裡邊想邊快速含混地把該交代的都交代完畢。
  聽完以後,平和島幽依舊沉默以對,又開始繼續進食,現在反而變成平和島靜雄一個勁兒地盯著自己弟弟猛瞧,目光認真到幾乎是要在對方身上看穿個洞出來,這下倒是換對方疑惑起來,「又怎麼了?」
  「呃…」平和島靜雄倒是好奇起來,一手撐著臉,把這陣子擔心許久的疑問吐露出來,「你沒生氣?」
  「沒。」平和島幽看向自己的哥哥,「何況,你不是又找到工作了?雖然我不希望你常換工作,不過你不也說了,這次應該可以持續下去。」
  幾句簡單的話,頓時讓平和島靜雄釋懷不少,自己最想要接觸的人是幽,所以最在意的,也是幽的感受,他想起塞爾提之前跟自己聊過的話…

  「你真的很喜歡你弟弟呢!」

  也許,真是這樣沒錯吧!平和島靜雄輕笑著,「這次的工作,我會努力持續下去的!不會讓你擔心。」聽得出來語氣輕鬆很多。
  「你一直都穿著這套衣服?」然後,對方突然沒頭沒尾地丟出問句。
  「嗯?」聽到對方問起衣服,平和島靜雄看著已經是自己招牌的吧檯服,「是呀。」
  「……」平和島幽又是沉默以對。
  「反正我也不常買衣服,何況還是你買給我的,所以當然會穿。」他說的是都是事實,逛街不是他的菜,湯姆先生也說過以他的高挑身材,穿什麼都好看,本來還打算買套新西裝給他,不過他終究還是回絕掉了,畢竟家裡還有很多新的吧檯服可以穿,更何況,是幽特地買的,這份心意他怎麼可能忽視,就這樣,把吧檯服當成一般的外出服,最後還成為自己的註冊商標。
  「因為是我買的?」
  「嗯…是呀。」
  「那…只要是我買的,哥哥你都會穿?」平和島幽像是要確定什麼似的,於是又問了一次,眼神緊盯著對方。
  「啊…嗯!是呀!我都會穿。」平和島靜雄反到被問得有些疑惑,自己是說了什麼很可怕的話嗎?為什麼感覺對方好像有點激動?「怎麼了?」
  「沒。」平和島幽的口氣又回復到平常,彷彿剛剛那一瞬間的變化根本不存在。
  「喔!」
  然後又是平靜的用餐時間,只是平和島靜雄現在才感覺到食物的美味。

  吃完飯,兄弟兩個很有默契地收拾洗碗,一個洗,一個擦,合作無間。全部都弄好了以後,平和島靜雄伸了伸懶腰,一屁股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開電視,無聊地一下又一下按著遙控器,看著眼前的畫面不斷跳換。突然,一罐已開封的冰牛奶出現在眼前。原來是平和島幽拿著飯後飲料,跟著一起到客廳休息。平和島靜雄看著那罐牛奶,輕笑一聲,伸手拿了就往嘴裡灌,而對方則坐到一旁的一人座沙發,安靜地品嘗手上的咖啡。
  「呵~哈~」也沒過多久的時間,平和島靜雄開始頻頻打起哈欠,他試圖振作精神,拭去眼角自然分泌出的眼淚,眼皮卻要跟自己唱反調似的,有一下沒一下地垂下,很用力想要張開,卻有如反作用力般地更用力閉上,萬分奇異。平常自己不屬於容易累的類型,更何況現在這個時間,在外面遊蕩的次數比自己在家窩著還多,怎麼會這麼想睡覺?看著前方逐漸模糊的電視螢幕,頭一歪,意識就陷入深沉的暗中。
  整個過程,在一旁的平和島幽一秒也沒錯過,他把咖啡杯放置在桌上,然後注視著沙發另一端,嘴巴微張,胸膛規律起伏著,儼然已經進入深眠的平和島靜雄。

  一向平靜無波的面孔,卻在此時露出少有的笑意…

  「睡著了嗎?」平和島幽起身,走向自己的哥哥,一向在外人面前張狂的面容,如今卻變換成純真的睡臉。他伸手摘下對方臉上的墨鏡,修長的手指輕輕地在其臉上觸碰著,從額頭、眉毛、眼睛、鼻子,順勢而下,然後就是對方的唇,沿著邊緣輕繪唇型。
  『哥哥真沒戒心,呵!』
  然後,平和島幽低下頭,用自己的唇封住對方的嘴,這次用舌頭慢慢地舔弄,接著深入口腔,輕輕地翻攪,吸吮口中的津液,最後還俏皮地用牙齒輕咬對方的唇肉,過程中他的動作都極為輕柔,畢竟他還沒打算讓對方知道。
  『不過哥哥應該是對我才能這樣沒有戒心吧…哥哥,果然很可愛。』
  伸手解開對方身上的領結跟釦子,讓脖子跟鎖骨顯露出來,平日鮮少被太陽照射的結果,膚色顯得有些白晰,平和島幽故意輕咬著對方的喉結,果然引起身下人的有些不適的輕喃,他發出惡作劇得逞的輕笑,然後讓自己埋首於對方的頸窩中,聞著對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菸味,那是一種令他感到舒服安寧的味道。
  『哥哥,其實我是有點生氣,只是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錯…』
  『還有呀,笨哥哥,討債應該算自由業吧,哪能算服務業!』
  『對我含糊打混是不行的,所以今天要小小懲罰一下。』
  平和島幽張著嘴,開始含吮對方頸部某處,讓那地方在他離開時暈印上深紅,有著白皙膚色的襯托,顯得異樣艷麗,讓他很滿意,再次地低下頭,這次選在不同的地方,開始重複著一樣的步驟,手指也往下解開對方上身所有的鈕扣……

  廚房流理台上,放置著一個牛奶罐的瓶蓋,以及一個被拆開的藥盒……

---------------------------------------------------------------------------------------------------

  「哪……幽……」
  「嗯?」
  「你…不怕我嗎?」
  「……不會呀。」


  『我最喜歡哥哥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