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骸綱)

骸大人!!!!

生日快樂!!!!


結果還是晚了一點時間...一個晚上不到的時間寫出來的...
比起雲雀...
我的骸其實很紳士呢!!!!XDDDD

後面有點趕...因為要趕時間...(不過還是沒趕上@@)
我讓阿綱陪骸度過一天囉!!!!
既然現在...生日結束了!!那麼....

骸大人!!!
阿綱還我囉!!!(伸手)


多一分鐘都不行啦!!!因為我要抱阿綱去睡覺了!!!XDDDD

「喔呀!真是巧遇呢!彭哥列~」一派輕鬆、語氣優雅的嗓音,赫然在阿綱的耳邊響起。
  「咦?誰?」意識到一道影阻斷了通路,阿綱不做多想,抬頭看去,熟悉再不過的蒼紅雙瞳映入眼簾,「骸?!」
  六道骸身著色皮衣皮褲,內搭一件迷彩T恤,一臉神清氣爽的樣子現身在阿綱面前,眼眸、嘴角都帶著淺淺的笑意,顯示他的心情似乎不錯!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相較於骸,阿綱倒是一臉驚愕。
  「クフフ~散步呀!」
  「啊?散…散步?!」
  「因為太無聊了嘛,所以就跑出來散步啊!沒想到居然遇到你呢!我親愛的彭哥列,」骸邊說著執起阿綱的手,嘴唇輕輕地在對方手背親吻,宛如紳士般,對淑女展現其優雅的禮貌,「你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呢?這可是將來要被我奪取的身體喔!」
  熟知?一抬頭,卻看到一雙滿是擔憂的褐色眼瞳。
  「骸……」六道骸,你這個愛逞強的傢伙,阿綱在心裡罵著,之前霧戰的時候,有那麼一刻鐘,自己的意識與骸相連著,身處在滿是水的空間裡,伸手摸去只有一片惘然、虛無,光線被阻礙,只剩絕望般的漆,在那裡,他看到了……

被宛如荊棘般的鐵鍊束縛著的六道骸,眉頭深鎖,沉睡著…

現在的你,明明是很不好受的,為什麼總是要擺出那無所謂的表情呢?!

  「骸……」心裡不由得有些感傷的阿綱,輕聲低喃著對方的名字。
  「……………….」骸看著阿綱,靜默一會兒,然後輕笑道:「你還是一樣天真呢,居然老是這麼關心自己的敵人,真是太危險囉!很容易就會給人吃掉了呢!唉呀!看來我得常常來呢,免得哪天你的身體給人搶走了,我可就困擾了喔!クフフ~」邊說還伸手抱緊阿綱那瘦小的身軀,硬是在臉上偷了個香。
  「六道骸!!!」阿綱嚇得趕緊用手護著自己的臉,被人偷襲得手的難為情讓他的臉頰,頓時通紅,熱度上升。
  「那,彭哥列,跟我約會吧!」
  「啥啊?約…約會?!」
  「是呀!難得遇到你嘛~這不是一個好機會嗎?」也不管對方有沒有回應,骸逕自就牽起對方的手,邁步而行。
  「咦咦咦!!!等…等等啦!我…我要去上學勒!!」
  還沒搞清楚狀況的阿綱,就這麼輕易地給人拉走了……

  說是約會,還真的是約會,阿綱想著,他癱坐在河堤的草地上,緩緩地喘氣,回想著一整天的行程,兩個人先去逛街,骸毫不在意他人眼光,大剌剌地牽著自己的手,邊晃邊走,怎麼甩都甩不開,害自己從頭到尾都不敢抬頭,之後去了遊樂園,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老是選擇那種很刺激的遊樂設施,像是雲霄飛車、海盜船等等,坐到自己腿都軟了,啊!對!還有鬼屋!!感覺起來,裡面嚇人的東西,似乎比以往更恐怖,嚇得自己哇哇亂叫,還死抱著對方不放,但是出來的時候,看到骸一臉滿足又得意的表情,阿綱怎麼想,都覺得自己有中計的感覺,當下真想立刻發動小言狀態,一拳揮過去,無奈,全身無力,還只能任由對方摟著自己,最後,骸提議要看夕陽,所以兩個人來到河堤邊。
  骸跟阿綱相倚而坐,此時,兩人沒有交談,只是靜靜地望著遠處的天際,現在是黃昏時分,太陽結束了一天的繁忙,正緩緩地沒入雲層當中,它的餘光,映照出一片澄黃色的天空,層層的薄雲,從頭頂開始,往遠處聚積,在光線的折射下,渲染出多樣的色彩,萬種風情,煞是好看,倦鳥歸巢,由天空的一端,飛向彼岸,交織出如同圖畫般的綺麗景致,如入幻境,一時間……

  彷彿所有的喧囂都噤了聲,寧靜造訪大地,
  洗滌了人們一身的疲倦,心,也靜了…

  「真漂亮!」阿綱單純地發出欣賞的話語,由衷地讚嘆眼前的景色。
  「我討厭夕陽。」一反白天輕鬆、俏皮的語調,在一陣沉寂過後,骸沒頭沒腦地突然發話。
  「咦?!」瞬間,阿綱整個錯愕,他轉頭看著對方有些陰沉的側臉。
  像似自言自語,骸繼續說著:「再美的夕陽又怎麼樣呢?最終,它都會沒落下去,藏身在雲層之後,然後,就是夜色降臨!一望無際的暗,摸不著邊際,看了真會讓人心情不好,可笑的是,那居然是最適合我的顏色……」
  「真是……クフフ~」聽起來像是自嘲的口氣,卻讓阿綱怎麼聽都覺得很難過,辭拙的他,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盯著骸。
  沉默,成了此時兩人唯一的語言,直到…
  「我也差不多得離開了,」骸看向阿綱,面露倦色,說著:「已經到極限了!我今天過的很愉快喔,這都要感謝你呢,彭哥列!」
  「啊!說的也是,都這個時間了呢,」阿綱伸出手錶,看著時間,卻察覺到:「咦?今天是……」
  兩個相同的數字,上下左右顛倒相對,明白顯示著今天的日期:6月9日。
  「啊!!骸!」阿綱突然大叫起來,「拜託,能不能再給我一點時間,」他的神色急迫,「一會兒就好,我去買個東西,馬上回來喔!拜託啦!好嗎?」
  「嗯~?既然是彭哥列難得的要求……」照自己的狀況來看,骸其實不離開不行,但他也很好奇阿綱的行動,到底,他要去買什麼?
  「好!你一定要等我喔!骸!」阿綱邊說邊往遠處跑去。

  就在阿綱離開的這段時間裡,骸為了讓自己舒服點,他選擇閉眼休息,直到他聽到腳踩踏在草地上的沙沙聲,由遠而近,到自己身邊停下,然後,是撥弄袋子的聲音,騷動過後,他聽到熟悉的呼喚。
  「骸,起來吧!」是阿綱,他回來了。
  「嗯~親愛的彭哥列,你可讓我等……」骸故意說著挖苦對方的話語,卻在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停頓下來。
  一團小小的黃澄色火燄,在骸面前燃燒著,發出淡淡的光芒,雖然渺小,但在有些昏暗的空間裡,卻是那麼耀眼動人,吸引著他的目光。
  「這是……?」
  「生日快樂!骸!」阿綱帶著大大的笑容,對著骸說。
  「生日?!」
  「是呀!今天是六月九號,是你的生日啊!我想趕在你要走之前幫你慶祝一下,所以跑去買了這個。」捧在阿綱手上的,是一塊單片的巧克力蛋糕,他抬高拿到骸的眼前,「不好意思,我的錢不夠,只能買一塊,我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口味,可是店家說這款蛋糕有加一點香檳酒,我覺得很適合骸喔!所以就買了它,來,請你吹蠟燭吧!」
  「………………..」骸只是盯著眼前的蛋糕不放,生日?!原來自己有這種東西啊?自出生以來,過著連狗都不如的人生,骸早就忘了自己有生日這回事了,何況,對他來說,那不過是代表著自己痛苦開始的日子,哪裡值得慶祝啊!骸在心裡苦笑。
  「生日快樂!」一句簡單卻帶著濃濃祝福的話語,又再度引起骸的注意,阿綱臉上帶著溫暖、欣喜的笑意看著自己,彷彿感染了自己,心裏的苦澀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點點浮現的暖意。
  「クフフ~彭哥列,你這個人……..」微笑再度回復到骸的臉上,他輕巧地靠近阿綱,嘴貼近了他,輕聲說著:「真的是太好心了,不論是對自己人,還是敵人……..」最後,語尾消失在對方的唇上。
  僅僅是蜻蜓點水般的觸碰,卻讓瞬間時空暫停,彷彿永恆…
「骸………」沒預料到對方居然會這麼做,阿綱頓時無法思考,睜著眼,微張著嘴,兩朵紅色浮雲,悄然在臉頰上冒出。
  「這樣不行喔!你的表情犯規了……」骸突然俯身靠在阿綱身上,頭藏在對方的頸窩裡,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這樣盯著我看,會讓我好想……」嘴唇貼在阿綱小小的耳垂上,將氣息吐在對方的臉頰上,「吃了你啊……」

  「綱吉君……」這是今天,骸第一次叫出阿綱的名字。

  「骸?」接下來,阿綱只感覺到對方沉甸甸的重量,壓在自己身上,沒了動靜,他又再呼喚一次:「骸?!」
  「首領。」回應他的是,清晰再不過的女聲。
  「咦?庫…庫洛姆!!」意識到對方是誰,阿綱也了解了狀況,「骸,他回去了啊~」
  「是的,骸大人已經回去了!」庫洛姆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裙襬,「那…我也要回去了,首領。」
  「啊!是嗎?好…我知道了…」不知為何?阿綱心裡覺得悶悶的。
  庫洛姆往堤防走了過去,然後,她突然轉了身,說著:「首領。」
  「嗯?!」
  「骸大人他……」庫洛姆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他的心情很好,他很開心!」
  「是嗎……」心裡的陰霾,突然一掃而空,阿綱微笑著。

  骸,下一次,我們再一起幫你慶祝生日吧!
  那時候,不要再是幻影了!
  而是,真正的你,實實在在的你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