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吃醋的大魔王是很難搞的!  (雲綱) 前篇 微慎

這是別人希望我寫給他的生日賀文!!!
內容是由他提出大概構想...我再寫出來
本來有些自己的想法...不過後來還是改掉了...
不過....
拖欠很久!!囧!!!還只寫了一半多....
剩下明天補上...

另...
我果然是標題苦手!!!囧rz

如果可以的話,阿綱真希望有人能告訴他現在是什麼情形?他吞了一口口水,喉嚨發出咕嚕的聲響,嘴巴緊閉,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直視前方的人影。
  一滴汗,從額頭冒出,順著臉頰流下,滴落在胸口的衣領上,今天明明是豔陽高照,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嚴熱,熱到令人想要一頭栽進游泳池裡,圖個清涼暢快,可偏偏,坐在接待室裡的阿綱卻覺得,異常寒冷,室溫降到冰點,彷彿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難道是冷氣開太強?如果是這樣就好啦!阿綱在心裡苦笑,事實上,冷氣還根本沒在運轉呢!
  而此刻,雲雀正雙手環抱於胸,安穩地坐在阿綱對面的沙發上,面無表情,眼睛眨也沒眨地看著阿綱,表面上似乎很平靜,但不知為何,全身卻散發著凜冽的氣勢,空氣中充斥著莫名的壓迫感。
  「雲…雲雀學長?!」阿綱覺得自己好像被獵人看上的獵物一般,全身緊繃,脖子像是給人用繩子勒住,讓他有些喘不過氣,可,他又想做些什麼來緩和眼前這僵化的氣氛,於是他出聲呼喚,即使他還是一頭霧水。
  一切發生地非常突然,再平常不過的下課時間,阿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跟著山本、獄寺兩人聊天,說到有趣的地方,還開心地大笑,然後,下一刻,教室變得鴉雀無聲,熟悉的色校服外套出現在眼前,上面別著繡有「風紀」兩個大字的臂章,紅底黃邊,對比鮮明,阿綱抬起頭看向來者,還沒來得及驚呼,一陣天旋地轉,就發覺自己浮在半空中,開始往教室外面移動。
  「雲雀學長!請你放我下來!!」天啊!雲雀他居然扛著自己走!!還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好丟臉!阿綱臉頰通紅,試圖掙脫,無奈,那圈在自己腰部的力量卻越來越大。
  「閉嘴!」帶著極度不語氣的簡短回應,瞬間就制止了阿綱的行動。
  就這樣,懸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看著一路上一個接著一個因驚嚇過度而石化的人像,阿綱最後被扔進接待室的沙發裡,然後就跟對方大眼瞪小眼,陷入莫名的僵局裡,整個過程就是很莫名奇妙,不過,起碼有一點,他很確定,就是雲雀他現在,正處於極度不爽的情緒當中。
  
  「雲雀學長……..」阿綱縮著脖子,抓緊衣褲,小心翼翼地再次出聲呼喚,深怕自己不小心又觸怒了對方,他實在不懂為什麼雲雀會突然生氣,雲雀的情緒很捉摸不定沒錯,但是往往都是有原因的,像今天這樣,其實很少見,不過直覺告訴他,今天對方不高興的原因,多少一定跟自己有關,只是要他那鮮少在運作
的小腦袋瓜猜出原因,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啊!
  雲雀瞇起自己那細長的丹鳳眼,看著阿綱那付瑟縮的模樣,內心就更加感覺不舒服。這到底是為什麼?明明他跟山本武、獄寺隼人或其他人說話,都可以笑得那麼自然,那麼開心,怎麼一面對自己,就老是一臉戒慎恐懼,露出草食動物般的表情,莫名的不甘充斥於內心,驅使著他憤怒的情緒,他想要知道原因,為什麼阿綱不對自己笑?還有自己為何會因此感到不舒服,甚至厭惡、煩悶?
  雲雀一向是想到就去做的人,他突然兩手架在沙發上,輕而易舉地就讓阿綱動彈不得,鎖在自己懷裡。
  「雲雀學長?!」
  「為什麼?」雲雀靠近阿綱,縮短兩人的距離,他盯著那澄亮的褐色眼眸。
  「咦?」阿綱對雲雀突然的問題感到納悶,不過不到一秒鐘,他整個注意力就被轉移,因為,他發現,某個冰涼的物體壓在自己的脖子上,「雲…..雀學….長…?!」不知何時?對方已經亮出那對專門咬殺人用的拐子。
  「為什麼?你……」雲雀微皺眉頭,反手一轉,用拐子頂部輕輕摩擦著阿綱的唇,小巧、看起來有些乾澀的薄唇,「不對我笑………」
「呃………我…….」阿綱整個迷糊了,笑?什麼笑?對誰笑?他搞不懂,真的不懂,何況,有根拐子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的,他還真難分神去思考對方的問題啊。
  「為什麼你對那兩個人就笑得很開心………」雲雀想起那樣的畫面,心中不快的情緒又加大了,手緩緩地加重力道,讓對方有些吃痛地低鳴,「為什麼……我覺得好煩燥………..」
「嗚………雲……..」下巴被拐子頂著,阿綱的臉被高高抬起,拉扯的力道讓他覺得很痛苦,他真的不懂雲雀話裡的意思,只希望對方能夠停止,放他一馬,可是他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畢竟眼前的人不是別人…….

是那個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的雲雀恭彌。
  
  「糟透了…心情,真是糟透了……你這隻草食動物,真有本事啊~居然能把我搞到這般田地,嗯~~」雲雀看著阿綱因吃痛而糾結的五官,眼角流下的淚液,跟那微張哀號的小嘴,看起來好不可憐,一瞬間,彷彿有種蠱惑人心的感覺,意念一轉,他轉而用手緊扣對方下巴,迫其張得更開,「還是……咬殺你好了……」他拉鬆了領帶,解開領口的扣子,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部跟鎖骨,舔了舔嘴唇,輕笑道:「這是你讓我心情不好的代價喔!」

  「啊!嗚!!」阿綱連驚呼都還來不及,唇就給人狠狠的封住了,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了,當下無法反應,就任由對方啃咬自己的嘴唇,然後強勢地攪弄口腔,啊!舌頭!伸進來了!!「嗚….嗯……嗚……」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阿綱感覺到連自己的舌頭也都被迫隨對方起舞、交纏,空氣被吸光,他覺得有些缺氧,意識開始渾沌……
就在阿綱以為自己會氣絕而亡的時候,雲雀突然鬆開了他的嘴,他開始大口喘氣,然後就在他覺得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褲子有被扒光的危機,連忙伸手要制止對方的行動,倏地,一隻大手緊扣住自己兩個手腕,阿綱驚慌不已,連忙大喊:「啊!不…不要…….不要這樣!!嗚…….」嘴,又再次被狠狠的封住。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阿綱就感覺到下身涼颼颼的,皮膚接觸到觸感極佳,卻有些冰涼的皮質沙發,起了小小的雞皮疙瘩,「嗚!!」他的嘴還是沒有得到自由,莫名的恐懼佔據他的內心,他不懂雲雀的行為,可是直覺告訴自己,接下來一定還會發生更可怕的事情,他得逃,逃離這裏,身體開始抗拒般的扭動。
  「想逃?」雲雀鬆開了阿綱的嘴,持久的纏綿,讓兩人的雙唇間,牽起了一條搧情的透明絲線,「那可不行,我說過,你要負責的!」他解下領帶,緊綁阿綱的雙手,拉起了對方一條腿,露出那稚嫩的小巧,俯身下去。
  「雲雀學長,請你放…….咦咦!!啊!!!」阿綱再度睜大雙眼,看著眼前驚人的景象,雲雀居然抓起自己的那跟男性象徵,放在嘴中吞吐,「啊…哈…不….不要……那裡好髒啊~~」一股奇特又絕妙的感覺,自那個地方傳遞出來,阿綱側躺在沙發上,雙腳跨掛在雲雀的肩膀上,張口呻吟著,溫熱包覆著柱身,不時還有一個濕熱的東西舔弄,讓鮮少經歷如此體驗的阿綱,當下就向快感臣服,僅存的羞恥心,讓他試圖抓著雲雀的頭部,希望他放開,但舒爽的感覺卻又讓他不自覺地壓低對方的頭,好讓自己可以更深入點。
  「哈…啊…不…嗯……哈…啊…」燥熱讓阿綱雙頰紅潤,全身佈滿了薄汗,身體開始自然擺動,「哈…啊…雲…雲雀….哈…啊…啊……」雲雀聽著那呼喚自己的搧情嗓音,著實覺得耳,因為這是對方因為自己而發出的聲音,嘴裡的東西越來越挺立,腥羶、黏稠的液體沾滿自己的口腔,顯示身下人有多麼興奮,任由自己擺布,當下,心情大好,於是,他更加快吞吐的速度。
  「啊…嗯…啊……啊…….嗯……」阿綱持續呻吟著,直到……解放的那刻來臨,「啊!!!」雲雀鬆了口,任由對方身體一陣抽蓄,白濁的液體就飛濺而出,噴灑在雲雀的手掌上,跟阿綱的下半身。
  耳邊聽著對方的喘氣聲,雲雀摩擦著自己指頭上的白濁,有些滑膩黏稠,然後,他居高臨下看著倒臥在沙發上的阿綱,身體緩緩地起伏,下身光溜溜的,雙腳曲起,隱約看到剛剛才發洩過的小巧,現正喪氣般的下垂著,臀部曲線分明,分泌出些許透明液體,沾濕沙發,下一刻,雲雀突然很想看到阿綱臉上,現在有著什麼樣的表情,於是伸手抬起他的臉,面向自己……
  阿綱雙眼迷濛,兩頰透紅,小嘴微啟,一付失神模樣,「雲…雲雀…學…長?!」不確定的語氣,用著不自由的雙手,撫著額頭,剛剛的釋放,讓他覺得全身無力,只能任憑自己癱軟於沙發上。
  「這是你第一次出現這種表情嗎?」雲雀貼近阿綱臉頰,舔去嘴角露出的津液,「在別人面前?草食動物……那……」然後他湊到阿綱耳邊,輕聲說著:

「再讓你多露點不一樣的表情好了!呵……」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