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回家  (雲綱,奈奈)

好!!我又臨時寫了...
算是母親節賀文吧.....
看到朋友寫了奈奈媽媽...突然腦袋就有了畫面...就想說寫出來吧...
想要好好謝謝奈奈媽媽...
生了阿綱這個可愛又溫柔的孩子啊...145e5b3a1b4291.gif


他治癒了我的心啊.......(心)

今天是母親節...祝福天下媽媽...

母親節快樂!!!!


這篇還是雲綱...不過雲雀出場很少...而且還一付要帶老婆回家的老公模樣是怎樣啊?!
不過我想奈奈媽媽一定很高興自己又多了一個兒子吧(?!)

  

在五月的這一天,抬頭可見的,是一片蔚藍、毫無邊際的穹蒼,幾朵白雲自由自在地玩耍其中,一架飛機越而過,劃過天際……
  一個身材略微消瘦的褐髮青年,身著輕便的POLO茶色條上衣、深藍色刷白牛仔褲,帶著簡易行李步出了機場的入境大廳,他站在大門前,食指壓低鼻樑上的墨色眼鏡,露出晶澄剔透的褐色大眼,看著頭上的那片水洗般的天藍色大空,嘴裡低喃著…

「久違了!並盛!」

  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阿綱顯得異常開心,連日的工作讓他喘不過氣,壓抑已久的意念爆發,等自己意識到的時候,人已經坐上飛往故鄉的班機,這應該算是翹班吧?!他想,被自己的家庭教師知道的話,下場鐵定很慘,不過在見到自己從小生活的地方時,陰霾的心情一掃而空。
  在大街上逛起來,他隨意看看,想知道在他不在的三、五年裡,這兒有了哪些的改變,除了有許多新的店鋪,也有的老店仍舊屹立不搖,阿綱看著轉角的那家老雜貨店,店門口還是像以往擺放著許多玩具與零嘴,林林總總,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很喜歡拖著媽媽來這家店買東西,他的第一個玩具機器人,就是在這家店買的,意念所及,他彷彿看到年幼的自己正開心把玩著機器人,在空中揮舞著,還拉著奈奈說著自己將來的夢想,她則是摸摸自己的頭,微笑地附和。
  「媽媽………」
  阿綱突然好想看到奈奈那記憶中溫柔的笑容,問自己有多久沒看到奈奈了呢?抬起腳步就往以往回家的方向奔去,有句話說「歸心似箭」,應該就是自己目前的寫照吧!隨著離家的距離越來越近,阿綱的腳步也越來越快…
  「呼……呼……」阿綱撫著膝蓋喘氣,平復過後,隨手摸向牆壁,卻摸到那熟悉的門牌,雖然周圍已經腐銹、老舊,上面還有些髒污,但還是清楚顯示著「澤田」兩個大字,他抬頭看著記憶中自己生長的屋子,兩層的獨棟房子,二樓那帶有水藍色窗簾的窗戶裡,就是自己的房間,他有些好奇現在裡面是什麼樣子?走進前院,還曬著剛洗好的衣物,空氣中飄著清新的味道,阿綱想他應該知道奈奈會在哪裡?這個時候她一定在廚房裡忙著,他急忙脫了鞋,進了屋。
  家裡的樣子都沒有變,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記憶中的位置,令人懷念,阿綱沿著走道往廚房走去,一道熟悉的清脆嗓音傳來,瞬間,他感到心悸,那是奈奈在忙時哼的小調,隨著聲音越來越清晰,他的心跳也越來越快,扶著門沿,他望進廚房,他看到了那在流理台前忙碌的背影。
  
  那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和往日中的記憶比較,似乎更顯纖瘦,此時正俐落地忙東忙西,阿綱突然有點想哭,他咬著唇部,吸吸鼻子,等自己的心情平復點,才出聲呼喚:「媽媽…….」
「咦?!」工作的身影突然停頓,循著發聲處轉身往後看,當看到是阿綱時,帶著喜的驚呼:「唉呀!這不是小綱嗎?」
  阿綱看著奈奈的臉,雖然多了些記憶的痕跡,但還是跟往常一樣,帶著和藹的笑容看著自己,記憶中,她幾乎都是帶著笑容,拿著玩具逗弄自己笑,牽著自己的小手學習走路,摸著自己的頭安慰哭鬧的自己,奈奈總是溫和的,如果說自己有什麼地方像她,應該就是這種溫和的個性吧!他上前一步,說出了今天自己最想說的一句話:
  
  「媽媽!我回來了!」他也送了一個大大的微笑給她。
  
  之後的時光,母子倆一起忙著晚餐,為了歡迎阿綱回家,奈奈還做了他最愛吃的漢堡肉,因為太久沒相見,彼此都有好多話想說,奈奈說了很多這幾年並盛的事情,還講起許多阿綱小時候的事,有的因為當時年紀小根本沒印象,所以聽得自己驚呼連連,這一切,是多麼平和…多麼令人感到平靜啊……
  「怎麼了,小綱?」奈奈突然開口詢問。
  「嗯?!什麼?」阿綱有些不解。
  「怎麼哭了呢?」
  「咦?我……有嗎?」說話的同時,阿綱感覺到有滴眼淚滑過臉頰,伸手想要擦掉,卻發現…眼淚,越滴越多…
「小綱……」奈奈臉上出現了少見的擔憂神情,她看著自己的兒子忙著擦拭臉上的淚滴。
  「啊哈哈…我…這是怎麼了?」阿綱有些慌亂,他對自己生氣,為什麼眼淚停不下來,難得回到家,怎麼可以讓媽媽擔心呢?
  「小綱…」奈奈的手撫上阿綱的臉,手上的薄繭感讓他感到心疼。奈奈親柔地摸著,臉上回覆那溫和的微笑,她說:「你記住,這裡永遠都是你的家,任何時候都可以回來,媽媽會在這邊等你喔!」
  「媽媽……」
  是的,阿綱覺得好累,去義大利的這幾年,他學著要成為一位有擔當的首領,他告訴自己可以做得到,儘管這當中非常辛苦,唯讀一件事,他卻始終做不好,也不想做好—為了家族,他必須學會殺戮—他無法用自己的火炎去焚燒生命,也無法讓自己的槍對準敵人,他的家庭教師說他太天真,他的守護者們沒人催促他,卻一味地為了自己,讓自己的雙手沾滿血腥,其中,以身為自己戀人的他最甚,阿綱知道這是逃避不了的事,為了保護大家,早晚有天會有生命在自己手上終結,儘管他希望那一天越晚越好,可是他還是被搞得身心俱疲,奈奈的一番話,讓他知道…

在這世上,自己還有個地方可以回去,還有一個人會始終張開雙手,迎接自己…

  阿綱任憑自己哭泣,直到哭累了,他躺在奈奈的大腿上睡去,奈奈輕輕撫摸著自己兒子的頭,一下接著一下,然後讓其安穩躺在沙發上,她起身準備去拿被子,突然聽到落地窗打開的聲音,轉身看去,她看到一名身著西裝的男子,髮瞳,面無表情的站在眼前,她覺得這人好熟悉,好像是之前跟阿綱同學校的…….
  「啊!這不是恭彌君嗎?好久不見了。」奈奈笑著打招呼,她想起來了,眼前這位是阿綱的學長,以前經常會接送阿綱上下學,後來好像也跟著阿綱去了義大利。
  「伯母,您好。」雲雀面色緩和回應著,「我是來接綱吉回去。」
  「不過這孩子睡著了,而且都這麼晚了,明天再走吧,你留下來過夜好嗎?」
  「也好。」
  「那可以請你帶小綱回房睡覺嗎?我再去鋪床棉被。」奈奈作勢就要離去張羅。
  「伯母。」雲雀出聲,他看著阿綱,靜默一下,然後對著奈奈說:「謝謝。」
  雖然是句沒頭沒尾的話,奈奈卻儼然意會,盯著對方一會兒,然後輕笑:「哪裡,我也是,以後要請你多多照顧我們家小綱了。」深深地一鞠躬。
  「我明白。伯母。」雲雀點頭回應。
  目送奈奈離去,雲雀坐到阿綱身邊,手輕撫著眼淚滑過的痕跡,其實他剛剛就到了,只是沒有出聲在旁看著,他一直在阿綱身邊,又怎麼會不知對方內心的掙扎與煩惱,他知道自己對阿綱是特別的,但不會是他的唯一,阿綱一直是個溫柔的人,他總是在乎著身邊的大家,所以他也想…雲雀在阿綱耳邊低語:「我會替你守護一切,綱吉,所以,不要哭。」然後他想到明早阿綱要是看到他,臉上表情將會何等精采,於是,他輕笑了。

  奈奈躲在牆壁後面看著一切,心裡想著是不是要讓雲雀以後也改叫自己媽媽好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這個奈奈太巧(台)了吧 XDDDDDDD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