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忽男忽女?! (雲綱) 雲雀生日賀文!!! 前篇

還好趕上啦!!!!145e5b3a1b4291.gif


雲雀大人!!!
生日快樂!!!!


阿綱送給你吃喔!!!!!>///<

整篇爆字數嚴重!!囧....這次挑戰女體!!所以確定能接受的...再點閱吧!!謝謝!!!
以後重口味的東西要少寫了!!!真累!!!

因為太長了拆成兩篇!!下篇慎入!!!囧!!
  「嗯………….」細微的呻吟自厚重的被窩裡傳出,過了一會兒,被褥有了動靜,一隻纖細的手探了出來,像要找尋什麼似的四處亂摸,最後抓著被褥邊緣,緩緩地掀開,露出了一張純真、無設防的睡顏。
  這裡是阿綱的房間,現在窗外天色有些昏暗,本應是熱鬧的晚餐時間,此刻卻異常安靜,阿綱將手覆蓋在自己的額頭上,遮掩住房內有些刺眼的燈光。
  「嗯…….幾點了?」可以的話,阿綱會選擇繼續睡下去,溫暖的被窩讓他有些流連忘返,不過忽略不了的乾渴與飢餓感,驅使著他必須有所行動;兩手撐在床上,使力讓自己的身體坐起來,阿綱揉揉眼,打了個大大的呵欠,伸出腿,冰冷的地板讓他不由得地打起哆嗦,呆滯了一會兒,他才緩緩起身,往樓下走去。
  「哈啊……好睏喔!媽媽?媽媽?」阿綱到了廚房後,四處張望,並沒有看到那常在流理台前忙碌的熟悉身影,「咦?不在嗎?」阿綱有些納悶,不知為何?他總覺得他好像遺忘了什麼?不過在搞清楚之前,他還是先解決自己的生理問題好了,拿出水杯,裝了水,正打算一口氣喝光它時,眼角不經意地瞥見自己在窗戶上的倒影……
  「啊啊啊啊啊!!!!!這…這是怎麼回事?」阿綱大叫,顧不得手上的東西,急忙衝到浴室的鏡子面前,顫抖地指著前方,嚴重結巴:「啊!天…天啊!我…我…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約莫跟阿綱年齡相仿的女孩子,除了頭髮變長、變捲翹以外,臉蛋、身形幾乎都跟自己如初一轍,阿綱忍不住罵自己廢柴,那是當然的啦!因為眼前人根本就是自己啊!而且,最叫他吃驚的是,身上的衣服!!天啊!居然只有穿著內衣!而且還是帶有薄紗的細肩帶式的內衣!邊緣裝飾著色的緞帶,沿著胸部的線條,在中間胸口的地方打上蝴蝶結,另外由於是帶點半透明的白色薄紗,身體的曲線若隱若現,胸前隱約露出兩個粉紅色小點,要露不露的,帶點一絲絲情色的味道,如此的視覺效果,讓對鮮少跟女孩子接觸的阿綱來說,是個很大的刺激,他突然覺得臉頰很熱、很燙。
  「真的假的?我……真的…」他很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個夢,他伸手輕輕觸碰自己的胸部,嘴裡碎碎唸著,拜託一定要是平的啊!但是一碰到那柔軟的隆起時……好吧!即使不是很大,但是那確實存在,他…有女生的胸部。
「嗚!!!不會吧!我真的變成女生了!!!」阿綱頓時癱軟在地上,他抱頭哀號,臉上的五官糾結,開始拼命回想到底是什麼把他搞成現在這副模樣!
可惡啊!我好端端的怎麼會變成女生呢?阿綱亂抓著頭髮,好像這樣就可以把自己的記憶通通給抓回來,今天明明過得很平淡啊,跟平常一樣,嗯………藍波找里包恩挑戰,然後被打飛出去!於是他哭著招喚十年後的自己出現,偏偏好死不死的遇到碧洋,當然就又是被追著跑,碧洋邊追還邊把自己的做的毒蛋糕當飛鏢亂丟,啊!然後就是…藍波撲到自己臉上,就在碧洋追上的瞬間,藍波居然跳開了,就這麼硬生生地,自己整個被蛋糕砸到,這次的蛋糕不知道又加上了什麼新配方,味道真是太「特別」了,自己好像就這樣昏了過去,然後嘛…就…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就是說…
  「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一定發生了什麼!對吧!」阿綱終於恍然大悟,接下來只要去問那群人就對了!阿綱趕忙衝回房間。
  「喂!里包恩!」阿綱大力地打開房門,直接就是對著房內大叫:「你給我出來!」
  「唷喔!」一道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會出現的身影,突然現身在窗台上。
  「你到底把我給……咦?!」
  熟悉的面容,熟悉的髮,還有那總是隨風飄揚的色校服外套跟鮮紅亮眼的風紀臂章,映入了阿綱因錯愕而睜大的褐色大眼。
  「雲…雲雀學長!!!」阿綱驚訝到合不攏嘴,居然連吐嘈雲雀總是有門不走走窗戶的行徑都給忘了。
  「小嬰兒在哪?他叫我來的。」雲雀逕自進入阿綱的房間,他環顧房內,自個兒就說了起來,只是,沒聽到預料中的回應。
  「你有在聽嗎?」他這才把注意力放在房門口的人身上,「嗯?!」他疑惑地審視著眼前人,一個穿著薄紗內衣的褐色長髮女孩,嗯!至少眼前的景象是這樣沒錯!
  「你……………..」雲雀發出疑問,心裡納悶著為何阿綱的房間會出現一個女人,還是個自己沒看過的陌生人。
  「咦?我………...」雲雀的發問讓阿綱回了神,他順著對方的眼神看下去,看到自己那若隱若現的胸部,這才想起來……………
  天啊!!!身上只有穿著這件很暴露的內衣啊!!!這樣不就都給對方看光光了嗎!!!雖然兩人之間也不是第一次了,可...可是,現在是女生的樣子勒!這怎麼行呢?!
  「啊!!!!!!!不要看啦!!!」阿綱連忙雙手環抱,將胸部遮掩起來,他現在覺得好難為情啊!一臉苦瓜,接著他感覺前方有影靠近。
  「你是誰?為什麼出現在這裡?」雲雀有些心情不,阿綱的房間裡居然出現別的女人,他拿出拐子,抵著對方下巴,讓他抬頭對著自己。
  「我…我…我…嗚……」阿綱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回答,老實跟雲雀說嗎?他會相信嗎?這麼扯的事情自己都不敢相信了,還是別指望別人了,可是不說什麼好像不行,雲雀看起來好像很不高興,怎麼辦?他不要被咬殺啊!為什麼自己總是這麼倒楣啊!阿綱著急地快要哭出來。
  雲雀看著眼前的這張臉,突然有種很熟悉的感覺,泛淚的褐眼,透露著害怕的神情,因為窘迫,白嫩的臉頰透著淡淡的粉紅色,小嘴微張,欲言又止,身體還微微顫抖,感覺就像一隻任人宰割的兔子。
  兔子!沒錯!就像那隻草食動物一樣。雲雀想到阿綱,想起平常他面對自己,總是一付受驚模樣,嘴角微翹,他不得不承認,那樣的確會大大滿足自己征服欲,眼前這個人,仔細一看,說起來還跟阿綱很相似,難道說………
  「你是綱吉吧?」雲雀用了帶有肯定意味的疑問句,說出了自己的判斷,然後雙手撫在門板上,將對方困在自己懷裡。
  「呃…………學長?!」阿綱沒想到雲雀居然真的認出自己,心裡有一絲絲的欣喜。
  「很有趣,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無所謂。」用拐子捲起了阿綱前胸的髮絲,湊近鼻尖,吸取屬於自己戀人的氣味,如此有些曖昧的舉動,讓阿綱有些臉紅心跳。
  「只要是你就行。」瞳直視,將意念深深傳入對方透亮的褐瞳裡,然後,低頭,吻上。
  「嗚……雲…雀學…長…嗯…………」突如其來的深吻,讓阿綱招架不住,癱軟在雲雀的懷中,接著,他感覺背部陷入柔軟的觸感裡,是被窩吧!他想。不知過了多久,雲雀才鬆開口,阿綱張口喘氣,兩唇間銜接著透明絲線,顯示剛剛纏綿的激烈。
  雲雀看著身下的阿綱,柔順、細長的髮絲散落枕間,兩眼迷濛,含淚看著自己,小嘴微張,被吻地有些紅腫,卻更顯潤澤水亮,隨著胸口上下起伏,那小巧、可愛的粉色小點不時顯露,在薄紗的襯托下,視覺效果十足,雲雀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阿綱很有魅力,有股不同以往的吸引力,他感覺到下腹有了腫脹感。
  「嗯…綱吉……」故意在對方耳邊低語,這是阿綱的敏感點之一,每次只要用上這招,對方多半都會乖乖順服,屢試不爽,輕咬著對方耳垂,說著:「來做吧……綱吉……我要你…」
  「嗯…可…可是……」即使對方的聲音充滿了蠱惑,讓阿綱幾乎要點頭答應,但他仍有些猶豫,畢竟自己現在的樣子……他輕抵著雲雀壓下來的胸膛。
  雲雀怎麼會不知道阿綱心裡想什麼,他舔了舔嘴唇,輕笑道:「那不要緊,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我要的是你就對了。」
  不過雲雀還是有些好奇,女人樣的阿綱,嚐起來是怎樣的滋味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