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懲罰?! (雲綱)(有虐,請慎入)

拖.........................了很久的更新!!!!

又是臨時插文!!!之前187的醋綱發展讓我太HIGH了!!結果就想先寫這種的...175.gif

不過依舊寫不順...看篇幅就知道....囧
目前寫到段落...可以當作結束...但也可以繼續寫下去...
想要往後看的...出個聲吧!!!

最近開始看彼岸島....好看!!!!!!!
不過就是很噁心!!!!!!
哥哥大人阿!!!!!!!!!!!!!!!!!!!!!!!!!!!!

  「啊…嗯……不…不…要…」
  此刻,阿綱心裡很想知道為什麼事態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斷斷續續的呻吟正從自己閉合不了的嘴裡發出,儘管說著拒絕的話語,可聲音聽起來就是感覺很情色,想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心有餘卻力不足,令他難受的還不止於此,一股燥熱感正從自己下半身,那難以啟齒的地方,源源不絕地蔓延開來,像是浪潮一般,一波接著一波侵襲著自己的理智。
   阿綱覺得好難受,身體開始像蛇一般扭動著,他需要有人幫他一把,幫他脫離現在的處境,可偏偏,他唯一能請求的人,正是把他搞成這樣的元兇。
  「雲…雲雀…學…長…嗚!!」即使他們已經不在是學長跟學弟的關係,阿綱還是習慣這樣的稱呼.他朝前方看去,即使窗簾阻斷了屋外的光線,依稀還是可以看到那昏暗的人影。
  「舒服嗎?」雲雀就坐在阿綱位置的前方,一付好整以暇的姿態,嘴角雖然帶著笑意,漆如墨的眼珠卻閃著精光,眼神凜冽。他伸手過去,不意外地弄得對方更是害地呻吟,「看來你很喜歡呢。」
  「不…沒…啊啊……」阿綱搖晃著頭,想要否決對方的話,卻讓人覺得那僅是為了擺脫燠熱難耐的感覺,好不情色。
  「不過這的確是很難得的景色,對吧?」雲雀盯著眼前的景象,說出了少見的讚嘆之語。
  現下,阿綱的雙手高舉過頭,被手銬銬住,手銬的鏈子還被拴在床頭雕工精細,帶有古典風格的欄杆上,臉上淚眼婆娑,皺著眉頭,雙頰泛著不自然的潮紅,嘴巴還微張喘氣,身上除了一件鬆的白色絲質襯衫外,其他什麼也沒有,隨著大量汗液的浸潤,再加上前襟大開,襯衫儼然沒有任何遮蔽作用,即使已成長不少,阿綱他那依舊纖瘦的身軀,在雲雀眼前,一覽無疑,身上各處佈滿著紅紫色的斑點,在白耦色肌膚的襯托下,鮮豔異常,就像努力綻放的花朵一般。
  而阿綱的下半身,正是把自己搞成如此不堪的原因,他雙腿大開,身後的祕穴此時正吞吐著一根拐子,不過拐子並非一般,細微的機器聲自深處傳遞出來,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埋入阿綱身內的部份,正在或重或輕地抽動、旋轉,刺激著密穴內壁,分泌大量體液,自穴口溢流出來,弄得下身整個溼答答的,同時也打擊著阿綱的理智,引發無窮情慾跟快感,前身的小巧挺立,興奮地抖動著,頂端不斷分泌出白濁,沾滿整個柱身,還把周圍噴得到處都是。
  「啊…別…看呀…嗚…」被雲雀用著毫不掩飾的目光注視,阿綱更覺得羞恥,自己像似被視姦一樣,他將膝蓋合併,想要遮掩起來,卻不經意地牽動拐子,加大了自己的難受。
  「嗯~不是說過了,叫你不要亂動」雲雀抓住了阿綱的腳踝,制止了他的動作,卻同時故意把拐子推進更深處,結果,對方又是一聲浪過一聲的呻吟。
  「啊…不…不要……嗚…嗚…」難受讓阿綱淚流不止,羞愧讓阿綱將頭偏過去,埋入自己的臂彎裡,他想不透,為什麼雲雀要這樣對他,近日工作繁忙,難得兩個人有了休假,即使自己休假的理由不是那麼讓人開心,他也想好好度過跟雲雀在一起的時間,昨晚在床上還甜甜蜜蜜的,怎麼今早一覺醒來,對方就突然翻臉不認人了,拿拐子折磨自己不說,居然還用手銬!現在全身像是有螞蟻在爬,躁熱難耐,偏偏自己行動被限制住,想來個自我解決也僅是妄想。
  「哈…啊…為…什麼…….哈…啊…」忍不住,阿綱還是問了。
  雲雀聞言沒有回答,臉上原本的笑意消失了,接著抓起拐子用力地攪弄阿綱的後穴,一時間,疼痛急襲,讓阿綱皺緊小臉,張口大叫:「啊!!!好痛…好…痛呀!!!啊…啊…」雙腳不由自主地用力踢蹬,還向雲雀踢去。
  見到對方這個反應,雲雀挑了挑眉,偏了身軀躲避過去,輕哼一聲,另一手抓起阿綱的腰部讓他翻轉過來,背對自己。
  「啊啊啊!!!」突然身體被人轉了過去,牽動了體內還在擺弄的拐子,將甬道內壁上的媚肉大力的拉扯,更讓阿綱痛不欲生,還沒來得及反應,一股重力壓迫在他的身上。
  「為什麼?」雲雀開始啃咬阿綱敏感的耳垂,本來還空著的一隻手,也大力地揉捏阿綱胸前的小點,沒過多久,小點已經挺立、充紅,接著手指下移,開始撥弄對方早已滑膩的分身,力道或重或輕,又是搓揉,又是拉扯,這才接著說道:「你…說呢?」
  「哈…啊…哈…啊…」阿綱沒想到的是,巨大疼痛居然可以牽引出更大的快感,再加上身體任何一處的敏感點,都被自己身後的男人給掌控著,他只能張著嘴繼續喘氣,長時間嘴巴都沒有閉合,口中吞嚥不下的津液,沿著頸部流了下來,沾濕衣領,他茫然望向前方,看著自己被禁錮多時的雙手,手腕處受到拉扯出現紅紫色的痕跡,思緒卻開始混沌,他回答不出對方的問題,但卻無意識地前後擺動起了身體。
  雲雀毫不在意對方是否回應,他開始沿著頸側的曲線,慢慢地啃咬、親吻,直到齒間接觸到了不似對方柔軟肌膚的異物,他才停頓下來,觸眼所及的是…

白色的繃帶,那是傷者才有的東西,緊密纏繞在阿綱的左肩上,還泛著些許乾涸、發黃的血跡。

  雲雀緊皺眉頭,眼神散發出了怒意,突然用力把拐子抽出,只聽到對方悽慘的叫聲。
  「啊啊!!!!!」突如其來的劇痛刺激阿綱睜大雙眼,髮際瞬間冒出大量汗滴,原本一直被填滿的後穴,突然門戶大開,冷風灌入,頓時讓內部激烈地蠕動,開口也快速張合,突然,一個溫熱的物體接近穴口,徐緩地摩擦穴口邊緣,阿綱知道那是什麼,那是對方最引以為傲的凶器,也是最能搞得自己魂仙欲死的東西,如果是平常,他或許還巴不得對方趕快進入自己體內,但是今天,直覺告訴他,死都不能讓這東西進來,自己絕對會被搞死,顧不得身上有人,他開始劇烈地拉扯手銬,身體大幅度地擺動,想要掙脫,張嘴大叫著:「不…不要!!放…開我!!不…不要…不要進去!!!」
  「由得你來決定嗎?」雲雀立馬察覺對方的意圖,一手緊抓對方雙手,指甲用力地鑲嵌入肉,一手緊箍著對方腰部,固定位置,一個挺身,就把自己腫脹不已的分身迅速地送了進去。
  「啊!!!!!!!!!」尖叫的瞬間,豆大的眼珠滑落。
  「記住了!綱吉!」雲雀開始大幅度地挺進、抽出,同時伏下身去,嘴巴對著左肩上已包紮的傷口,用力地咬了下去,扯動了傷處,流出了血。
  
  一朵漂亮的血花,迅速綻放,好不鮮艷。
  
  「這是我對你的……懲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to 忘記叫啥的路人跟 NECO@貓

我送更新囉!!!
對不起啦...真的這陣子更新很少...orz
我也不想啊...

結果是說..變成悲情甜文勒!!!毆
感謝你們一直觀看喔!!
今天這篇總算寫得順手很多!!(掩面)

懲罰的原因,看起來跟綱吉的傷口有關的樣子,
為了證明請大人寫後續吧!(啥?

那啥……能說明下懲罰的原因麽ORZ(←其實就是想看後續啦~
PS:真的是很久沒見大人更新了(=v=)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