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名字 (雲綱)

嗯...
就突然冒出這篇...
沒緣由的...
算悲情吧............

偶而寫點這樣的東西也好...畢竟不希望自己僅侷限在一種風格吧...

最近依舊是身體欠安的狀態...
久咳不停...
而且我終於知道...原來...

咳嗽也會讓人頭痛喔.....orz 這兩天..頭真的痛死了...偏偏我咳嗽停不了...orz

他很少會稱呼阿綱的名字,應該說,幾乎沒有。一開始,他只會喊他,

「草食動物」。

咬殺的時候如此,輕撫的時候也是如此。

後來兩人之間多了首領跟守護者的關係,他難得改變了稱呼,

「澤田綱吉」。

還是連名帶姓的叫。

幾年下來,不知不覺間,兩個人進展到再親密也不過的關係了,他們會接吻、愛撫,甚至會做愛,但不管如何,他依舊還是只稱呼他「澤田綱吉」,但是他卻會允許阿綱稱呼他的名字,

「恭彌」。

還是屬於那種很親密的叫法。

說實話,他喜歡阿綱呼喊著他的名字,尤其還是用那種搧情的聲音,所以他總是惡意地挑逗阿綱,讓對方欲熱難耐之後,用著他那始終不失稚嫩的嗓音,帶著哀求、情色的語氣唸著自己的名字,這讓他不僅感到甜膩,還有滿滿的征服感。

不過,阿綱有時還是會有些不滿,他會用著有些撒嬌的語氣詢問他,

「為什麼你從不叫我的名字?」

他看著他,沒有回話,靜默一會兒,他低下頭,封住了對方還在埋怨的口,接著,讓對方發出陣陣引人遐想的呻吟聲。

他不是不想回答,只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

終於有那麼一次,他第一次呼喊出阿綱的名字。

只是,這一次,對方不會回應他了。

他站在遠處,看著躺在滿是白色水仙花的棺木裡的他,面無表情,昨日的低喃細語,猶言在耳,整場儀式下來,他都沒有動,只是默默地站著。

直到只剩下自己,他才緩緩地邁步向前,站在棺木旁,凝視著那一直以來只會對自己溫柔笑著的面容,如今,僅是安祥的睡顏,面色卻潔白如紙。

他彎下身去,拾起一絲柔順的褐髮,輕輕地觸碰著自己那乾澀的唇。

他想,是不是這樣,雙唇就會獲得些許滋潤,他從早上開始就覺得很不舒服,嘴唇乾澀難受得害,喝再多的水好像都沒有用。

他盯著對方的臉頰,伸手輕撫著,卻為那冰涼的觸感感到心驚。

良久,他緩緩地開了口,發出了細微的聲響。

「綱……吉……」

突然,幾滴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他納悶,怎麼下雨了?可是這雨水居然讓他的嘴唇濕潤許多,那難受的感覺消失了,他伸出舌頭舔了舔。

怪了!這雨水居然是鹹的?!

不過他不想去深究,現下的他,只是動了動嘴,一遍又一遍低喃著那簡單卻是令人心痛的兩個字。

雨,好像下大了喔……

----------------------------------------------------------------------------

之後,他想自己終於知道為什麼以前都不呼喊阿綱的名字了。

那是一道界線。

一道禁錮自己情感的界線,人有了情感就會軟弱,他嚮往強者,也希望自己是個強者。

在遇到阿綱之前,那只是單純的欲望,在遇到他之後,變成了迫切需要的手段,唯有強者,才能守護他想要的東西。

他是孤傲的浮雲,但曾幾何時,他願意為包容一切的大空停留。

他想要一直守護著那片大空。

所以,他不能軟弱。

只是,結果似乎不如他所願。

他不知道,其實情感也可以使人強大。

如果還有一次機會,他想他會選擇呼喊對方的名字。

也許,結果就會不同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