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愛上我了嗎? 情人節番外 下篇 下

下半部繼續!!!!我終於可以玩電動啦!!!!這篇文完畢啦!!!!

------------------------------------------------
「咦?這是什麼?」下午上完一堂室外課後,阿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發現一包東西在抽屜裡,好奇地打開一看,不看還好,一看阿綱整個人嚇得跳起來.

「怎麼了?十代首領?」獄寺很快就注意到阿綱的異狀.

「啊!」阿綱連忙將東西藏在身後,轉身跟對方打哈哈,「沒…沒…沒什麼!我…我去廁所!待…待會見!」說完連同東西整個人就飛奔出去,才剛跑到走廊的轉角處,就跟迎面而來的人相撞.

「哇!」兩人同時發出驚呼.「唉呀!對不起,你…….京子?!」

「阿綱?!」

「你沒事吧!京子?…….京子?」發現沒有回應,阿綱看向京子,對方只是愣著看著地上,順著視線看過去,發現剛剛手上那包東西都撒了出來.

「阿綱,你……….」京子突然神色凝重地看著阿綱.

「啊!這…不…不是…京…京子…我….我….」阿綱語無倫次地想要解釋,不過嘴巴就是不聽使喚,連個基本的單字都講不清楚.他想慘了!京子不會是對自己有誤解了吧?!

「阿綱……….」一歩一歩地逼近.

「京子……….」一歩一歩地後退.

「阿綱……是想要送巧克力嗎?」京子拾起地上的東西,「哇啊!居然連女生制服都準備好了呢!嘻嘻!」

「咦?!」阿綱看著笑容滿面的京子,滿臉線,心想京子啊!為什麼你會認為是我要送巧克力啊!我…我是男生勒!情人節是女生送巧克力才對吧!可是看著對方神情是那麼興高采烈,自己要解釋的話說不出來,阿綱當下有種啞巴吃黃蓮的感覺.「京子,不…不是的…我…」

「阿綱真的好用心呢!準備好齊全,啊!連假髮都準備好了呢!」京子點看著每樣東西,「這巧克力的包裝好可愛喔!是阿綱自己做的嗎?」

「咦?什麼時候放在裡面的?………呃…對…是媽媽教我做的!」

「真的呀!阿綱!」京子突然一整個激動起來,兩手握拳擺放胸前,「你真的好用心喔!讓我不禁想幫你加油打氣,嗯!沒錯!就是這樣!」

「啊?!什…什麼…什麼打氣?!」阿綱被對方突來的氣勢嚇到,彷彿還可以看到對方身後熊熊的火焰.

「走吧!阿綱!」說著就拉起阿綱的手.

「去…去哪?京子!」

「去換衣服!」

「什…什麼?換衣服!誰?」突然被女生拉起手,還說要換衣服,阿綱整個臉馬上就紅了!

「當然是阿綱囉!要穿好這些東西,還是需要幫忙的吧!」京子面帶笑容拉著阿綱離開,來到體育器材室,她將他推了進去,「先把制服換起來,等等我來幫你弄頭髮喔!」

「咦!不…我…啊!京子!」阿綱看著關上的門,嘴角抽蓄,心想怎麼會變成這樣啊?為什麼變成自己要穿女裝送巧克力啊!這樣不是很變態嗎?拿出袋子裡的衣服,就這麼睜著眼看了半天,就是沒勇氣解開自己的釦子,直到…

「阿綱,你好了嗎?」外面傳來京子的詢問。

「呃…啊!我……」

「我要進來囉!」京子說著就打開門,走了進去。「咦?阿綱你怎麼還沒換?」

「這個…不…京子,你聽我說…」阿綱實在是很想讓對方打退堂鼓,可是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勸說才好。

「這樣不行喔,阿綱!我來幫你好了!」說著就俐落地開始解開阿綱上衣的釦子,倒是這個舉動把阿綱整個人嚇壞了!

「京…京…京子,別…別這樣!」就在上衣所有的釦子都快被解開的時候,阿綱連忙撥開對方的手,抓緊自己的衣襟,滿臉通紅地說著,「我…我會換!真的!我自己換!拜託!」睜著大大的眼,一臉乞求模樣。

「真的?」

「真的!真的!」阿綱點頭如搗蒜。

「嗯!好吧!」京子背過身去,「阿綱快點換吧!」

「咦?」看樣子對方好像篤定就是要自己換穿女裝了,阿綱只好認命地換了起來,心裡祈禱著希望到時不會被識破,不然自己的臉真的是要丟大了,不過是說,第一次穿女裝還真不習慣,這領巾要怎麼打啊,天啊!女生的裙襬怎麼只到大腿,好短喔!而且還涼颼颼的,嗚~~好冷!

「哇阿!阿綱還挺適合的呢!」耳邊突然一聲驚呼,阿綱一看,原來是京子早就轉過來,笑臉盈盈地看著自己,然後整個臉突然貼近看著阿綱,再把對方從頭到腳好好看了一遍,「穿起來一點都不突兀,挺可愛的呢!而且沒想到阿綱其實皮膚挺白的,還很好摸,以前都不知道呢!」手邊說邊摸了起來。

「啊!京…京子…不…不要啦!」阿綱怎麼樣都沒想到,原來自己也有被女生「上下其手」的一天,天啊!真是丟死人了!他想。

「好囉!別動!我要幫你弄頭髮囉!」

「嗚…嗯…」就這樣,阿綱在又羞又窘的情況下,讓對方打點好一切。

「好了!呼!大功告成了!」京子伸手抹去額上的汗滴,看著自己的傑作。「阿綱你自己也過來看看。」說著就把人拉到一面鏡子前面,阿綱盯著眼前的人影,心裡直問這…這是誰啊?

只見頂著一頭褐色長髮的自己站立在眼前,頭頂上的天窗微微開啟,午後些許的和煦陽光,悄悄地溜進室內,映照在那長髮上,發出微光,讓秀髮顯得更加柔順、亮眼,前額跟耳際都被頭髮覆蓋,使得阿綱的臉更顯渺小,因為有被上點淡妝,加上剛剛窘迫的情緒,竟也使得兩頰有著白裡透紅的感覺,讓人覺得好不可愛,由於阿綱本人本來就屬於比較瘦小的男生,身上雖然穿著學校的女生制服,不僅不令人覺得奇怪,反而更帶點清純的氣息。

「哇啊,阿綱看起來真可愛,很好看呢!」京子非常興奮地說著。

「啊哈哈…… 是…是這樣嗎?」阿綱苦笑,說實在的,穿成這樣被人稱讚,他還真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不過還有一點他很介意,「京子,是不是我的裙子比較短啊?」阿綱指著兩個人的裙子比較,他真的覺得自己身上的這件裙子下擺有比較短,幾乎都快沒什麼遮蔽的作用。

「嗯.…好像是呢!」京子看著還順手拉了起來。

「哇啊啊!京子!!」阿綱嚇得趕緊壓住自己裙子,大腿緊緊地靠攏在一起,癟了癟嘴,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京子這麼豪放啊?還是說女生私底下都這麼放得開?女孩子真的是不可思議的生物啊!!

「嘻嘻!阿綱這樣就更像女生了呢!真的好可愛喔!」京子顯然對於對方的反應感到很有趣。「好了!現在阿綱你要趕快去送巧克力喔!」

「咦?!真的假的?」阿綱還在驚嘆之餘,手裡就被塞了那包巧克力,然後整個人就被推出門外,「等…等等啊!京子!啊!」還沒來得及反應,阿綱就感覺到自己好像撞到了什麼,抬頭一看,居然是同班男生的佐藤同學跟山口同學,只見兩個人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

「對…對不起!」阿綱皺著小臉連忙道歉,他心想果然這樣穿很奇怪,大家一定會認為自己是變態,好丟臉!真的是好丟臉!他好想哭喔!還是趕快找個沒有人的地方躲起來吧!

看著已經跑遠的人,佐藤跟山口兩個人才慢慢回神,嘴裡碎唸著好…好可愛喔之類的話語。

「喂!你看到了吧!我怎麼不知道我們學校有這麼可愛的女生啊?」

「對…對啊!難道是轉學生?」

「搞不好啊,你看到她手上拿的那包巧克力沒?」

「有…有啊!天啊!我真是忌妒死那個會收到她巧克力的男生了!可恨啊!!」

-----------------------------------------------------

阿綱就這麼一路躲躲藏藏地跑著,他突然有種感覺,怎麼平常熟悉的走廊,今天走起來特別漫長、難走,一路上就不時聽到旁邊的人發出的驚呼聲,不然就是看到對方一臉驚訝的神情,害他好想找個洞鑽進去,而且還要不時閃躲熟人,免得到時被人追問,最奇怪的是,今天這條路上好像風紀委員特別多,而且像是故意要堵在某些路口一樣,害他只能順著方向左拐右彎,現在正在前往頂樓的樓梯上,對了!剛剛有遇到草壁學長,他的反應最奇怪,先是瞪著自己看了看,害他心臟緊張到都快跳出來,就怕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指認出來,不過對方什麼也沒說,倒是像似很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就側身讓自己通過,阿綱也沒時間去探究原因,反正他現在只要找到一個沒人在的地方就好。

打開通往頂樓的大門,毫無人煙的景象讓阿綱著實鬆了一口氣,他嘆氣地想著,看來在這裡得待上好一陣子,不過這裡冷風呼呼吹,真的好冷喔!他打了一陣哆嗦,摩擦著自己兩邊的上臂,看能不能讓自己溫暖一點,突然,不知從哪裡傳出一道聲響。

「你是誰?」

「咿咿咿!!!誰?」

按慣例,下午時分,雲雀都會獨自一人到頂樓的天台上補眠,今天心情有些煩躁,因為他還沒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早上的時候被些雜魚破壞了,接下來一整天他都還在等,想到自己今天居然這麼有耐心,真是覺得有些好笑,那隻草食動物真是很遲鈍!明明自己都暗示他那麼久了(草壁:委員長,您真的認為這種方法有用嗎?囧)!不過也只有他,可以讓自己稍微多那麼一點點的耐心吧!倒是今天一整天校園都很吵鬧,到處都有人群聚,讓他很不爽,不過草壁說今天算是特別的日子,就由他們去吧!(草壁:其實我是怕委員長見不得人好,惱羞成怒,大開殺戒就糟了!唉!)眼不見為淨,所以早早就跑到頂樓上來休息,萬萬沒想到,居然有人敢擅闖禁地,真是找死!不過…那要怪不了自己了,雲雀抽出拐子準備好好「招待」一下對方。

「誰?你…你在哪?」被嚇到的阿綱,整個人很心慌,沒想到這裡居然還有人在,他往後退了幾步,結果一個沒走好,一腳絆到另一腳,整個人就重心不穩地往後跌去,原本預計臀部會來跟地面有個親密接觸,卻沒預料到一股溫暖的力量支撐了自己。

「謝…謝謝。」阿綱睜開緊閉的眼,打算向身後的人道謝,才一轉頭看著對方,卻驚訝到說不出話來。「咿咿咿!雲…雲雀學長!」他心想怎麼這麼巧,居然遇到了雲雀。

「你…….」本來還在叨唸居然是個女生,卻在對方轉過頭來時,雲雀也有些錯愕,於是就這麼直楞楞地盯著對方。

「我…我…我…」阿綱支支吾吾地不知該說什麼,現在他最擔心就是雲雀有沒有認出他來,因為現在對方就是一臉審視地看著自己。

「嗯………….」雲雀其實當下第一眼看到正面的時候就認出來了,會在他面前擺出這種羞怯(?)的模樣還會讓他覺得可愛的只有那隻草食動物了,有別於一般男孩模樣,現下的他,一身女裝打扮,加上水亮透還一眨一眨的蜂蜜色大眼,紅到不能再紅的蘋果色雙頰,顯得有些水嫩的雙唇,雙手還交疊撫住胸口,身體微微發顫,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真是讓雲雀忍不住在心中給起了大拇指,想不到草食動物還有這方面的才能(?)啊!(草壁:委員長,你整個會錯意了吧!!囧)
接著雲雀眼神向下一瞄,就發現對方那已經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幾乎快把兩跟白耦色的大腿都要露光光了,當下鼻頭有些充血之感,雲雀別過頭去,突然覺得天氣變得有些躁熱。

「嗚……」阿綱把雲雀的反應都看了清楚,看到對方居然別過臉,心裡突然有些受傷,討厭!早…早知道就不要穿成這樣了!學長一定覺得自己很噁心,現在的他,超級想哭。

雲雀立刻察覺到對方的情緒,再蠢也知道該怎麼反應,他問到,「你是轉學生?」。

「咦?」一句話讓阿綱困惑,他想難道雲雀沒有發現是自己嗎?不過這樣也好,打死他都不想被認出來,尤其是被雲雀認出,連忙回應著「呃…對!我是!」

「那我怎麼沒看過,是轉學生都得先讓我過目。」雲雀佯裝一臉正色,心裡著實覺得有趣。

「呃…因…因為,我其實是明天才要報到的,只是今天先來學校看看,不…不可以嗎?」阿綱趕緊低下頭,讓自己裝出很委屈的模樣。

「喔?!那看完了嗎?覺得如何?」雲雀忍俊不已,草食動物真的是草食動物,總是能吸引著自己的目光,還能讓自己永遠都不無聊呢!

「嗯!看完了!很不錯的學校!」

「是嗎?那…看完就快回家…」雲雀說著轉身離去,突然覺得今天就算沒能拿到東西,不過能看到這模樣的草食動物也算是值回票價了。

「啊!請…等一下!」阿綱沒想到會受到雲雀溫柔的回應,念頭一轉,想起自己手上的巧克力,如果現在自己這個樣子的話,或許雲雀會接受也不一定,他出聲呼喚讓對方停下腳步。

「嗯?」

「如果您不嫌棄的話,請…請…收下這個!」

雲雀才一轉頭,就看到阿綱緊閉雙眼,兩手伸得直直的,拿著一包藍色包裝的東西遞向自己,還緊張到連敬語都使用出來。

「是….是巧克力,還…還是,是我自己做的!」

「……………….」兩邊是一陣靜默,雲雀看著那包巧克力,眼角、嘴角都帶著笑意,只可惜阿綱低著頭什麼也沒看到。

「嗯!」伸手拿了巧克力,雲雀就直接離去。

「咦咦!!」等到阿綱抬起頭來,對方老早不見蹤影,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嘴巴張得大大的,其實剛剛他真的緊張死了,心跳地超快,捂著臉,兩條腿突然失力地跌坐到地上去,一想到雲雀真的收下他的巧克力了,心裡就有種停止不了的雀躍感。

大家都說,情人節是要把自己的心意傳達出去的日子,那份心意,叫做「喜歡」!

那自己呢?自己送巧克力給雲雀是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阿綱心想,似乎自己好像有那麼一點點了解了吧…

-------------------------------------------------

傍晚,在接待室,草壁置身其中,感受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愉的氣氛,辦公桌前,雲雀迅速地批改著好幾天累積下來的公文,好有效率到草壁都感動地痛哭流涕,他想總算事情告一個段落了,自家老大也該心滿意足了吧,邊想邊看著放置在桌上的那包巧克力。

雲雀把公文批改到一個段落,才停下筆,就意識到有人正在盯著自己的東西,他斜眼瞪著草壁,伸手就是把東西拿走。

「這是我的!」言下之意就是,你別想要我分給你!

「…………….」委員長啊!你不要一臉像似怕東西被搶走的小孩表情啊,草壁覺得他的頭有點疼,他認命地坐到遠處的沙發上處理其他的工作。

雲雀坐在椅子上,轉了個半圈,面對窗外,打開巧克力的包裝,吃了起來。過了許久,他才發出聲音。

「草壁。」

「是!委員長!」草壁突然覺得不妙!為什麼那似成相識的預感又出現了?!

「現在…好像變成男學生們很躁動…」

「嗯…………!!」

「我問你,白色情人節是做什麼的?!」

「....................................................................」

草壁哲矢,身為並盛中學的副風紀委員長,在擔任這職務許久以來,第一次開始認真思考是不是辭職比較好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