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ヒバツナ祭り】之二十六  喝酒壯膽?!(H有,慎入!!)

別人的1827祭點文!!!!
又寫了這種東西了啊!!!!
雲雀非常糟糕...囧!!!

不過今天一口氣解決了!!!

不想拖了...還有欠文沒打完呢!!!!

一樣提醒...請慎入!!
「嗯………」綿密的睫毛動了動,些微的頭痛弄皺了眉頭,嘴裡吐出了輕微的呻吟聲,褐色大眼張了開,待能眼前景物慢慢變得清晰以後,看了看四周,心中只冒出一個疑惑。

這是哪裡?

從屋內的裝潢、擺飾,可以知道這是間日式房間,空氣中散發出濃厚木頭香氣,參雜著些許塌塌米的氣味,頓時讓自己腦袋稍微清醒一點,阿綱想要爬起來,卻發現自己全身無力,皮膚還帶些黏稠感,不僅如此,頭髮濕漉漉的,像是浸過水一樣,腰部莫名地酸痛,還連帶下身那令人難以啟齒的地方也是,有些抽痛的感覺!

「好疼………嗯…………」阿綱試圖動了動身體,可是有種奇特的感覺,好像身體裡多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醒了?」耳邊冒出了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腰部也多了點重量。

「咦?!」這聲音…好熟悉?!阿綱聞聲轉頭看去,一雙漆的瞳盯著他瞧,這雙眼睛好像看過,不只,連同鼻子、嘴巴都好像看過,應該說整張臉都很熟悉,待阿綱將對方看個清楚…

「咿咿咿!!雲…雲雀學長!!!」阿綱嚇得尖叫起來,連忙想要跳起來,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不!應該說,自己整個被禁錮在雲雀的懷裡。

「雲雀學長,那…那個…我…我們…」媽呀!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會跟雲雀學長躺在一起啊?阿綱驚慌失措地想著。

「喔?!你忘了!」雲雀看著自己懷中已經噤若寒蟬的人兒,臉上露出邪媚的笑容,「那個不行,你可要負責的呢!」說完,還挺了腰桿動了一下。

「啊!」阿綱發出了呻吟,接著連忙摀住自己的嘴,心想我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啊!

「還沒搞清楚嗎?」雲雀一整個翻身上來,讓自己壓著對方。

「啊啊!!」動作連帶牽引了阿綱的驚呼,他感覺有個東西在自己體內轉了半圈,異樣的感覺升起,他瞪著眼前的景象,一整個不可置信地看著。

什…什麼!!!這是怎麼回事!!阿綱張大了眼。

現在他正在雲雀身下,兩個人都全身赤裸,對方那纖瘦、強韌卻毫無贅肉的身軀展現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兩條瘦弱的腿,正掛在對方的手臂上晃呀晃的,最讓阿綱感到吃驚的是,兩個人的下半身居然是相連在一起!而且,隱約中可以看到有的東西在自己體內進出。

「啊!啊!」隨著東西在自己體內深入,阿綱不禁哀嚎起來。

「看來需要幫你回憶一下啊!」雲雀開始放任自己運動起來,經過昨晚一整晚的放縱,現在對方的甬道是通暢無比,內壁的嫩肉自動地靠過來,將自己的慾望緊緊地包覆住,飄然快感油然而生,他將慾望輕輕地扯出來,然後又再重重地推了進去。

「啊!啊!啊!」阿綱仰起下巴,搖晃著頭,張口呻吟,他的意識慢慢游離,思緒開始飄忽,記憶也慢慢地顯現。

------------------------------------------------------------------------------------

自從開始了義大利手黨老大的生活以後,阿綱覺得自己的人生比之前更加水深火熱,除了每天要應付堆積如山的公文以外,還不時要應付里包恩他那猶如地獄般的特訓跟家庭作業,這不!現在自己就被「身為首領要好好進跟自己部下的感情」這種莫名奇妙的理由,被丟到雲之守護者的宅邸門前,要不是學長突然大發慈悲,阿綱可能就得露宿野外(因為沒完成里包恩交代的作業不敢回去。),野外?是的!你沒看錯!

基於雲雀不愛群聚的理由,彭哥列只好出資在本部附近的山上又蓋了一幢別館給他,整體設計全部採用日式風格,也是為了迎合雲雀的口味,免得他老大不爽,一拐子就把房子整個毀掉。

於是乎,阿綱現在就跪坐在日式墊子上,面前還擺放著二個酒杯跟一瓶酒,他看了一下,頗為吃驚,「水果酒?!」他記得雲雀學長應該是比較喜歡喝日本酒才對啊!

「是的!這是里包恩先生送來的,酒精純度比較低,恭先生現在正在更衣,請稍等。」昔日的風紀副委員長草壁學長,仍舊跟隨著雲雀,現在是他的得力助手,
態度恭敬地回應著阿綱的疑惑。

「喔,這樣啊!」

「是的。」草壁示意地點頭,接著就離去,偌大的房間,只剩下阿綱一人。

過了好一會兒,雲雀依舊還沒現身,阿綱隨意地看了看房間,簡單沒有多餘的擺飾,宛然雲雀本身俐落、不拖泥帶水的風格,面前的拉門大敞,日式庭院的景象清晰入目,造景用的小橋流水,放置於庭院的一端,搭配著各式植物、盆栽,整體風格讓人感覺倍感清新,卻又讓人萌生懷念之情,不過讓阿綱眼睛為之一亮的還是中央的大櫻花樹,沒想到雲雀學長居然有辦法弄出來,還讓上面的櫻花綻放地相當漂亮、艷麗,微風輕吹,些許的花瓣飄落,更顯得有些飄然仙境之感。

「哇啊!真漂亮呢!」看著眼前的美景,阿綱也漸漸放鬆了緊繃許久的心情,隨意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沒有一般酒來得辛辣刺激,還有些甘甜。

「咦?!還挺好喝的!」接著,又是一口,阿綱抿了抿嘴,讓那種甜味在口腔中溢散出來,沒一會兒功夫,杯子就已經見底,「啊!沒了!嗯……好想再喝喔!」阿綱看了看,沒人,就拿起了酒瓶,又是滿滿一杯,不過很快的,又見底了。

「嗯………嘻嘻!」阿綱輕聲笑了出來,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汁液,接著又是傾倒。

「好好喝喔!…………呵呵!咯!」嘴巴就著杯子邊緣,接著,一仰頭……甘甜的滋味再度佔領口腔。

直到雲雀終於出現在房間裡,他一身簡式色浴衣,綁著淺灰色的腰帶,挑眉看著屋內中央,已然躺臥在地上的褐髮人兒。

「怎麼回事?!」他走近阿綱身邊,空氣中散發著些許酒味。

「嗯……啊……雲…雲…雀學長?!呵呵……」阿綱傻笑地看著眼前的人,他半睜著眼,睫毛輕顫,眼神迷離,白淨小臉上出現了不自然的豔紅,小嘴微張喘著氣,還伴隨著輕喃呻吟。

「嗯………啊……嗯……好熱喔!」身體有了受不了的燥熱,阿綱竟然伸手拉開領帶,解開了衣領的釦子。

「嗯…………」看著儼然已經空了的酒瓶,雲雀聞到對方嘴裡呼出的酒氣,內心了然。

---------------------------------------------------------------------------------

「哈……啊……哈…啊…不…不要阿……」隨著身上人激烈地動作,阿綱整個身體也跟著前後搖擺起來,背部被塌塌米地板磨得有些發疼,身體不斷地發熱發汗,白嫩的肌膚隱約中透出了淡淡的粉紅色,「別…別…別這麼…快呀!!疼…好疼…」他已經被晃得有些發暈,伸出手胡亂地揮,像是在海中浮沉,想要抓住什麼。

沒一會兒,阿綱的手被抓住,手指還進入了一個溫熱的地方,接著就是一個濕滑的東西纏了上來。

「不要!可是你的身體不是這麼說的喔…」雲雀含咬著阿綱的手指,發出陣陣吸吮聲,看著對方漸漸淫亂的模樣,內心興奮地更加用力撞進對方的體內,阿綱的後穴也被激勵地分泌出更多透明體液,像條涓涓細流,開始自穴口流出,配合著雲雀的欲望,發出噗嗤!噗嗤!的糜爛水聲。

「啊…哈…啊…哈…嗯…我…我好……」阿綱覺得好奇怪,不知為何?剛剛讓他受不了的疼痛感,慢慢地轉變成一種莫名的快感,還…挺舒服的,他不自覺地挺起了腰,讓雲雀更加深入。

「呵!已經興奮地說不出話了嗎?瞧!」雲雀伸手彈了彈阿綱那早已挺立的嫩根,它激烈地抖動,頂端開心地噴灑出點點白濁、黏稠液體,接著雲雀又開始搓弄柱身,時重時輕,給予身下人更大的刺激,「想起來了沒?」。

「啊!嗯……啊……哈…啊……」要想起來什麼?阿綱沒什麼頭緒,只能忘情地張口呻吟。

「看來得用力點,才能你想起來啊。」雲雀突然抓住了阿綱的腿,身體整個往前壓下去,用力地將他那兩條腿往胸口折壓下去,呈現一個M字形,阿綱整個身體像被折成一半,後穴清楚地展現在眼前,隨著自己的動作,內壁的嫩肉被拉扯出來,又被推擠進去,以現在兩人的體勢,雲雀更加駕輕就熟地插入,抽出,而且還更加深入。

「啊!!!!!」突然被這樣猛烈地侵略,阿綱一時間只能張口大叫。

「如果你敢忘記,我絕對會咬殺你的!綱吉!」

-----------------------------------------------------------------------------------

「嗯………好熱喔!」沒有多久時間,阿綱已經褪去了自己的外套、領帶,襯衫前襟大開,半褪卻地裸露出瘦小的肩膀跟鎖骨,他想要解開褲頭,脫掉褲子,無奈視線不清、手腳發軟,怎麼解也解不開。

「啊……學長…嗯…幫我…脫…掉…」身體的燥熱感讓阿綱感覺很不舒服,他好想把身上這些東西都脫掉,可是手腳就是不聽使喚,他有些急了!居然帶著些許嬌蠻的口氣要雲雀幫忙。

「你醉了。」

「嗯……快呀…好…好難受…學長…快…」阿綱難受到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動手用力拉扯自己的衣服。

「我找人幫你。」雲雀準備轉身離去。

「不要!」阿綱突然大叫,接著就是撲向雲雀,緊緊抱著對方。「雲雀學長不要離開!」

「喂!你做什麼?想被咬殺嗎?」雲雀一個反應不及,就被對方撲倒在地。

「我不要學長離開!嗚………我不要學長討厭我!」抱緊對方的脖子,阿綱居然哭了出來。「我不要!」

「你說醉話了,快起來。」雲雀覺得最好不要跟醉鬼爭辯,他現在只想要阿綱快點起來,不然自己……。

「我沒醉!我沒醉!」阿綱矢口否認,而且還抱得更緊。「學長不要離開我,不要討厭我…嗚嗚…」

「我沒討厭你。」雲雀想說還是先安撫阿綱才行。

「真的?」阿綱稍稍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擤擤鼻子,哭紅的水氣大眼,看著雲雀,「那學長喜不喜歡我?」

「………………」雲雀沉默,他歛下眼。

「嗚………我就知道學長不喜歡我。嗚嗚!」阿綱現在哭得更害,淚滴一顆接著一顆。「可是,我好喜歡學長,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嗚嗚!」

「嗯?!」雲雀一聽,抬眼看著哭得淅瀝嘩啦的對方。他…他說什麼?!

「我好愛雲雀學長!」像是要急於證明自己所非假話,阿綱嘟起了小嘴,對著對方的嘴唇,印上一吻。「真的!我一直都愛著學長,可是學長好像很討厭我,都不跟我講話,還離我遠遠的,嗚嗚…」邊說話還有意無意地咬著對方薄唇,舌頭也不時舔弄著。

「…………………你說的是真的嗎?」雲雀任由對方觸碰著自己的唇,嘴角卻有些上揚。

「真的!真的!嗯…………學長抱起來好舒服喔!」因為酒精發作,本來燥熱不堪的身體,一接觸到雲雀稍微低溫的身軀,冰涼的觸感讓阿綱感到很舒服,身體開始自動地上下動了起來,他雙手環繞的對方的頸部,讓自己再次貼近對方。

「啊……啊……好舒服喔!!」他在雲雀的耳邊輕聲低喃,頭埋進對方的頸窩,輕微地擺動,整個人跨坐在對方身上,下身也不時的在對方的敏感處上磨蹭,「啊……嗯……啊……嗯……」房間裡只有呻吟,再呻吟。

「別…再動了,你在…玩…火…」雲雀發出了低沉的嗓音,卻又透露出自己在隱忍的口氣,他看著自己身上衣衫不整的阿綱,一臉糜爛帶有情色的表情,汗液大量的冒出,浸濕了身上的白色襯衫,呈現半透明的顏色,浮貼在已經透紅的肌膚上,身體的線條整個呈現出來,胸前的那兩粒小小蓓蕾,如今早已挺立充紅,在襯衫下若影若現,成了最令人亢奮的視覺效果,雲雀知道他體內的慾望已經無法抑制,眼角瞄向倒在地上的酒瓶,自己明瞭為何那小嬰兒要送來這瓶酒了,他清楚自己的心意,如果是自己要求的話,阿綱絕對會逆來順從的,可是那就沒有意義了。

但,如果是阿綱也有同樣心意的話,一切就會變得不一樣了,但怎樣能讓阿綱主動說出口呢?

阿綱是出了名的不勝酒力………

「哼!真是高招!」小嬰兒可是用了最令自己抗拒不了的條件,讓自己會一直待在彭哥列,跟隨著自己所深愛的大空。

「嗯?!雲雀學長?!」

「綱吉,你愛我嗎?」雲雀箝制住對方的身體,盯著他開口詢問。

「嗯!我最愛雲雀學長了!」阿綱,毫無猶豫,送上一個幸福的笑容回應。

「那你可得記住自己今天說的話,」雲雀一把扯下對方身上毫無遮蔽功能的襯衫,解開褲頭,褪下阿綱的褲子。

「不然,我絕對會咬殺你的!」語畢,張口封住了對方的唇。

-------------------------------------------------------------------

「啊…嗯…啊…我…我…喜歡雲雀學長!」阿綱終於想起來在之前,他到底說了什麼,跟做了什麼,身體依舊被劇烈地晃動,他覺得好丟臉,自己居然主動引誘雲雀,還跟他做了這麼羞羞臉的事情,捂住自己的臉,想遮蓋臉上的紅晕。

「想起來了啊?!嗯……………」被阿綱溫熱、緊致的內壁包覆著自己的欲望,雲雀發出了舒爽的聲響,不過這還不夠,他想要看對方發浪,還是因為自己而發浪、煽情的模樣,他循著不久之前的記憶,找尋著對方體內的敏感點。

「啊!!!」像是被觸動某種機關一樣,阿綱渾身一震,更大的快感席捲而來,他開始放浪形骸地大聲呻吟。

「哈…啊…哈…啊…啊……好爽…嗯…對…再來…哈…啊……」過大的歡愉讓他抓緊了雲雀的手臂,還用力地留下的抓痕。

「嗯……………嗯…………」雲雀也露出不知是痛苦還是舒服的表情,加大了動作。「快…………………來了!」

「啊!!!!!!」兩人同時發滿足的呻吟,兩人蓄積已久的白濁整個迅速地噴射出來,在阿綱的體內,在兩人緊貼的腹部上,阿綱有些失神看著天花板,雲雀則倒臥在阿綱的身上平緩著自己的呼吸。

「呼…呼…呼………」一時間,只剩下喘氣聲。

「你要給我好好記住自己說過的話。」最先恢復的還是雲雀,他抬身親啄著阿綱的小臉。

「嗯………………」阿綱害羞地窩進對方的胸膛,「我會的!雲雀學長!」語氣間透露出滿滿的幸福感。

「不然,我說過了!咬殺喔!」雲雀拉起阿綱,讓他轉身過去,整個跪趴在自己眼前。

「咦?!咿咿咿!!!雲雀學長?!」阿綱不懂對方的用意,直到身體裡有個東西開始脹大。

「像這樣!」雲雀再度開始擺動自己的腰部。

「啊!!別……不…不要了…啊…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