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ヒバツナ祭り】之二十四 愛上我了嗎? 4

哈哈...結果後來還是寫太長了...
今天是k.O.啦...
但是還是分成兩天了!!!

寫著寫著...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草壁了!!!他真是一個好大哥啊!!!
請你好好守護這對笨蛋情侶吧!!!
接下來的幾天,阿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低潮,幾天下來,整個人無精打采,跟別人說話也心不在焉,而且只要一想到自己可能已經被雲雀討厭,眼眶就濕了,現在就是這樣,兩眼紅紅地趴在桌上,跟熱鬧的下課氣氛,產生了鮮明的對比。

「十代首領,你要不要喝果汁?」自稱是左右手的獄寺拿出飲料希望能讓阿綱打起精神,他都快看不下去了!實在是很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到底是哪個混蛋讓阿綱這麼傷心,無奈對方就是閉口不說。

「……………………」阿綱默默地看著,然後就把頭轉向別處。

「阿綱,你要打起精神啊!」山本也有點擔心地看著自己的好友,他搔了搔頭,試圖轉移話題,吸引阿綱的注意力。

「對了!聽說雲雀那傢伙最近這幾天很恐怖勒!」

「嗯?!那個愛校狂?」

雲雀學長?!阿綱一聽到雲雀的名字,內心依舊止不住地慌亂起來,他豎起耳躲聽著。

「聽說他最近心情似乎是超差的,每天被他教訓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下場都很悽慘,整間學校的人都很害怕呢!」說是這樣說,不過山本的口氣倒是聽不出來哪裡害怕就是了!

「呿!我才懶得管他!反正他要是槓上我,老子就要他吃炸彈!」獄寺一臉厭惡,還順勢拿出永遠都讓人搞不清楚藏在哪的炸彈。

「阿哈哈,今天這麼早就要放煙火了啊!」山本又是一臉哈哈。

「就跟你說不是煙火了,你要阿呆到什麼時候!」獄寺吼了回去。

耳邊漸漸聽不到兩位友人的吵鬧聲,阿綱陷入自我的思緒中,果然,他想學長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會心情不好的吧!早知道就不要想說要告白了,現在可好了!不但告白不成,還讓學長討厭,一想到這,他整個眼眶又濕了……

------------------------------------------------------------------------------

「你們很大膽嘛!敢在我的學校裡抽菸!咬殺!」

「雲…雲雀!!哇啊!!救…救命啊!!!」

草壁站在一旁,看著自家老大這幾天發洩般地找人算帳,校園裡已經不知道堆放了多少堆的屍體(?),心想雖然那些人是死有餘辜(?),剛好就這麼倒楣,不過已經沒多少地方可以埋人毀屍滅跡(?)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看來解鈴還須繫鈴人,關鍵還是在他身上吧!想著想著,草壁移動腳步離去。

放學時間,今天阿綱是一個人回家,是他自己要求的,因為實在是不想再讓兩位好友擔心,自己待在教室裡慢慢收拾東西,結果又摸到了那本書,他隨意翻了翻,翻到了第三個註記的地方,上面寫著:

「送份禮物給心儀的人吧!尤其是自己親手做的,更能讓自己滿腔的愛意完完全全地向對方表達,試試看!……」

正當阿綱還繼續往下看時,一道影遮蓋了他的光線。

「咦?!」阿綱納悶地抬起頭看,一個感覺很熟悉又很陌生的臉出現在眼前。這是誰?感覺好像是雲雀學長身邊的……。

「很多事情要多次嚐試才會知道真正的結果。」(其實是因為委員長大人太難搞了!)

「呃……嗯?!」

「不能因為幾次失敗就放棄。」(而且根本不能算是你的錯!你很無辜!)

「嗯……………」

「你不能放棄啊!」(這是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著想,只能靠你了,澤田,不!委員長夫人!)

「咦?!………人呢??」聽著對方一番不著邊際的話,阿綱才剛想問清楚,人竟然不見了。

不能放棄!是嗎?可是我……阿綱的目光再次注意著手上的書,送禮物嗎?要送什麼?而且學長他願意收嗎?啊啊!!好煩啊!阿綱煩躁地抓了抓頭,又看了看書,赫然發現上面居然有介紹經常是送給情人禮物的TOP 10,他逐一閱覽。

「第一名,巧克力,我看學長不會再想吃我做的東西了吧!哈哈…唉!第二是…花,呃…這是送給女孩子的吧,我送花給學長太奇怪了吧!下一個,手織圍巾,嗯~好像不錯喔?!冬天的時候學長總是站在門口視察,很冷呢,如果能有個圍巾應該會很暖和吧!就這個嘛?!」接下來的東西不是很貴就是很怪,上面居然還有什麼情趣用品?!那是做什麼用的啊?阿綱想了想,決定要做一條手織圍巾好了,但是他不會,得找人才行。

「媽媽,我回來了!」

「啊啦!你回來了,小綱!」

「媽媽!」阿綱看著正在廚房裡忙東忙西的媽媽大人,開口問了。

「什麼事啊?又要學做菜了嗎?」

「啊哈哈,今天不用了!可是…媽媽可不可我織圍巾呢?」

「織圍巾?好呀!先是學做菜,現在又要學織東西,小綱,你在開始學習新娘課程嗎?真的好乖喔!」

「呃……媽媽……」您忘記你生的是兒子了嗎?男生學什麼新娘課程啊?!阿綱無奈地看著不知為何非常開心的自家媽媽大人。

------------------------------------------------------------------------------------

「啊!總算完成了!」阿綱有些開心看著自己手上成品,那是一條深藍色的長條圍巾,他只有學了最簡單的編織法,雖然邊邊有些參差不齊,但是他覺得還不錯,選這個顏色是他覺得很適合雲雀,搭配起制服的話,一定很好看,不過想到要怎麼拿給學長,阿綱的臉又垮下來。

「當面給學長的話,他會願意收嗎?嗯…………可是我還要告白勒!還是算了!我只要把東西給他就好,對了!請人轉交?!可以吧!前幾天跟我說話的人好像也是風紀委員,請他幫忙?!他叫什麼名字啊…」

阿綱捧著包裝好的禮物,開始在校園裡奔走,想要尋找跟他說話的那個人,結果就在一個轉角處,只顧著東張西望的他,又跟人相撞了!

「哇阿!好痛!對…對不起啊!………啊!是你!」一抬頭就看到他要找的人。

「嗯?!」

「呃…那個…不好意思!」他到底叫什麼來著,阿綱用力想著,印象中他經常在學長身邊的,叫……啊!想起來了!「草壁學長!」

「什麼事?」草壁看著對方拿出手上的一包東西。

「呃…這…這個,可不可以請你幫我拿給雲雀學長,這是我自己做的,雖然我很想親手交給他,可是又怕學長生氣,所以我想要是你拿給雲雀學長的話,或許會比較好。」阿綱一口氣地把自己要講的話講完。

「這次是用這個方法嗎?」草壁喃喃自語。

「啊?!」

「不,沒什麼,不過我覺得這種東西還是您親自………呃!」草壁突然停頓下來,他察覺到一種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氣息,是……殺氣!!!

「你們兩個!」雲雀一臉陰沉看著阿綱跟草壁,拐子早已拿出,碰的一聲,旁邊的牆壁就破了一個大洞。

「咿咿咿!!!雲…雲雀學長!」阿綱整個臉都鐵青。

「委員長大人,請您聽我解釋……」

「不用!咬殺!」手一提,整個人就飛身向前。

「啊啊啊!!!不…不要啊!!!」阿綱發出空前淒的慘叫聲。

「事情不是這樣……嗚………」

澤田綱吉追求雲雀大作戰,第三戰,呃…算嗎?結果,慘不忍睹…………..

「我不要追求雲雀學長了啦!!」阿綱大聲哀嚎!!
------------------------------------------------------------------------------------
附贈番外

那一天傍晚,在接待室,窗外有著…吼!什麼風也沒有,室內室外都一樣,冷冷冷冷冷冷…..,鬱悶極了!就跟某人心情一樣,雲雀板著臉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看著已經殘破不堪的圍巾,如果那勉強還能稱得上是圍巾的話…

草壁臉上手上都貼著繃帶,一臉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家老大。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那其實是要送給您的。」

「…………………………」

「還是他自己親手做的。」

「…………………………」

「您卻……………」

「我以為他是要送給你,一時氣不過…………」雲雀這次不撇頭,椅子轉了半圈,不給人看。

「……………………………」草壁這次張了口,想了想,氣也沒嘆就離開了,才走到門口。

「這樣會被討厭也是沒辦法的吧!」附贈一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