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ヒバツナ祭り】之十七 定情物 後篇(補完)

還沒寫完啦...
但是今天真的沒什麼力氣...
所以寫的很慢...
明天一定補完....orz

-----------------------

補完了!!!!算不算甜...我不知道....囧!!!
【ヒバツナ祭り】之十七   定情物 後篇

「哇!!!到底我該怎麼辦阿??」阿綱抓亂自己的頭髮,苦著一張臉哀嚎.

接下來兩天,阿綱的思緒幾乎都在那件事情上打轉,他忘不了那日雲雀看似落寞的身影,驚訝於自己居然不排斥跟雲雀有過於親密的接觸,而且可以說還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而最重要的一點是,

雲雀說他忘不了的那個人,居然是自己?!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說什麼還是沒有想起來,又是指什麼?

好多好多的疑惑自心中起,可,阿綱卻還是不敢去問雲雀,何況還聽說,雲雀這兩天的心情非常糟糕…每天被咬殺的人數居然是以倍數在成長…囧!這要自己怎麼敢去問阿!!!嗚啊~~~~

阿綱小小的頭就這麼垂著,慢慢地踱步回家,才剛踏進房門,瞬間就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現…現在,這是怎樣啊?我的房間被炸過了嗎???不…不對!其實已經被炸過很多次了…(淚),雖然每次都會快速的復原,今天這個樣子應該說是遭小偷了才對…….啊!不對啦!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房間怎麼會亂成這樣啊!太誇張了吧!阿綱瞪大著眼,張著嘴看著室內,幾乎所有東西都被翻的亂七八糟!明明我出門的時侯還很正常阿…誰搞的鬼啊!

「哇哈哈哈!藍波大人登場!!」一個有著大蓬鬆頭髮的乳牛裝小孩就這麼突然跳進阿綱的視線裡,流著鼻涕還一臉得意洋洋的向阿綱宣告他的到來…

「藍波!!」

「喔~~阿綱,你這個小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阿?居然把房間弄的這麼亂糟糟的啊~」藍波看著屋內,一臉鄙視,挖著鼻孔說著。

「什麼!藍波!一定是你吧!」阿綱一臉無奈,這小子每次都給我裝蒜,「一定又是你在我房間玩才會這樣的吧!哇啊!」話還沒說完,阿綱的背就給人狠狠踹了一腳,整個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好痛啊!」阿綱跪坐起身,只聽到身後……


「唉呀!阿綱這個孩子真調皮,居然把房間搞得這麼亂阿!」只見里包恩今天居然打扮成奈奈媽媽的模樣,一手還拖在下巴,呵呵地笑著數落阿綱。

「什麼!才不是我!」還有你幹麻打扮成媽媽的模樣啊!以為這樣很可愛嗎?

「身為手黨的老大,怎麼連自己的房間都整理不好!這樣你將來要怎麼管理部下啊!」

「我說過了!我才不要當什麼手黨的老大啦!」再說,房間亂跟管理部下有什麼關係啊!你不要亂牽拖!里包恩!

「還囉唆!這年頭的小孩真是不受教啊!」接著里包恩直接抓起阿綱手,接著就是狠狠一扭,弄得阿綱哇哇大叫。

「啊!啊!我投降!我投降!」手要斷了!要斷了啦!!!阿綱邊哀嚎著,心裡想著自己怎麼那麼衰。

「快點整理好,不然你的飯就要給人吃光了!」好不容易,里包恩才放過他,逕自抓著還在旁邊玩鬧的藍波下樓去。

就算我下去了,你們還是會把我的飯吃光啊!阿綱吐槽,不過只敢在心裡偷偷講。

「我聽到了喔!」遠處飄來里包恩的聲音…

「咿咿咿!!!」差點忘了這小子會讀心術。阿綱趕緊開始整理房間。

不過看著一室狼藉,阿綱還真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地上、床上、桌上都是東西,連同櫥櫃跟抽屜狀況也沒好到哪去,整個就像颱風過境一樣,突然,褲子似乎被誰拉扯了一下。

「@#&^*&^%^@!#%&….」一平拿著堆好的一些書,似乎要來幫忙整理。

「啊!謝謝你喔!一平!」阿綱微笑著拿起一平手上的東西,「不過,你還是快去吃飯吧!」

一平接著說了些阿綱聽不懂的話,就跑下樓去了。

「好吧!快點來整理吧!」挽起袖子,阿綱開始埋頭苦幹起來。

------------------------------------------------------------

不過說到整理房間,相信一般人的經驗都差不多,幾乎常常要花上很長的時間,倒不是因為東西多到整不完,而是因為常常邊整理起來就會順便拿起東西看個不停,順便回味一下,結果東西越整越多,越整越慢,現在阿綱就是這個樣子…

「啊!原來這個在這裡阿!」阿綱拿起了小時候非常喜歡的機器人,不停地擺弄著,「以前還夢想要當機器人呢!」

「唉~以前的我怎麼這麼遜阿~~~」

「咦?我怎麼還留下這個啊?」

「哇哈哈!!好好笑阿……哈哈」

正當阿綱還沉浸在小時的回憶當中………

「你還要摩蹭到什麼時候啊?」

「哈哈………….哇啊!!!!」碰!阿綱的臉狠狠跟地板接了個吻……「痛!里包恩,你不要動不動就踹我啦!」摸著鼻子抱怨.

「連整個房間都這麼沒效率,看來你真是很想加訓練阿!蠢綱!」已經全副武裝準備睡覺的里包恩出現在阿綱的身後.

「咿咿咿!!!不要啦!我……我馬上整理好啦!」

「我現在要睡覺了!你要是吵醒我,就等著半夜在大街上裸奔吧!呼~~~~」

「啊?喂~~~什麼!已經睡著了!!」也太快了吧!看著鼻子已經呼出泡泡的對方,阿綱哀怨地想著,這也能算是義大利殺手的絕技嗎?

正當阿綱又繼續開始收拾滿地東西的時候,突然眼角瞄到在書櫃深處,有個小盒子放置在那裡.

「咦?這是什麼?我怎麼沒印象有這個啊?」阿綱拿出盒子,仔細端倪著,淡藍色的盒身,還繫著深紫色的蝴蝶結,盒蓋上一層深深的灰塵,顯示盒子已經擺放著一段不短的時間.阿綱拍去灰塵,打開盒子,只見一個小小的塑膠戒指,上面還放置一個透明的玻璃球,整體樣子就像鑽戒一樣.

「戒指?」阿綱拿起戒指端詳,還試套在手上,不過因為尺寸不合,只能套到手指頭,可見戒指應該是自己很小的時候的東西了!摸著戒指上的玻璃球,阿綱努力思索著有關於這個東西的記憶…

應該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吧,阿綱的腦海裡,慢慢有些影像成形………

在滿天飛舞的櫻花之中,依稀有兩個小小的身影出現,一一褐,兩個人看來正在交談,褐髮的那個較為嬌小,正開心地拉著對面的髮男孩說笑,髮男孩顯然較為年長,任由自己這樣被拉著玩……兩人的嘴張合著…

到底,他們在說什麼?阿綱不由自主地想要知道,似乎在回應著阿綱的心願,腦海裡的影像越來越清晰,聲音也越來越清楚……

「將來我要當大哥哥的新娘喔!」咦!那是…小時候的自己嘛!小阿綱的臉盪漾著大大的笑容,任誰看了心情都會跟著好起來.

「嗯!」髮男孩牽起了小阿綱的手,「好!那你要好好保管這個…」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戒指套在小阿綱的左手無名指上,「收下這個,你就是我的新娘了.」

「哇!真的嗎?好漂漂喔」小阿綱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由於日光的照射,透明的珠子發出目的光芒,好不閃亮!「綱吉好高興喔!」一臉,滿滿的幸福.

「小兔子!」低頭,伸手輕抓著對方瘦小的肩膀.

「嗯?」小阿綱聞聲抬起了頭,靈動、閃亮的大眼眨呀眨,帶著小小的疑惑看著對方.

「我們說定了!」髮男孩輕輕地在小阿綱的額頭上,印下一吻,接下來,滿是溫柔的注視.

「嗯!」小阿綱大力的回應著,雙頰泛著潮紅,他歪頭想了一下,接著踮起腳尖,拉著對方的手臂,將對方拉低身子,嘟起小嘴在對方的臉頰上,輕輕地點了一下.

「約定好了喔!恭彌哥哥!嘻!」

「嗯!小兔子!」

「我最喜歡恭彌哥哥了!!!」

------------------------------------------------------

「恭…彌…哥…哥?!」回憶到此,阿綱摸著戒指,低喃著記憶中髮男孩的名字,自己是這麼稱呼對方的,沒錯吧!「我最喜歡……恭彌…哥…哥…」

為什麼?我會覺得我似乎認識這個人呢?阿綱腦袋裡充滿著疑惑.於是乎…

髮男孩的身影彷彿再度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一次,阿綱看清楚對方的樣子了,除了一頭烏俐落的短髮以外,帥氣的臉型配上端正的五官,煞是好看,其中最吸引人的卻是那一雙少見的丹鳳眼,漆如夜的眸子,非常有神,讓人過目不忘,突然間,髮男孩開了口,一道飄忽的聲音出現…

「小兔子………」

接著身軀開始變大……從原先的小孩模樣,開始成長…逐漸變成少年的樣子,對方的呼喚一聲接著一聲,隱約間,有另一種嗓音跟它重疊,一樣的呼喚,卻聽起來更加成熟,更加沉穩.

啊!這個人是……….阿綱瞪大了眼,吃驚地張開口,他認識.…他知道…他終於搞清楚恭彌哥哥是誰了?

「雲雀學長!!」

哇啊~~~不會吧~~~恭彌哥哥居然是雲雀學長!!!阿綱想起了那一天,在接待室,雲雀的眼神、話語,以及他的觸碰,最叫阿綱難以忘記的是…對方那即將落下的吻…

「哇啊~~~~~」阿綱大叫了起來,接著就撲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來.

「蠢綱!你很大膽嘛!敢吵醒我!」里包恩二話不說就是一踹.

「嗚~~~不要管我啦!」阿綱現在根本不想管里包恩要做什麼了?他只知道絕對不要讓其他人看到他現在的樣子…

他的臉,現在一定紅的跟煮熟的蝦子一樣,不!不對!比那個還紅,對!就像蘋果一樣!而且,還是熟透了的那種!!!

------------------------------------------------

「雲雀學長!去哪裡了?」一整天下來,阿綱一有時間就四處找尋雲雀的身影,他有很多話想跟對方說,自己居然這麼粗心忘記了那個約定,他一定傷害到對方了,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那天他覺得對方的身影很落寞,也許雲雀不會原諒他了,可是他還是想要跟他說………

「難道…會在那裡嗎?」

阿綱二話不說衝向自己心裡突然想到的地方,記憶中,雲雀似乎常去那裡!校舍的天台.

啪搭!大門一開,目的日光讓阿綱一時間適應不良的瞇起了眼,他舉起了手,遮蓋了刺眼的光線,看到了正前方的身影.

一樣是高挑的身材,象徵身分的色校服外套隨風飄動,雲雀恭彌站在天台邊的鐵絲網前,正俯視著校園,他聽聞聲響,稍稍看了一眼.

「是你!」

「呼…呼…雲…雲雀學長!」

「什麼事?」視線回到原處.

「雲雀學長…我…」該死的!怎麼突然辭窮了!雖然有很多話想說,可是卻一時間不知從何說起.

「沒事嗎?」雲雀轉身往回走,他對阿綱視若無睹地經過,「快要上課了,要是翹課,就咬殺你!」

「我…我…….」怎麼辦?學長要走了!心急之下,阿綱閉上眼張口大喊.

「我…我將來長大了要當恭彌哥哥的新娘!」

在那一瞬間,雲雀停下了腳步……

「啊!不對!怎麼先說到這個啊?」察覺自己好像說了什麼很驚悚的話,阿綱抓抓頭,急忙要繼續解釋.「我…我想起來那個約定了!昨天在家裡找到了那個戒指,看到它的時候…」看著手上的戒指,「我就通通想起來了,雲雀學長,對不起!我居然忘記它了,我想也許現在說這些沒什麼用,可是…我覺得一定要跟你道歉,還想問你,是否願意讓我遵守那個約定呢?啊!應該不會吧!我這麼過分,讓學長傷心,唉~學長應該不會傷心,我在說什麼?總之我就是覺得學長好像很落寞…啊?!」

光顧著說話的阿綱,突然發現頭上的光線被一道陰影遮蓋,他抬起頭,赫然發現雲雀就正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發的,盯著自己看.

「雲雀學長?!」阿綱不由得緊張起來,他緊閉著眼,全身微微發抖.不會吧!難道學長其實很生氣,現在要來咬殺我了?!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

「咦?!」

「你說你願意履行那個約定!」雲雀抬起了阿綱的頭,讓對方正視自己.

「……….嗯……」看著突然接近的俊臉,阿綱的心漏跳了一拍,他好像也懂了,為什麼那時自己會對雲雀有所期待了,他……是喜歡著雲雀學長的.他扶著雲雀的肩膀,就像小時候一樣,踮起了腳間,嘴湊了上去,只是,這是目標不是臉頰,而是對方的嘴唇,然後,輕輕一碰.

阿綱看著雲雀,看到對方深的眼眸映照出自己的樣子,意識到自己剛剛大膽的行為,他的雙頰又熱了起來,他有些窘迫,嘴裡卻不由自主的喊出…

「恭彌哥哥…」

下一瞬間,阿綱的頭被一鼓強大的力道往前推進,接著,他的嘴就被人整個封住,還來不及反應,一個濕濕的東西就竄進口腔,直接撩起自己的舌頭,就是糾纏不清.

「嗚…嗯…嗚…嗯…」不知過了多久,,阿綱已經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可是他卻不討厭,反而還覺得有一種甜甜的感覺從兩個人交纏的地方傳遞出來,他伸出雙手,環抱對方的頭部,拉進了兩人的距離,也加深了彼此的接觸…

直到對方滿意了,阿綱的唇才被釋放,可阿綱的雙腿卻絲毫沒有力氣,無法支撐全身的重量,他差一點就要跌坐在地上,卻落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哈…阿…哈…阿…學長…」阿綱喘著氣看著雲雀,此時,對方的眼裡只有那記憶中的溫柔.

「叫錯了!小兔子!」雲雀拿起阿綱手中的戒指,輕輕地套進了對方左手的無名指,接著,在那小小的戒指上,落下一吻.

「恭彌…哥哥……」阿綱輕靠在雲雀的身上…

「我最喜歡恭彌哥哥了!」一道稚嫩的聲音,輕輕地訴說著,隨風飄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