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ヒバツナ祭り】之十六   定情物 前篇

這是別人之前提供的點子...今天開始寫!!!
結果發現我把他整個寫長了...囧...
一個晚上只進展了一半...
明天會完成它!!!!
這一篇我好像把雲雀寫成了憂鬱王子阿.....噗!!!
綱吉...則是...少女!!!囧

不過可以掛保證的是...絕對是甜文喔!!!最後一定讓這兩個灑大糖給大家看的!!!!XDDDD

不過甜文完..就要繼續虐文了...第二篇總算有想法了!!!orz
這次要讓誰領便當呢???

「將來我要當大哥哥的新娘喔!」有著蓬鬆亂翹的褐髮男孩,拉著對方的手晃呀晃!

在那張誰看了都會很想捏捏看的白淨小臉上,此時正開心地笑著,眼睛都笑瞇了,兩頰還紅通通的,好不可愛.

「嗯!」髮男孩柔聲回應著,眼神有著少見的溫柔.他牽起對方的手,「好!那你要好好保管這個………」

一陣風過,牽起了滿地的櫻花辦,捲起了男孩們的身影,也讓那未盡的話語……….隨風而去………

「委員長!」

「嗯?!」睜開微瞇的丹鳳眼,伸了伸懶腰,打個哈欠,將睡意退卻,雲雀恭彌看向聲音來源處,草壁正恭敬地站在辦公桌前.

「巡視校園的時間到了!另外……」

耳邊聽著對方簡潔扼要的報告,雲雀的眼神卻看著窗外,思緒被一群在操場上喧鬧的學生吸引,喧鬧的中心似乎在那熟悉的褐髮身影上,只見他那小小的身軀,在身邊的同伴間遊走,看似慌張不已.

又做了那個夢嗎?!想不到我居然對那件事念念不忘,只可惜……對方似乎已經遺忘了,明明…我們已經約定好了…

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想起來……澤田綱吉.

「委員長?!」

「嗯?」

「該出發了!」

「嗯!」

語畢,雲雀起身整了整身上的外套,瀟灑地離去,只是有那麼短短的一瞬間,漆的瞳孔停留在那褐髮身影上,連流不去.

----------------------------------------------------

現下,澤田綱吉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接待室的門前,他手上捧著沉澱殿的一疊資料,不知要怎麼進去室內.

唉!早知道就不要答應了!為什麼老是拒絕不了別人啊!說什麼自己跟雲雀學長比較熟,就希望能幫忙拿資料過去,我看你們根本就是怕被咬殺對吧!難道就沒有替我想過,我也是很害怕啊!雖然跟雲雀學長經歷過很多戰鬥了,可是他還是好可怕啊!!!阿綱無奈地在心裡碎碎唸,可以的話,真希望不會遇到雲雀學長就可以安然離開.

只是,事情往往就不會照著人的期待發展……

「你在這裡做什麼?」

聽到那熟悉的沉穩嗓音,阿綱覺得他身上的毛都瞬間豎直,額間開始冒出冷汗,他戰戰兢兢地回過頭,看向來者.

「雲雀學長!」

「回答呢?」

「呃…….我……我送文件來的!」

被雲雀這樣直視著,阿綱覺得有些不自在,他下意識地將自己的臉藏在那堆得高高的文件後面,僅是露出羞怯的褐色大眼.那樣子真是像極了…………

「小兔子………….哼」雲雀動了動口,低語著.

「呃?!學長!」

「進來吧!」說著開了門,逕自走了進去.

「啊!是!」

當阿綱好不容易放下了手上的重物,喘了口氣,想說要離開的時候,才一轉身,就發現………

雲雀離他好近,根本就是直接在後方貼著他站著.

「學…學長!!」阿綱揚起頭,眼神盡是不解跟驚慌.這大概是他第一次跟學長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一時間,腦袋空白,完全不知作何反應.

「我……在你心裡,就這麼可怕嗎?」雲雀伸出手,把對方禁固在自己的雙臂之內,他壓低了身子,讓自己跟阿綱的距離再縮短一點,頭靠在對方的肩膀上,嘴唇停留在對方的頸部,似有若無地觸碰著.

「學長……」阿綱緊張地閉起眼,咬著嘴唇,類似像這樣跟他人過於親密的觸碰,是阿綱想都沒有想過的,就算是以前幻想著跟京子在一起,也僅止於牽手而已.他覺得自己的心開始跳的好快,一時間,他感覺自己只能聽到砰砰、碰碰…的心跳聲,而且頻率越來越快,聲響越來越大,此外,還伴隨的另一種聲音……

「我心裡有個人,有時夢裡頭還會想著他,可惜,他似乎忘記我了……」

話語隨著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敲打進阿綱的腦海裡.

「也忘了我們曾有過的約定……」

「呃………嗯………….」阿綱完全不知該如何回話,應該說,他不知道自己是要專心聽雲雀講話還是要注意對方那讓自己羞赧的接觸.突然,他意識到自己的下巴被人箝制住.

「如果我說,那個人,就是你!」

「咦?!」驚嚇於對方的話語,阿綱睜開了眼,滿是疑惑地看著雲雀,學長他…在說什麼?!

「你該怎麼做呢?澤田綱吉!嗯?!」

「學…學長….我….」

看著跟記憶中神似的小臉,迷濛的眼神,微啟的小口,雲雀有種被蠱惑的感覺,他抬起對方的頭,眼神直盯著他那令人垂涎已久的唇,頭慢慢地靠了過去.

「啊……………」阿綱看著越來越接近自己的麗容,更加不知所措,學長是要吻自己嗎?可是…

就在雙唇快要碰在一起的時候,阿綱突然別過頭去,緊閉雙唇.也就是那麼一瞬間,雲雀睜著眼,停下了動作.

接下來,沉默是房間裡唯一的語言.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阿綱覺得自己應該因為忤逆雲雀而難逃咬殺的命運的時候.

「還是想不起來嗎?」雲雀低喃自語,接著鬆開對阿綱的禁固,他走向接待室的沙發.

「咦?」阿綱睜眼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有那麼一刻間,自己似乎有種失望的感覺!咦?為什麼自己覺得失望?

「你可以走了」

「啊!是……….」阿綱快不離去,他現在只想離開那惱人的尷尬.

等到阿綱闔上了門,他摀起了臉,蹲在地上,剛才自己的心跳一直都好快,臉也很熱,小腦袋瓜裡快速的運轉著,但就是不懂今日雲雀學長的行為,而當中最大的疑惑卻是……

自己,似乎也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有點期待剛剛跟雲雀的接觸……不知怎麼的,就是有種熟悉的感覺…

為什麼?我到底怎麼了啊?好奇怪阿!!!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to 咱是過路人

哇啊啊啊啊!!!!!!!!!
就是要少女情懷啊!!!!!(掩面)

最近覺得..路人好多...大家這是害羞了嗎?

少女情懷啊啊啊捂臉///////////
本次HIT:1827(本次終了)
プロフィール

natsue2004

Author:natsue2004
Dileetoへ ようこそ!
目前是管理者自由飛花的地方!!!
內含BL 女性向 BJD 無法接受者請迴避!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レンダー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